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耍赖,无耻之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1本章字数:3194字

    他话音刚落,手术室中就出现两名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大汉走进手术室中。

    “给我把这老头给丢出去!”

    中年男子咬着牙,狠狠的下命令,显然他此时也很痛恨王重阳了。

    “是老板……”

    两名大汉脸色恭敬的回答,随后走到王重阳身旁,一人架着他一边的胳膊,向外而去。

    一走出外面,手术室中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凄厉的哭嚎声。

    “哎哟,我的腰,我的老骨头呀,要断了……”

    听到这个声音,叶承欢知道,两名保镖真的把人给丢出去了。

    “叶神医,我们先出去了!”中年男子脸色恭敬无比,对着叶承欢点头哈腰,好像深怕叶承欢生气一般。

    “去吧……”

    叶承欢淡淡的说,说完之后,望了下脸色苍白,身子簌簌发抖,站在墙边的赵奎,淡淡的说道:“你们的家庭医生,该管制一下,刚才差点酿成大祸!”

    “是…是……叶神医说的是!”

    中年男子陪着笑脸,一副小的知道错了一样。

    说完之后,狠狠的盯着赵奎一眼,才出去。

    赵奎低着头,跟在中年男子身后。

    此时,他知道完了,在苏家的钱途完了。

    不但没了钱途,很有可能会连小命跟着丢。

    ……

    所有人出去了,叶承欢慢慢的把扎在苏恒的身上的银针一根根拔出,把部分银针从新放在一个盒子里,留下一小部分在外面。

    这时,他的脸上换上了凝重之色。

    脑溢血,绝对不是简单的病,在国内甚至可以说是绝症。

    脑部,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稍有不慎,苏恒有可能会一命呼呼。

    他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拿起一根有三寸长的银针,放在手中,运起传承时得到的法决,顿时一道白色光芒从手上发出,落入银针,顿时让针头出现一滴水珠。

    看到水珠出现,叶承欢动了,用着犹如闪电般的速度下手。

    快准狠,是叶承欢目前所追求的。

    银针进入后脑部三分之一之后,银针在里面停留之间不过零点二秒钟的时间,迅速拔出。

    因为他知道,如果时间过久,有可能苏恒就救不回来了。

    银针拔出,一道黏糊糊的黑血随着银针飙出。

    他如法炮制,连续出针七次,随后用着透视眼望向苏恒的头部,发现里面的淤血已经全部逼出来之后,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施展这七针,他犹如往地狱里逛一圈,因为他已经把体内所传承的仙气用的一干二净,甚至把自身的力气全部抽空。

    所以此时,他脸色苍白无比,如果此时有人看见他这幅模样,一定会惊恐大叫起来,简直跟死人的脸有得一拼。

    他身子无力的坐在手术室旁边一个塑料凳子上,深呼吸起来。

    大概一分钟之后,他突发觉得有一道道暖流缓缓进入丹田中,最后流向身体里的每一块肌肤。

    五分钟之后,他那本来苍白无比的脸恢复了先前的模样,甚至比之前要好看很多了。

    以前,他脸上还有些痘痘,但是此时那些痘痘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名副其实的翩翩美男子。

    身子发生这变化,让叶承欢心底一喜,他知道,这应该就是疯子所说,每救一个人,就会得到他亿万分之一的能力。

    他整理好了思绪之后,站起,望着苏恒那闭着的眼睛,随后伸出手,在苏恒的鼻子下面按了两下。

    苏恒被叶承欢按了那么两下,本来紧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起来。

    当闻到这里充满了药草的味道之后,眉头微微皱起。

    “叶小哥,这里是?”

    苏恒很是奇怪,他依稀记得是在看夜明珠来着,而此时……

    “这里是医院……”

    叶承欢笑着说,刚刚救个人,让他得到了疯子亿万分之一的能力,让他心情不错。

    “医院……”苏恒努力回忆着,满脸疑问。

    叶承欢由他回忆,当十分钟过后,苏恒瞬间明白了过来。

    此时,他知道了是叶承欢救的他,当下立马跪下。

    却奈何,叶承欢不愿意承受,扶着他起来,慢慢向手术外面走去。

    刚刚打开手术室大门,顿时惹起十几双激动眼睛扫来。

    “爷爷,你好了……”

    “爸,你好了……”

    各式各样的称呼都有,所有人同时围了上来,在苏恒的身上不停的查看。

    当看了将近一分钟之后,所有人发出惊叹,苏恒变了。

    不但走路不需要拐杖,就连脸上的皱纹都少了很多。

    身子看上去更加硬朗了,没有以前那种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

    打量完了苏恒,所有人的眼睛都把目光望向叶承欢。

    他们的眼中充满感激,苏恒的命是叶承欢给的,所以他们心存感激。

    对于众人的表情,叶承欢看在眼里,但他却没有多少在意。

    此时,他在意的是刚刚那几名跟他打赌的人。

    他把目光望向王重阳、姚德财、郝建一干医生那边,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你们现在是不是该是履行赌约了?”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饶有兴致的模样,望向几人。

    刚刚,就是这几人鄙视叶承欢的,还想要五千万,跟叶承欢打那么个赌。

    此时,他们都很期待,人从六楼滚下去是什么样子。

    “喂,那个王神医,现在我老大治好了我爷爷,你们是不是该履行赌约了?”

    说话的是苏小凡,他就是个混世魔王,有好玩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呀,再加上他喜欢赌!

    郝建等人听到这句话,脸色变了变。

    从六楼滚下去,可不是简单的事呀。

    想到要在医院中躺个十天半个月,他们心底发冷,他们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顿时你看我,我看你起来。

    “怎么,你们不愿意,想要毁约?”苏小凡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爽的盯着几人。

    他此时对叶承欢的崇拜那是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呀,自然要好好表现,给叶承欢充当先锋官。

    而几人刚刚那么鄙视叶承欢,他心底很是不爽。

    “苏少爷,我们刚刚赌什么了吗?”

    王重阳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也算是人老成精了,刚刚的赌约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又没有立字据,自然想要耍赖了。

    从六楼下去,他的身子骨可吃不消啊,躺在医院算轻的,要是因此而落个终身残疾,那就真的玩大了。

    “你还要脸不?”

    见到有人竟然耍赖,叶承欢的眉头皱起,真是为老不尊呀。

    “小神棍,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要陷害我们?”

    王重阳话锋一转,对着叶承欢倒打一耙,睁着眼睛说瞎话。

    “对,你们一定是设计好的!”

    “就是,一个实习生怎么可能救好脑溢血,肯定就是装的!”

    所有医生纷纷附和,想要耍赖。

    而郝建和姚德财也一样,纷纷表示不信。

    “呵呵,很好……”

    见到所有人耍赖,叶承欢不怒反而笑了出来:“看来你们不想在医学界立足了,言而不信,如果我把今天这件事告诉记者,不知道外界会怎么评判你们?”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脸色一变,他们在外界是受人尊敬的医生呀,要是这个丑闻爆出来,那会引起什么样的动荡呢?

    特别是王重阳,他是全国名医,享受着美誉,要是因此而损名,那真的是得不偿失,今后的钱途可真的是……

    他不敢想下去,此时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小脑袋在思量着。

    很快,他的双脸露出坚毅、胜券在握的神色:“小神棍,你有证据吗,有证据吗?”

    王重阳满脸得意,再次说道:“如果你有证据,你去告诉记者呀?若是你没有,只要你报道一出,我立马告你诽谤,让你今后就永远在牢里度过!”

    说完,脸上洋洋得意,他觉得此时叶承欢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打过赌,说过那样的话,叶承欢只要告诉记者,他就把叶承欢告上法庭,然后动用关系,让叶承欢今后在牢里度过。

    他相信他有那个能耐,这些年救治的豪门望族不知道有多少,他觉得只要开口,叶承欢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早就知道你们那么无耻,好在我刚刚录了音!”

    叶承欢听到几人耍赖,冷笑一声,随后从口袋中拿出他那一部零八年买的摩托罗拉直板手机,找到语音播放器,点开播放。

    语音播放器中传来刚刚几人打赌的声音。

    所有参与打赌的人,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白,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叶承欢竟然已经录音了。

    “小畜生,你竟然录音,用着如此卑鄙手段!”

    王重阳怒得铁青,他真的失算了,他没有想叶承欢竟然录音?

    “给我闭嘴,否则撕烂你的嘴……”

    叶承欢冷冷的呵斥声,顿时让王重阳浑身一颤,好像被一道寒风吹到一样,身子直打哆嗦。

    不但王重阳有那种感觉,就连走道上所有的人都有那种感觉,身子在那一声呵斥声,也直打哆嗦。

    “你……”

    王重阳稍微冷静一点之后,用着颤抖的手,指着叶承欢,想要威胁他之时,只听见一个他不愿意听见的声音传来。

    “苏先生,如今这些人耍赖,该怎么处理呢?”

    这是叶承欢的声音,他知道这些人欺软怕硬,虽然自己不是软柿子,但是适当借下势,总没错。

    “叶神医,你放心,在我苏某人面前,没有哪个人敢耍赖!”

    中年人怕拍匈普,眼神充满自信,向叶承欢保证,随后转头对着王重阳,冷声喝道:“王重阳,竟然敢当着我苏某人的面耍赖,当我是摆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