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拘禁室里的刑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6:40本章字数:2193字

    一连串的问题下来,都是问方小扬的个人基本信息,中年人对方小扬回答的话做好笔录之后,抬头看着他,脸上露出笑容。

    “来,说说,你是犯了什么事情进来的?”

    “我没有犯事,他们直接带我来的。”

    方小扬怎么可能承认将张嘉暴打一顿,再笨的人也知道,在这个时候要是承认了,那么罪名就直接会定下来,就算没有的事情,只要在这里说了,就会变成有的事情。

    “哦,竟然面对我还有这幅骨气,可以啊。”

    中年人听到方小扬淡定的答话,并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从凳子上站起来,绕着方小扬走了一圈。

    一手搭在方小扬的双肩上,中年人将圆脸庞靠近方小扬的眼睛。

    两人互相对视。

    “你倒是很有骨气啊,我很少见来到这个地方之后眼中还是一副自信满满样子的人,今天,你让我看到了。”中年人说道。

    说完,他转过身去,来到方小扬旁边的墙壁前。

    在墙壁上面,悬挂这一些铁质的东西,有钩子,带刺的铁链……

    “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中年人嘴角斜上去,露出森白牙齿。

    方小扬心中明白,墙壁上面摆放的,都是折磨犯人的器具。

    这些器具上面或多或少都会有暗红色血迹,有些地方出现锈迹。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些器具中受尽折磨。

    不过,望着这些模样怪异恐怖的东西,方小扬撇撇嘴。

    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他只不过是一个嫌疑人,难道中年人真的会用那些器具来对付他?

    见方小扬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中年人哈哈大笑。

    “不错,小子,就算是这样吓你你也没有反应,只能说,你的心理确实很强大,不过,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够不开口?”

    中年人不知道哪里拿来一桶水,直接泼向方小扬。

    水里面的冰块啪啪啪的击打在方小扬的身上,接着落到地面上。

    “凉不凉爽啊?”

    中年人大笑,接着又将一桶很烫的热水倒在方小扬的身上,这一冷一热之间,方小扬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烧熟了。

    经过热水的冲洗,他的身上,出现了明显的烫伤。

    方小扬紧咬牙关,双眼瞪着中年人,可这中年人见到他愤怒的双眼,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

    “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这只是刚开始的热身,来,我跟你讲讲这间拘禁室的历史哈。”中年人饶有兴趣的盯着方小扬。

    “在这个拘禁室里面,因为经受不住酷刑而死掉的犯人,一共有三十多个,他们个个在外面都是枭雄一般的人物,可是来到这里之后,都变成了虫子。”

    中年人越说越兴奋。

    “你知道吗?他们那种求饶的样子,让我很开心,所以,每次他们求饶之后,我在他们身上施加的刑罚就更加的重。”

    “我将他们的皮一层一层的剥出来,然后再将开水倒在他们的伤口上,看他们尖叫的样子,我不知道有多兴奋。”

    中年人凑到方小扬跟前,瞪大着燕京。

    “你知道吗?你知道这种感觉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中年人怒吼一声,然后张开双手。

    “看着这些人挣扎的样子,我就有一种像是上天堂的感受!”

    中年人的声音回荡在拘禁室里面,久久不能平息。

    在拘禁室的上方,有一块单向玻璃,玻璃里面,是一间小小的房间。

    此时,陈鹏就在这个房间里面,坐在办公椅上,冷笑连连的看着下面的情景。

    “这个执法人员我喜欢,他叫什么名字?”陈鹏转头看着身边站着的人。

    他身边的人身上穿着制服,肩膀上有一颗一颗小星星,此人是管理所的副所长,叫做杨天民。

    “这个,这个人叫陆虎,以前是我们所里面的,但是因为精神问题,所以,所以……”

    “所以现在是在精神病院?”陈鹏笑问道。

    “是,是的。”

    杨天民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谄媚的弯着腰。

    “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人,也喜欢下面这种场景。”陈鹏看着下面面色通红的方小扬,说道。

    下方,陆虎将自己的演讲结束,从墙壁的架子上,拿过一副夹子。

    夹子上面覆盖着一层又一层早已经干了的血,啮齿状的锋利夹牙闭合,相互填补,刚好将四周的缝隙都给填满。

    这是一个打猎用的大型铁夹。

    方小扬见陆虎将夹子搬过来,然后很费力气的打开,放在他的脚上。

    “等一下我就会让你体会一下在你以前死去的犯人的痛苦,不过不用害怕,因为你越是害怕,我越是有兴致折磨你。”

    陆虎说着,转头看向方小扬,可见方小扬神态如常,脸上便是一愣。

    不对啊,到了这个时候,犯人多多少少都会恐慌的,可这少年为什么表情为什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呢?

    不过没有太过纠结这个问题,最重要的,还是将夹子夹在后者的脚上,让后者感受一下撕心裂肺的痛苦。

    他就将手掌放在夹子开阖的地方,眼中露出狂热。

    只要将上面的这块铁片按下去,鲜血就会迸出,溅射一地。

    那种如同鲜花盛放的惊艳,让他心中灼热。

    可是他忘记了,方小扬虽然双手是被手铐给铐住,但双脚却完全拥有行动的自由,就在他要按下开关的时候,方小扬双脚一提,瞬间一勾。

    夹子落到中年人的手腕上。

    在他惊恐的神色中,夹子猛然闭合。

    咔擦!

    啊……

    陆虎捂着手腕快速的往后面退去,因为手腕断裂的疼痛,他脸色狰狞。

    靠在门上,他剧烈的喘息,不过看着不远处的方小扬,他并不敢过去,眼中也闪过害怕。

    陈鹏见下面陆虎竟然被方小扬给糊弄,脸色难看,指了指下面,他转头看向杨天民。

    “你们难道就不能派一个实力强一点的去办事情?这个废物连那混蛋的皮毛都没有碰到,就失去行动能力了,我来这里是要看方小扬被修理,不是看他怎么修理你们的!”陈鹏怒道。

    “是是是,我现在就安排人,这一次一定将下面的小子给废掉。”杨天民见陈鹏心中有怒,便快速答应道,身子往门外走去。

    可才走到一半,下面拘禁室的门就被打开。

    刘雅馨从门外冲进来,紧跟着,汪宇航也奔来,在汪宇航的后面,方小扬见到正在和执法人员说些什么的唐倩。

    “你没有事吧?”刘雅馨关心的问道。

    方小扬摇摇头,将双手抬起来。

    “除了这副手铐让我感到难受之外,其他的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