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七彩螺钿花口盘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6:37本章字数:2068字

    “闭嘴!”

    “闭嘴!”

    一句阴沉,一句冰寒,方小扬和刘雅馨异口同声。

    “五班的学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申老师,你要给方小扬一个公道。”刘雅馨看都不看一眼申老师,背对着说道。

    方小扬摇了摇头,对美女蛇送自己去医院这件事,表示拒绝。

    “申老师,是吧?好一个为人师表,别以为你那些事别人不知道,收了张新武多少好处,你自己清楚。我不介意,举报你!”

    申老师,被气的脸色铁青,扭头离开了……

    从小的孤儿经历,让方小扬在这种时候,变得像一头孤狼,受伤了以后,冷冷地舔舐自己的伤口。所以他拒绝去医院,就连想要留下来的唐倩,也被他推了出去。

    身为男人,方小扬有自己的尊严,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落魄无能的模样,有血自己流,有泪自己吞,等到足够强大的那天,孤狼会给仇敌最致命的一击。

    好在因为老书的关系,家里备有不少的药物,方小扬慢慢地清理着伤势。

    方小扬咬牙自语,“张新武,你给我等着,我方小扬发誓,一定百倍的偿还你!”

    比钱,一百个方小扬也不是张新武的对手,比人,人家有个有钱有势的爹,随便一挥手一帮人过来帮忙。

    但是,方小扬有老书啊!

    既然大学生研究生的血液,可以提高自己的记忆力,那么,武功高手的血呢?武打冠军的血呢?可不可以让自己拥有武功高手的练武经验呢?

    方小扬想到这里,还有些小兴奋。不过,接下来就颓废了。他摸了摸钱袋确实不多了。恐怕连一袋血都买不起了。

    方小扬没辙了,只有硬着头皮跑一趟观楼街了。他打算找到刘老瞎以后,狠狠的骂上一顿,这刘老瞎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始终没来找自己。现在可是最需要钱的时候。

    观楼街,距离燕京十中很远,方小扬坐上出租车上半个小时以后,才来到这条古玩街。街道有些破旧,但街道两边的楼阁各有特色。其中有些楼阁是明代的建筑风格,来到这里让人感觉不到是在现代,仿佛回到了古代一般。

    沿街的两旁是一些小摊铺,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古玩,大多是小部件的玉器。

    刘老瞎在观楼街小有名气,方小扬轻易找到刘老瞎的店面:多宝阁。

    “方小扬?你怎么伤成这样?”方小扬刚进门就被坐在们对面椅子上的刘老瞎发现了。刘老瞎看着满身创可贴的方小扬,诧异的问道。心里却在坐着打算,难不成上次那个嫩模上门寻仇把方小扬给打的。

    这可真是遭了罪了。嫩模虽然人长得漂亮,只是这性子也太烈了点。

    “没事。有没生意,我急需钱。”方小扬懒得拐弯抹角说道。

    刘老瞎摆了摆手,让店内的伙计将在多宝阁内闲逛的人员送了出去,关上店门。然后,让伙计在外面守着,带着方小扬来到内室,将一方美玉拿了出来。和上次一样,这是一块白独山玉,材质质地分毫不差。

    “白独山玉,螭龙戏珠佩。”方小扬瞪大了眼睛,看着刘老瞎,“你真的打算弄一个螭凤戏珠佩?”

    刘老瞎谄媚一笑,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和螭龙戏珠佩一般大小的玉佩来,样式也完全相似,只是原本螭龙的位置换成一只玉凤。而且这玉凤的材质和玉佩的材质相同,浑然天成,倒真的像是一物。

    “螭凤戏珠佩?世上真有这东西。”方小扬瞪大了眼睛。

    “你尽管做便是。”刘老瞎也不点破,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说道。

    “好!一万块!”方小扬也懒得啰嗦,伸出手要钱。刘老瞎也不废话爽快的将一万块给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三天后来取!”方小扬说完,将螭凤戏珠佩和作假用的白独山玉藏在怀中,打开房门走出了多宝阁。

    正当方小扬打算离开观楼街回学校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身旁而过。虽然带着鸭舌帽和一付墨镜,但那傲人的长腿,还是让方小扬一眼认出,这人是腿模杨馨默。方小扬躲在一边,偷偷观察,他想弄明白这腿模打算做什么。

    没多时,杨馨默进入了刘老瞎的多宝阁。

    “看来她是找刘老瞎要螭凤戏珠佩来的。”方小扬摸了摸怀中的物件。原本打算快点回去的心思,反而不那么着急了。

    感情这几天,这位嫩模并没有找刘老瞎讨要啊,他倒要看看这个嚣张的嫩模听到螭凤戏珠佩在自己哪里的消息后,又会怎么办。

    “黑漆嵌七彩螺钿祥云双凤纹花口盘,好!好东西!”

    方小扬躲在一旁正在想自己的心思,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传来,方小扬身旁的摊位前蹲着一位约莫六十岁上下的老者,老态龙钟,精神抖擞,一看就是经常跑古玩街的。

    此时,这位老者带着一副白手套,小心的拿着一个碗口大的盘子,一边打量一边叫道。这声音引起了方小扬的注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妨看看。

    “大爷,这是什么?”方小扬蹲在老者身旁,聊起天来。

    老者看起来很高兴,和蔼的给方小扬介绍道:“小兄弟,这是黑漆嵌七彩螺钿祥云双凤纹花口盘。这个,说来你可能不懂,这是一件漆器。是华夏漆器史上最独特的一个品种,它是从一种叫做月光贝,也叫夜光贝上截取的贝壳,然后粘贴或镶嵌在漆器上。然后在涂漆加工的一种工艺。目前,这个漆器的起源学术还在探讨中,不过从出土的古物品来看,可上述带五代时期,这件是明代的,价值连城!”

    买主是一位和方小扬年龄相仿的女生,长的粉雕玉砌的,听到老者如此说。并没有表现的很高兴,微笑着点了点头。丝毫不见慌张,镇定自若。

    只是不知为何,方小扬看向这位漂亮女生时,刚巧这女生也看向方小扬,女生急忙移开视线,方小扬诧异,从她的眼中方小扬看到的是羞涩。仿佛这女生对方小扬有意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