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便宜你这色狼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2本章字数:3152字

    “你激动关我鸟事呀,早知道好心没好报,让你死了得了!”

    叶承欢脸上专做很是愤怒,不理会苏玉柔的道歉。

    苏玉柔见叶承欢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小气,脸上气鼓鼓的,大叫起来:“你一个大男人,咋这么小气呀,我都道歉了!”

    “谁规定男人就一定要大方,被人误会还要嬉皮笑脸的跪舔?”

    叶承欢毫不示弱,语气很是强硬的说。

    此时,苏玉柔顿时觉得面前这人不但色,而且特别的小气,当下再次气鼓鼓起来。

    她想了下,嘴中还是最先开口。

    不过,此时他的声音软了很多:“我叫苏玉柔,刚才谢谢你救了我!”

    她虽然是女汉子,又野蛮,但是却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

    见苏玉柔这么诚恳,叶承欢也收起那专做很是愤怒的脸上,也友好的说道:“我叫叶承欢……”

    他说完之后,再次把脸别过去,不看苏玉柔,心底嘀咕着:“还玉柔,表现跟温柔没有一点关系,应该叫苏霸道……”

    叶承欢别过头去,更加让苏玉柔认定了,这个人就是个小气男人,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呀,怎这么小气呀!”苏玉柔见叶承欢根本没有跟她说话,讨论该怎么办的意思,俏脸又露出不满起来。

    老娘可是美女呀,你能不能尊重下美女的自尊心呀,把老娘晾在一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娘张得很丑,丑到你都不想说话的地步呢。

    “我不是小气,我是在珍惜我自己的小命,再跟你叽叽嘎嘎,我看我们还是死在这里好了!”叶承欢一脸郁闷的说。

    美女谁不喜欢呀,但是在这个封闭的空间,没有一丝空气,聊下去非要缺氧而死不可。

    苏玉柔也是个聪明的人,自然也听出叶承欢是什么意思,当下只有心底嘀咕,这乡巴佬懂得还挺多的!

    两人沉默大概十几分钟后,苏玉柔再次觉得头晕、胸闷无比之时,她知道再一次缺氧了。

    叶承欢见状,知道苏玉柔又缺氧了,他轻声问道:“需要我救吗?”

    苏玉柔听见这句话,差点吐血而死。

    混蛋,老娘都快喘不过气了,你还在询问,信不信等会老娘把你埋到地上,再问你要不要救。

    不过,她气归气,还是点点头。她还不想死呀,如今年纪才二十岁,要是死了多不值?

    见到苏玉柔同意了,叶承欢同学才小心翼翼的把嘴巴移过去,贴住了苏玉柔那柔软的嘴唇。

    嘴巴一贴住,苏玉柔的脑袋又起一个念头,这色狼又占自己便宜了。

    当想咬住叶承欢这个色狼的舌头之时,突然察觉叶承欢的嘴巴向她嘴巴吹了一口气进入体内。

    这股气凉飕飕的,顿时让她觉得无比的舒服。

    叶承欢抬头,见到苏玉柔竟然瞪大了眼睛望向他,心底气急。

    你娘的爽了,小爷我就难过了。

    小爷的仙气流失,部分供给你,你丫的还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回报咱。

    想到这里,叶承欢立马把嘴巴拿开。

    拿开之后,他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一副缺氧的表情。

    “你怎么了……”

    苏玉柔见叶承欢这情况,立马问道。

    “我的头好痛,我的胸好闷……”

    叶承欢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说道。

    “头痛,胸闷,那不是缺氧的症状吗?”

    想到这里,苏玉柔焦急起来。

    她望着叶承欢那痛苦的样子,心底犹豫不决。

    “难道,我也要像刚才那样,救他吗?”

    “可是,我是一个女孩子呀!”

    她在做思想斗争,最后她抬起行感的嘴唇,向叶承欢的嘴唇口勿去。

    便宜了这混蛋,这还是老娘第一次口勿男生呢。

    行感的嘴唇贴过去,她想要像叶承欢刚才那样,输入口气进叶承欢的体内,但是没有想到,刚刚输入口气,顿时觉得自己胸闷无比,根本做不到叶承欢那么轻松。

    看着苏玉柔主动送上香口勿,他的心底露出得逞的笑容。

    让你刚才误会咱,你以为输入气很简单呀?

    苏玉柔不停的给叶承欢吹气,而她的脸色则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急促,甚至她那身子还扭动起来,看其模样应该是难受极了。

    叶承欢见状,立即开始回应苏玉柔那滑嫩的想舌起来。

    “啊……”

    察觉到叶承欢的舌头缠住她的想舌,立马把嘴巴拿开。

    可是拿开之后,突然发现,她的胸顿时闷闷的。

    “我们要换气,一味的索取,两人都会死的!”叶承欢煞有其事的说。

    苏玉柔听见这句话,脸色一红,难道要跟亲口勿才能活命吗。

    此时,没有多少时间给她来思考,因为觉得呼吸都困难了。

    为了活命,便宜了这个色狼。

    心底那么想之后,用着可怜巴巴的眼睛望向叶承欢。

    叶承欢同学见状,心底好笑,随后立即把嘴巴贴下去。

    苏玉柔也许从来没有跟人亲口勿的关系,两人的牙齿不断相碰,顿时让两人弄成了个红花脸。

    叶承欢也满脸尴尬,亲口勿他虽然做过,但是却不擅长,以前有女友的时候,也就是蜻蜓点水一下,哪里会做成这样,两个人的想舌交叉?

    苏玉柔为了能保住小命,倒是很是配合叶承欢。

    亲着亲着,两人感觉就变味了。

    而此时,叶承欢觉得浑身难受,而苏玉柔也一样。

    她如今正是怀春少女呀,跟一个大男人亲嘴,要是没有反应,那她还算是女人吗?

    当然,她虽然也觉得有些难受,但是为了能活命,她也蛮拼的,想舌不断缠绕着叶承欢。

    亲了好久,两人都不知道放下了,一直那么口勿着,若不是苏玉柔传来一声底吟,两人说不定还在继续。

    两人松开嘴巴,苏玉柔的脸上红彤彤的,像是七月熟透了的红苹果。

    “混蛋,今天的事不准向别人说!”苏玉柔脸色红彤彤,嗔怒道。

    “我找谁说去,我最多心里怀念一下!”叶承欢一脸惋惜又失落的说。

    “混蛋,想也不准你想,要不然老娘我跟你拼了!”苏玉柔气鼓鼓,像一头发怒的小老虎,龇牙咧嘴。

    “还不准我想了,这个心又不由我……”叶承欢郁闷了,这小妞这么霸道,连回味一下都不行。

    话说,就算我回味一下,你能知道吗?

    “不由你也得由你,要是你敢想,我就叫人把你的心给挖了!”苏玉柔瞪着大眼睛,威胁起来。

    看着这小妞那副你不认输我就跟你奉陪到底的表情,叶承欢同学怂了:“行,那我就不想了!”

    说完之后,心底狠狠想:“如此美妙的回忆,谁愿意抹去呀!”

    这些话苏玉柔自然不知道,她见叶承欢服软了,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像一只打败了一只公鸡的母鸡,洋洋得意。

    两人说话间,突然发现车子停了。

    下一刻,他们所躺在的后备箱被打开,两人终于呼吸了外面的新鲜空气。

    打开后备箱的男子见两人竟然没有晕过去,顿时觉得奇怪。

    跑车的后备箱绝对是封密的,一般人在里面呆不了十几分钟就会因为没有氧气而晕过去。

    而此时……

    就在他想盘问一下之时,只听见前面脸上带着血迹男子声音传来:“扛过去吧,别在这里呆得太久……”

    大汉听到这句话,立即把两人扛起来。

    这个大汉力气还真挺大的,竟然能把两人扛起,而且还轻松的样子。

    叶承欢在肩上,抬头看了下左右的环境,发现全是垃圾,而前面有一栋废旧的厂房,一些已经生了锈的铁皮在风吹下,刷刷作响。

    终于,大汉把两人扛到了废旧厂房中,随手把两人仍在地上。

    “阿城,今天又有的玩了?”

    大汉望着苏玉柔那隆起的高峰,脸上露出邪邪的笑容,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

    被叫做阿成,脸上有血的男子见到大汉这色米米的表情,心底有些怒气。

    当然,他心底有怒气,但是却没有写在脸上,反而还笑眯眯的说:“你想玩,就拿去玩好了,只要把这男的绑好就行!”

    大汉听到这句话,脸色一喜,连忙道谢:“阿成,你太好了……”

    说完,从废旧厂房旁边拉出一根钢丝,把叶承欢绑了起来,随后拉着苏玉柔,就向厂房一处铺着凉席的地方而去。

    “混蛋,你要干嘛,你想要干嘛?”苏玉柔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身子不停的挣扎。

    “美人,你说我能干嘛呢?”大汉色米米的盯着苏玉柔那包满的部位。

    当想用手去摸一下之时,却没有发现苏玉柔竟然用头顶住了他的下颚。

    传来一阵痛感,顿时让大汉大怒,扬起手准备去扇苏玉柔。

    可是,他的手扬起来的一刹那,只听到“蹦”的一个枪声,他顿时呆立在原地。

    下一刻,他的额头上出现一个黑漆漆的血洞,大量的血从洞中喷出去。

    他下意识的用手去摸头上的血洞,随后转头望向开枪之人,发现是自己的同伴阿成开枪之后,脸上满是不解。

    他不解阿成为什么杀了他。

    他带着不解的疑问,倒了下去,直到死他都想不明白,瞪着大大的眼,显然死不瞑目。

    “啊……”

    枪声过后,苏玉柔见大汉倒在了地上,顿时惊叫起来,随后立即把身子向前方滚下去,满脸惊恐。

    叶承欢见脸上带着血迹的男子那举动,心中也很是不解,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你们不是兄弟,不是同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