• 第63章 亲密接触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55本章字数:2776字

    张冲急忙从QQ上面下来,看到自己的QQ屁股和宝马的前车灯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张冲心里那个懊悔啊,开这车的主一看就是有钱人,不管怎么样自己也斗不过人家,只希望可以让自己少赔一点吧。

    宝马车上下来一个穿白衬衫的人,指着张冲喊道“你怎么开车的你,会不会开车。”

    张冲小声地说“要不是你开太快怎么会撞上……”

    宝马的司机喊道“怎么撞车了你还有理了,你说怎么赔吧。”

    听到宝马司机这么冲张小微一下就火了,对着宝马司机喊道“你冲什么冲,这是停车场,没有看见限速十五的,你刚刚那速度起码有五十,你说说这是谁的责任。”

    突然被张小微这样一说,司机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而宝马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略胖的中年男人,对着司机讲“小田怎么回事,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要是不严重让对方拿五千块钱就行了。”

    陈茵茵听到对方要五千块钱,喊道“你们抢钱啊,明明是你们的错还要我们拿钱,讲不讲道理你们。”

    宝马司机气势汹汹地喊道“这是我们老板,要是我的话,你们不拿两三万别想走,这去修理厂起码要两万以上。”

    朱不为看了看宝马车只是破掉了一些皮,而张冲的QQ倒是后保险扛都掉了下来,看来就汽车而言,宝马还是稍微结实那么一点,何况这两辆车价为也差太多,总不能QQ也用宝马的材料做吧。

    这时候周天突然走到中年男子身边点头哈腰地说道“高总你看这几个是我朋友,赔偿的事情你就交给我了,张冲你过来给高总赔礼道歉。”

    中年男人看着周天说“原来是周总啊,那赔偿的事情就不用了,小孩子嘛,以后做事注意一点,不要不懂规矩。”

    周天猛点头道“高总说的是,说是的,张冲快点给高总道歉。”

    张冲刚想要走过去,被朱不为一把抓住说“这现在什么世道,难道受害者还要对做错事的人道歉吗,说这话也太不要脸了。”

    听到朱不为这样讲话,高总的脸色明显的十分不悦,周天更是恼火,对着朱不为说道“你凑什么热闹,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明天到我公司报道就行了。”

    朱不为没有理会周天继续说道“一个人活到中年就知道有些事该做,有些话不能说,要是连这点都活不明白,那活着还有什么用。”朱不为脸色一沉说道。

    高总的脸色起的发黑,周天指着朱不为喊道“你快给高总道歉,这件事我不追究。”

    这时候后面玛莎拉蒂车上下来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身的休闲装,走到高总身边说“高总有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半天。”

    高总马上换着笑脸说“郑少,有点小问题马上就可以处理好,不会耽搁太久的。”

    周天知道这个高总在京城这边商圈里面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对这个年轻人如此的恭敬,这倒让周天有点惊诧,突然想到这个年轻人一定是这地面有实权的官二代,要是真正有权的不会明着开这么好的车。

    叫郑少的年轻人突然看着朱不为,觉得什么的面熟,可又想不起来;周天对着朱不为和张冲说道“你们两个赶紧给高总道歉其他的事情就不追究了。”

    看到周天这样张小微和陈茵茵都觉得这个男人太恶心了,不但不帮着自己的同学,现在反正帮一个外人教训自己同学,这种人真应该被车撞死才行。

    听到周天这样说,朱不为笑了笑说“道歉是应该的,张冲给高总道歉。”

    张冲又糊涂了朱不为不是帮着自己的嘛,这有是怎么了,难道朱不为也和周天一样,张小微和陈茵茵也觉得奇怪,都想骂朱不为了,朱不为对着高总说“高总是在抱歉刚刚言语有所冲突,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忘了吧。”朱不为说完冲着张冲使劲点头。

    张冲也给高总道歉,这个周天顿时觉得高了一截子,张冲道歉之后,高总说“年轻人以后不要说话莽撞,做事要一点一点来。”

    朱不为笑着说“那高总看来是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

    高总说“这件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赔偿的事情就作罢,看你们一副穷酸样也没有什么钱赔的出来。”

    朱不为接着说“高总真的大人大量,既然高总说不用赔了,那就谢谢高总了。”

    高总也不再说话转身就想要开车门,朱不为突然说道“高总是不是有件事情忘记了?”

    高总回头说“还有什么事情吗,我都说了不再追究了。”

    “高总你是不再追究了,可是我朋友的车,你还没有赔偿,你看车被你撞成这样,连带着修车还有我朋友的精神损失费,你给个五百万就行了,如果实在拿不出来拿一般也可以,你看250怎么样。”朱不为皮笑肉不笑地说。

    高总转身看着朱不为说“你是不是穷疯了,打劫敢打劫到我的头上,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今天给你面子叫你走,你怎么还给脸不要脸了。”

    “既然高总不想赔偿,那也简单我想在你这车子上面留点东西,我们就算扯平了,你看高总的意思怎么样?”朱不为一脸的阴笑。

    叫郑少的年轻人在一旁说“高总我们还有要事要办,赶紧处理完。”

    周天也高喊道“姓朱的你想怎么样,怎么给脸还不要脸。”

    朱不为突然瞪着周天冷冷地说“闭嘴,在说话撕烂你的臭嘴。”

    朱不为的话不但让周天心里一冷,就连高总和身边的郑少,心里都闪过一丝寒意,高总对着朱不为说“小子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朱不为冷笑一声说“很简单要么,给我朋友道歉并且赔偿250万,要么把你的车弄的和我朋友的车一样,你选一样吧。”

    周天又喊道“你疯了吧,就那辆破车要那么多钱,可以买上百辆都多,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朱不为懒得和周天说话,看着高总笑着说“看来高总是舍不得钱了,那看来只有在高总的车子上留点东西了。”朱不为说着突然一拳砸在宝马车的引擎盖上面,引擎盖整个塌陷了下去,印出一个清晰的拳头印记在上面。

    高总突然喊道“你、你做了什么?“

    周天看到朱不为一拳将宝马的引擎盖砸了个大坑,突然闭上了嘴巴,周天突然觉得,那拳头要是给自己来一下,自己不死一辈子也是残疾。

    这时候朱不为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朱不为接通电话说道“我在停车场就挂断了电话。”

    朱不为笑嘻嘻地对着高老板说道“现在我们算是平了,谁也不用赔偿谁了。”

    高总突然喊道“你小子不要走,我马上报警。”

    朱不为笑着说“你老人家随便,想要做什么是你的自由,我可不能剥夺你的自由是不。”

    这时候一辆银色的宾利飞驰轿车停在了朱不为的不远处,车上下来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斯斯文文一米七多的个子,穿着休闲的体恤,走到朱不为身旁说“老大出什么事情了。”说着看了看高老板的方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朱不为说“没事、一点误会,我想已经解决了,张冲你先开车去修理厂,让小微和茵茵去我那里,我哪里正好有一套闲置的房子,你们先结婚用吧。”

    周天听朱不为要走,突然喊道“朱不为你就想这样走掉。”虽然看到那辆宾利轿车要好几百万,可周天觉得那也是朱不为认识那个开豪车的司机而已。

    听到朱不为三个字,再看叫郑少的眼神闪过一丝寒意,马上开口道“高总我们还有事,叫他们赶紧走吧,一场误会而已。”

    高老板突然不明白郑少为何会替朱不为这几个人开脱,可是他知道这个郑少可是发改委副主任的儿子,要是想要在这京城的地面上混下去,这些权二代的话一定得听。所以只好看着那辆QQ慢慢倒了出来,带着破保险杠开走,再看自己宝马的那个大洞心里真够窝火的,而郑少看着周天意味悠长的笑了笑,心里想,这小子不是人家的同学吗,居然连人家的底细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咋咋忽忽的,真是嫌命太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