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神奇的“三无产品”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6:38本章字数:2094字

    杨馨默也没有想到第一次找到的房子的对面,住着的就是刘老瞎上次介绍给她认识的骗子“方大师”。

    其实杨馨默本来是不住在这里的,她的家在市区中心,可因为不喜欢家里人的束缚,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在网上找了这间出租的房子,没有想到,刚搬过来就见到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真巧。”方小扬揉揉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尴尬。

    能不尴尬吗?制造假东西卖给人家,而且还和人家成为邻居,要是到时候杨馨默知道自己将假的螭龙戏珠佩卖给她,那么找自己算账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可是几十万的生意,换做普通人,要是知道几十万买了个赝品,那还不拿起刀来砍自己?

    “是啊,真巧,原来方大师就住在我对面啊。”方大师三个字被杨馨默加重念出来,而且还咬着牙,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杨馨默穿着比较随意,宽松的休闲服被胸脯撑起来,短牛仔裤加休闲鞋显得清新自然,青春靓丽。

    方小扬比她高一些,微微低头就能从休闲服的领口看到一片白花花,还有深沟。

    引人犯罪啊!方小扬心中颤抖的喊道,双眼也变得专注,盯着领口里面的风景一阵猛看。

    杨馨默此时发现少年的炽热目光,于是慌忙用手压着领口,关闭自身的胸前风光。

    “额,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太容易看到,情不自禁,真是情不自禁,啊哈哈。”说话间,方小扬干笑几声,可看着杨馨默一点笑容都没有,他顿时心中暗呼不好,看来是真的惹怒某人了,自己还是先走为妙!

    正要开溜,杨馨默就一把抓着他的肩膀,将他压得贴在墙壁上。

    “你不要乱来,我可是会大喊的!”方小扬虽然嘴上是这样说,可眼中却满是兴奋,跃跃欲试,仿佛正要和少女在这里热吻一场。

    “流氓!”杨馨默咬着牙,提着单肩包往楼下走去,放过方小扬。

    “等等!你的螭凤戏珠佩!”方小扬急忙说道,今天刚好是和刘老瞎约定的第三天。现在遇见杨馨默,自然现在就交给她。

    杨馨默接过,她赶着上班,懒得和方小扬废话,迈着大长腿走开了。

    方小扬望着俏丽的背影,一阵苦笑。没想到,杨馨默竟然住到隔离来了,但是他的心中却是阵阵兴奋拍打心头。

    走回自己的房间,他的手机响起,将手机拿起来,看到显示的号码是死党汪宇航的,于是随意的按了接通键,还开了扩音。

    “喂,哥们,什么事情啊?”

    “你的那些小药丸还有啊?”汪宇航将开窍丹说成是小药丸,要是有人听到,一定会误会的。

    方小扬一愣,原来死党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这件事,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想到怎么去推销手中的开窍丹,当然有。

    方小扬将开窍丹拿出来仔细打量一番,然后脸上一笑,说道:“看来是不怕没有销路了,汪宇航不愧是自己的兄弟,这么快就帮自己找到销路。”

    方小扬当然不相信开窍丹是汪宇航自己要的,毕竟性格摆在那里,汪宇航这小子就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子,开窍丹就算给他,他也不会拿去学习。

    说起来上次这小子要死要活的也不过是坚持半节课就趴在桌上睡着。

    “怎么,你那边有人要买我的开窍丹啊?”方小扬问道。

    “怎么说的那么难听呢,还买买买的,两兄弟了谈什么钱啊,你直接送给我不就好?”汪宇航先是假装不悦。

    “送给你也行,不过以后你包了我的生活费啊学费啊什么的怎么样?”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多少钱一颗啊?”一听到这个,汪宇航装疯卖傻的问起价格来。

    方小扬早就知道汪宇航是什么样的人,两人在一起相处也是经常开这样无关大雅的玩笑。

    “看在兄弟的份上,给你打个五折,就一百块钱一颗吧。”想了想价格,方小扬说是给汪宇航打个五折,可是实际上,开窍丹是自己炼成的,仅此一家,就算他说是打一折一百块也没人有意见。

    他将价格说出来,电话那头似乎是在讨论,不过一会之后,汪宇航的声音传来。

    “不算贵啊,要不你不要打折了,反正不是我买。”汪宇航将声音压低,然后汪宇航一说完,方小扬就听到对面有人直接喊骂叫着“臭小子。”

    说话的声音很熟悉,方小扬瞬间听出来是汪宇航的父亲。

    最终,他还是以一百块钱一颗的价格,卖给汪宇航的父亲二十颗开窍丹。

    银行卡里面多了两千块,可是这点钱,也不过是三四袋血就会消耗干净,方小扬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自从有了老书之后,他的生活似乎过的很不错,一直哽在心中的学习成绩提升上去了,他也不用再担心考不到一个好的学校。

    有了老书之后,他的生活似乎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想着拥有老书之后的种种,他意识迷迷糊糊,最后在床上睡着。

    汪宇航的父亲从儿子手上拿过玻璃瓶子,在玻璃瓶子里面装着二十颗开窍丹,他疑惑的看着儿子,然后将玻璃瓶放在桌子上。

    “臭小子,你可不要蒙骗我哈,这次我可是要跟城建局长搭上线,我好不容易打听到局长的女儿学习一直因为记忆力不好而上不去,要是这瓶东西没有用的话,那你老爸我的面子可就不知道往哪里搁了。”

    汪宇航自然自信满满,拍了拍胸口,打包票。

    “放心好了,我已经亲自试过,这开窍丹绝对能让人记住东西,你想想,我一个从来不学习的人,都能将半节历史课的内容给记住,我还能骗你?”

    汪宇航不说还好,一说,他父亲就脸上一黑,从墙头拿起鸡毛掸子。

    啪!

    “臭下子,还说你在学校是念书?这下好,自己说出来了,看我不打死你,你给我站住!”

    汪宇航见盛怒的父亲,慌忙逃走。他真是欲哭无泪,一是得意忘记要低调,搞得现在这样,作孽啊!

    收拾汪宇航一顿之后,汪宇航的父亲拿起开窍丹,开着车子直接来到城建局长的家里面,先是整理着装,然后才脸带微笑的按动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