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不付出点代价,行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2本章字数:3132字

    葛全新刚刚听见苏小凡再一次叫他疯狗,当想发飙之时,却听到叶承欢的声音传来。

    下一刻,又听见叶承欢也叫他疯狗,他顿时怒了。

    这个混蛋算什么,苏家跟葛家两家差不多,讥讽我就算了,你个乡巴佬算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他想不顾苏小凡,直接过去教训叶承欢之时,却再一次听见叶承欢一个无比白痴的话传来?

    还说这块大石头里面有翡翠,还说有好大一块,要做土豪?

    听到这里,他顿时被气乐了,突然说道:“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想赚钱赚疯了,你以为这里的随便切出来都有翡翠吗?”

    说完之后,满脸鄙视,再次说道:“你还是快回去搬砖吧,想在这里发财不现实,去搬砖还可能落个劳动模范啥的!”

    被人这么阴阳怪气的语气讥讽,叶承欢顿时怒了。

    这个富二代真的是脑残吗,怎么跟个疯狗一样,见人就咬。

    他瞪了葛全新两眼,当想直接用仙术教训这混蛋之时,心底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眯眯的说道:“你说我买的这块石头里面没有翡翠?”

    “你以为什么石头都有翡翠,当翡翠是大白菜呀!”

    葛全新鄙视一声,语气中充满优越感。

    “呵呵呵……”

    被鄙视,叶承欢毫不在意,依然笑嘻嘻的说:“那么我们打个赌如何,要是里面有翡翠,翡翠价格值多少你就陪我多少,怎么样?”

    见叶承欢笑眯眯的神色,葛全新脸色很是不爽,冷声说道:“可以呀,要是里面有翡翠,我双倍赔偿你,要是没有翡翠,你就向我下跪,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敢吗?”

    "敢,怎么不敢呀!"

    听到还有两倍赔偿,叶承欢笑得合不拢嘴了。

    里面的翡翠可是有拳头大小,他虽然不知道值多少钱,但是价格肯定不便宜。

    见叶承欢答应,还笑得那么开心,葛全新脸上也露出得意之色,他觉得他赢定了。

    这里的石头都不知道放多少年月了,基本已经被一些赌石圣手判定,里面没有翡翠才仍在这里,目的就是骗一些贪小变宜的人来揭开。

    “老大,你不要跟他赌,这里的石头放了很多年了,里面可能没有翡翠!”

    苏小凡一脸担心的说。

    刚刚,他见叶承欢兴趣那么高,只是带来这里切个玩玩,又不费多少钱,又能让人开心。

    而此时,听到打这个赌,他瞬间不淡定了,这可是必输的局面呀,而且输了还要给对方下跪,这还得了?

    “你放心,我做土豪的梦想不再遥远了,只要这一单,以后我也是土豪了!”叶承欢笑着说,显然很是兴奋。

    他并不把自己能透视的事情说出来,就算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自己脑残,神志不清,哪有人会真的有透视眼的?

    苏小凡见叶承欢那么固执,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老大是怎么了,怎么能如此自信,难道真的是被发财梦给烧坏了头脑了吗?

    苏小凡心中所想,两人不知道。

    此时叶承欢很是兴奋,而葛全新也甚是兴奋,他觉得终于可以把今天的晦气全部清理掉了。

    尽管叶承欢不是今日惹他不高兴的罪魁祸首,但是他此时最想要发泄,叶承欢在他看来就是最合适的出气筒。

    两方人在这里打赌,顿时惹起一些选皮料的人注意,纷纷聚拢而来。

    这些人全是上层社会,他们最喜欢看的就是热闹,看热闹能缓解他们工作中的压力。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聚在这里,苏小凡脸色变了变,人太多对叶承欢可是很不利的呀。

    “老大,不要跟这个人赌了,你这石头应该没有翡翠的,而且……”

    他还想继续劝阻,不想叶承欢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可是,话没有说完,就听到葛全新的话传来:“苏小凡,赌的又不是你,你逼逼什么,滚远一点。”

    被人打扰自己等会发泄,葛全新自然不干了。

    “葛全新,你好无耻,这里的皮料都不知道放多少年了,根本就没有翡翠在里面,你还逼他赌,你吗的还要不要脸呀?”苏小凡很是愤怒,吼道。

    “又不是我逼他,是他自己要跟我赌,管我鸟事呀?”葛全新冷笑一声,说道。

    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人越来越多,而一些不了解发生什么事的人纷纷询问前面的人。

    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顿时让他们望向叶承欢的表情多了一份怜悯和幸灾乐祸……

    “这个小伙子一看就是第一次来这里,还是个新手,怎么能跟人下那么个赌呢,看来他给葛大少磕三个响头是少不了!”

    “呵呵,这样才好玩呀,我们好久没有看见如此好玩的一幕了!”

    所有人的声音传来让葛全新脸上满是得意之色,他反观叶承欢那边,依然是笑眯眯的,一副不把所有人的话听进去一样。

    见到如此,他心底又给叶承欢一个评价,那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以为一夜暴富那么好遇见。

    叶承欢望着葛全新那洋洋得意的脸,脸色笑眯眯的问道:“要是开出来的翡翠价格太高,你会不会付不起呢,你等会会不会反悔?”

    叶承欢就是想打个预防针,毕竟里面的翡翠个头很大的呀。

    “我会付不起,我会反悔?”葛全新满脸鄙视的问。

    此时,他好像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这里是低价皮料,就算里面真的有翡翠,那能值几个钱,再说这里就是废石,哪里来的翡翠,于是说道:“我是葛家的长子,会付不起你那点钱?”

    所有人听见这句话纷纷点头。

    葛家背后集团市值七八千亿,怎么会缺钱呢?

    “你只是葛家的长子,你又不是管理葛家的财务,我怎么相信你?”叶承欢一脸怀疑的说。

    被人小看了,葛全新脸色变了变,随后从牛皮包包中拿出两张支票出来,说道:“我现在身上就有三千多万的支票,你觉得我会差你那点钱吗?”

    看见那几张支票,叶承欢同学放心了,随后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去解石吧!”

    他说话间,眼睛一直盯着那几张支票,这一慕让所有人直摇头。

    “这小子真是个财迷呀!”

    “财迷又怎么样,等会还不得给人家磕头,叫爷爷。”

    “你懂个屁呀,人家那是以小博大,再说看他那农民工的打扮,就算给人磕头又怎么了,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事尊严!”

    所有人纷纷不看好叶承欢,不过他们却没有离去,留在这里看热闹。

    很快,工作人员就把大石头给弄到解石机旁边,开始切起来。

    一刀下去,葛全新看见白茫茫的石屑之后,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此时,他幻想着怎么会叶承欢在他裤当下磕头叫爷爷的场景来了。

    苏小凡见到没有出现绿意,脸色白了几分,反倒是叶承欢,脸上依然笑眯眯的神色。

    所有人见没有出绿,再次低声交谈起来,纷纷都是说叶承欢跪下磕头已经板上钉钉的事了。

    此时,他们有的目光望向叶承欢的脸色有些怜悯,有的则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叶承欢对于众人的目光,完全无视,他吩咐切石师傅再切一刀。

    而切石师傅也摇摇头,他切了一辈子的石头,觉得这样的石头根本切不出翡翠。

    不过,叶承欢是顾客,他只能配合。

    连续几刀下去,石屑飞起,但就是没有看见绿意。

    这时,葛全新脸色笑得像盛开的聚花,很是灿烂:“乡巴佬,现在你跪下认输,我可以给你十万块,怎么样?”

    他就是想要羞辱叶承欢,满足内心那膨张的虚荣感,满足感。

    "才十万,怎么能行呢,我还要当土豪呢!"

    已经被人看不起,认为是乡巴佬了,叶承欢不想再多掩饰,反正所有人的目光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又不会少块肉?

    “这个乡巴佬还真的挺贪心的呀,给了十万还嫌少!”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这些农民工根本不知道尊严是什么?”’

    那些人开始逼逼起来。

    再一次听到别人拿农民工来说是,叶承欢脸色阴沉起来,冷冷的说道:“农民工跟你有仇呀,你们现在住的不是农民工盖的吗,少在那里叽叽哇哇,没有农民工,你现在也许还住在茅坑里呢?”

    那名说农民工没有尊严的男子脸色一红,不可否认,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农民工的付出。

    见到人老实了,叶承欢也没有再说话,把目光望向石头。

    此时,石头已经切了三分之二,只剩下一块有人头大小的尾巴了。

    看见离翡翠越来越近,叶承欢蹲吓身子,跟切石师傅说该怎么切,才不损坏里面的翡翠。

    葛全新听到叶承欢有模有样的说,冷笑一声:“装模作样,一块废石而已!”

    "就是,一块废石还那么讲究,真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看他等会是怎么死的……"

    所有人纷纷出声讽刺,觉得叶承欢就是个小白,太把自己的石头当回事了。

    一些旁观的人竟然乐此不疲的讥讽自己,让叶承欢心底也有些怒气。

    你吗的打击别人很爽,不需要付出代价很爽是吧?

    心底愤愤不平之后,冷眼盯着几人一眼,冷声说道:“你们都觉得这个石头是废石是不是,那你们敢跟我打个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