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突发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3本章字数:3186字

    葛全新杀死了两个大汉,叶承欢又利用仙术控制葛全新去杀死那名瘦猴。

    他为什么利用葛全新去杀死几人而不是自己呢,因为他不想惹上任何麻烦。

    虽然他不怕麻烦,但是能利用别人杀死,为何要自己动手?

    叶承欢同学就是个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的人。

    作为修真传承者,他有千百种不需要自己动手,却能杀死对手的方法,这就是修真者的霸道,厉害所在。

    葛全新沦为了疯子,叶承欢也就不再管他了,任由他自生自灭。

    他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医术,根本没有人能治好他的疯子病,因为他发疯是叶承欢用仙术搅乱他神经而疯,所以他就懒得动手了……

    几人死了,他开始搜刮几人的财务。

    他很幸运,从葛全新身上得了一张五百多万的支票,从瘦猴身上得了一千多万的支票。

    这些支票都是不记名,得到如此好处,叶承欢自然很是高兴的收纳了。

    把支票收入裤兜。再清理下现场自己留下的足迹之后,开着车子离开了。

    甚至,他开的车子轮胎印记,都利用仙术给抹掉了。

    至于为什么抹掉,那么自然是为了不引起警察的注意了。

    如今他虽然是修真者,很是牛币,对付十几人不用几呼吸时间,但是警察是国家利器,能不惹就不惹。

    当然,要是一些警察来惹他了,他也不介意灭了……

    开着车子离开废旧厂房,叶承欢同学先去银行上把刚刚得来的脏款全部存入银行,再取了一百万块现金,就向租住的房子而去。

    这取的一百万自然是拿去给刘阿姨一家了。

    他刚才出门就是为了去取钱给刘阿姨,让刘阿姨一家回老家做些小生意,不用再呆在城市中打工,受那些黑心老板的剥削。

    回到住所,叶承欢提着一袋钱,向刘阿姨所住在的房间而去。

    刚刚到房间,他只听到屋子中传来一个小宝宝的哭泣声和一个很是慌张的声音:“你们在医院等我,我马上到!”

    听到刘阿姨这慌张的声音,叶承欢眉头皱起。

    “刘阿姨家难道遇上了什么事,有人住院了?”

    想到这里,他立即敲门,想去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刚刚敲门,大门突然开了,刘阿姨背着不满三个月的小宝宝,慌张的往外跑,好像没有看见叶承欢一般。

    叶承欢见状,立即出声问道:“刘阿姨,你匆匆忙忙的要去哪呢?发生什么事了吗?”

    走了好几步的刘阿姨听到是叶承欢的声音,才停住脚步,慌张的说:“哦,是小叶呀!”

    “恩,是我,你家发生什么事了?”叶承欢疑惑的问。

    “我儿媳妇打来电话说我在儿子仓库搬运东西的时候,仓库的架子倒了,现在伤得很是严重……”

    叶承欢听完,眉头皱起,随后道:“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随后和刘阿姨一起下楼。

    他没有想到抢来的越野车起了作用,叶承欢刚才还想着找个时间把车扔掉,但是没有想到才葛几分钟,又用上了。

    刘阿姨觉得很是奇怪,叶承欢怎么突然有了一辆车。

    虽然奇怪,但是没有多问什么,如今她满脸担心儿子的安危。

    叶承欢给刘阿姨打开车门,随后进入驾驶室,踩着油门,向第一医院而去。

    刚刚,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刘阿姨的儿子是在一个小机械加工中心上班,在快要下班之时,老板叫他去拿一个磨具来换,却不料,放磨具的架子塌了,一大片磨具掉了下来,砸向他的儿子。

    老板见他儿子伤得很是严重,拨打了120就跑路了。

    如今,他儿子在医院,因为钱不够做手术,被医院里的人狠心仍在广场上,伤势很是危急。

    ……

    下午五点,第一医院的广场上围着不少人。

    人群中央处,有一名满身血迹的男子躺在地上,而一名穿着白色护士服的护士手拿着白色绷带,不停的给男子包扎。

    但奈何,白色绷带刚刚包上去,又是一片红色,显然是流血过多,起不了止血作用了。

    护士和男子旁边站着有一名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岁,穿着超市营业员制服的女子,脸上流着泪痕,他就是男子的媳妇于英彤,也是刘阿姨的儿媳妇。

    “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

    护士听到于英彤叫她医生脸色一红,随后站起,尴尬的说道:“我不是医生,我只是护士,你可以叫我小林或者梦儿!”

    这名护士是林梦儿,刚刚她见到医院把人赶出来之后,立即离开咨询台,自掏腰包去买了一些绷带,过来止血,但是奈何,男子的血流得很多,根本阻止不了。

    林梦儿说完之后,望了于英彤一眼,说道:“这位姐姐,快点送病人去其他医院吧,要是再不及时治疗,病人就危险了”

    “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呀,做手术需要三十万,我们就是没有钱交手术费才被赶出来的!”

    于英彤说完之后,满脸无助。

    刚刚,她给婆婆刘阿姨打电话,叫婆婆把家中所有的积蓄拿来。

    她以为可以先拿家中五六万的积蓄顶顶,最后再去向亲戚借,慢慢还上,但是做手术的医生不愿意,最后还叫了两个实习生把人抬了出来,放在广场上就走了。

    那一刻,她无助了,顿时仰天痛哭,而那时林梦儿刚好过来,给他老公止血……

    林梦儿听完之后,俏脸红彤彤的,她那是怒的。

    她没有想到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这么没有医德,人没有钱交手术费,就赶了出来,不管病人死活了?

    林梦儿觉得愤怒,一些看客也很是愤怒,一些人纷纷议论起来。

    “这是什么医院呀,怎么能如此,就算钱不够交手术费,也可以先帮忙救下人,钱的事情以后再说呀,怎么能把人赶出来呢?”

    “就是,没有想到这么大的医院,医生素质如此的差,难道都掉入钱堆里了?”

    “这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我网上看见个新闻,帝都那里有家医院有个快死的人在医院门口,医院的医生来回走,都不管不顾,甚至还把人抬到角落去……”

    所有人指指点点,诉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其中一名穿着西装,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手提着一个公文包的中年子看了下地上的男子那惨状之后,立即上前,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叠红皮,放到于英彤的手上,说道:“快找家医院给你老公做手术吧,再这样下去,你老公会死的!”

    突然来这一幕,让于英彤脸色一红,弯吓身子,准备给中年男子磕头,但是被中年男子给扶住了:“姑娘,不要这样,只是一点心意,不要行这么大的礼!”

    男子说着,望了地上的男子一眼,叹了口气,向外面而去。

    有一个人捐钱,其他一些看客也纷纷掏出钱。

    他们给的没有那名男子多,有的一百,有的两百,有的一千!

    一圈人下来,于英彤的手上多一大把红皮。

    看其厚度,最起码有七八万之多,此时于英彤已经激动泪水直流。

    当她想再次跪下感谢之时,却被其他人阻止。

    这次被阻止,但是她还得跪下。

    “各位大哥大姐,谢谢你们了,真的很谢谢你们……”

    所有人纷纷上前把人扶起,道:“妹子,不要行这些大礼了,快点把你老公送去治疗吧!”

    是呀,救人要紧……

    所有人纷纷把人扶住,准备把人送去医院。

    就在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你们怎么还不走,难道想赖在这里,敲诈我们医院吗?”

    “快走快走,别打扰医院的一些需要治疗的患者!”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纷纷回头,只见到两名年纪约莫二十二三岁,身穿白衣大褂的青年,一脸不耐烦的对着他们挥手。

    前去抬于英彤老公的几名男子,听到这句话,眼神愤怒,冷冷的盯着几人,随后慢慢的把满身血迹的男子放下。

    起身,双拳握紧,冷声对着两名男子问道:“小子,亏你是学医的,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对得起你穿这一身衣服吗?”

    两名穿着白衣大褂的医生见几人气势汹汹的样子,脸色变了变,后退几步,顿时停下,冷声喝道:“你们干嘛,我们穿着这一身衣服怎么了,穿着这一身衣服就一定救这个穷鬼吗,免费救治吗,我们不用活了?”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眼中喷出火焰,各个的拳头捏的紧紧的。

    几名男子此时握紧拳头,准备去揍死这两个混蛋。

    于英彤见所有人帮自己说话,心底很是感动。

    但是见几人握紧拳头的样子,她暗叫不好,立即站起,挡在几人身前,阻止了他们的前进,随后对着两名穿着白衣大褂的医生说道:“我有钱,我有钱……”

    说着,把手中的一叠红皮递上去。

    两名穿着白衣大褂的男子见到就这一点红皮,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就这点钱都不够药费呢,这点钱就想进去治疗?”

    “你难道不知道躺在地上的农民工光做手术就要三十万,你这点钱都不够塞牙缝呢!”

    于英彤听见这句话,脸色苍白无比。

    这里有七八万,加上等会婆婆拿来六七万储蓄,总共加起来,都没有做手术的一半呀,这怎么办?

    两名穿着白衣大褂的青年见于英彤这苍白的脸,依然无动于衷,还不耐烦的说道:“快带人离开,找个好风水,埋了吧,不要在这里挡着一些患者来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