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寿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4本章字数:3188字

    叶承欢刚才和黄志鹏的举动已经成为了宴会中的焦点。

    两分钟前,他们听见叶承欢说去拿礼物之时,以为是去拿了什么了不得的礼物呢。

    而此时见到叶承欢拿着一个普通大竹筒,顿时把他们给雷得不轻。

    “这个公子哥手中拿着大竹筒要干嘛,不会是拿这个大竹筒当做礼物?”

    一名举起红酒杯,准备抿上一口的中年男子见到叶承欢手中的竹筒之后,顿时惊呆了,立即又把红酒放下,对着站在他旁边的人询问。

    “看其模样,应该是吧!”被问的男子脸上也露出不确定的神色,显然他也很是怀疑。

    所有人见到叶承欢手中拿着竹筒,心底很是好奇,他拿那个竹筒干嘛。

    众人好奇叶承欢的竹筒,张雨欣此时也很是好奇。

    她望了叶承欢手中的竹筒一眼,随后问道:“你拿这个竹筒干嘛?”

    听到张雨欣的声音传来,叶承欢不由得用手摸了摸竹筒,很是兴奋的说:“这是宝贝呀,是送给你外公的寿礼!”

    他说完之后,还低下头在张雨欣耳边,轻轻的说:“雨欣姐,我本来是舍不得拿出来的,但高正阳既然是你外公,我只好割爱了!”

    他说完,还一脸心疼的望着手中的竹筒。

    叶承欢的话和那心底的样子,顿时让张雨欣差点晕菜,就你这个破竹筒,竟然还把他当成宝贝一样,你以为它是国宝呀?

    当然,张雨欣心底有这些话,但是却没有说出来,狠狠的白了叶承欢一眼之后,就领着叶承欢过去。

    她作为高正阳的外孙女,自然要去给高正阳祝寿了。

    不过,她却没有送礼物,因为刚才她已经给了。

    此时过去,不过是带着叶承欢罢了。

    所有人见到叶承欢抱着那个奇葩礼物,心底很是无语。

    对于众人的无语,叶承欢可是不理会的,此时他只是想给高正阳拜个寿而已。

    而他手中的竹筒,自然不是那么简单了,里面可是装着价值好几百万的宝贝呀。

    昨日,他从古玩城回到家,发现那个沈周的庐山高没有什么东西装,只好临时找了个竹筒来装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拿着竹筒装,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苏小凡见到叶承欢拿着那个竹筒,实在是太奇葩了,立即上前,来到叶承欢身旁,说道:“老大,要不换个礼物吧,这个礼物太,太……”

    他不好意思说出口,因为实在太难说出口了。

    “鸟蛋,你懂个屁,这可是宝贝,价值好几百万呢!”

    叶承欢白了苏小凡一眼,他没有想到苏小凡竟然来拆他的台。

    被骂了一句,苏小凡老实了。

    刚刚,他只不过是随口一说,不想叶承欢在众人面前丢脸罢了。

    而此时,被骂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去询问,他怕以后叶承欢不教他武功了。

    苏小凡灰溜溜的退走,所有人心底一阵惊讶。

    苏小凡他们可都是认识呀,如今竟然被叶承欢一句话就给骂走,顿时让他们更加好奇叶承欢的身份来了。

    “这个公子哥是谁,竟然把苏家大少训得服服帖帖的!”

    “不知道,不过看他跟高老的外孙女和苏老的孙子很熟的样子,身份应该挺高的!”

    ……

    黄志鹏在一旁听到那些名流人士的谈论,脸色顿时变了变。

    此时,他觉得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叶承欢的身份。

    从始至终,他都以为叶承欢只是个普通人,以为只是一个没权没势之人。

    可是,此时听到所有名流人士的话,再看见香海几名公子哥对他那么恭敬,他才知道他犯了个很是愚蠢的错误。

    他没有好好调查叶承欢是什么人,就对他一阵讥讽,怪不得对方对他不屑一顾。

    他黄氏在香海虽然算是一流家族,但是在全国却没有多少影响力的。

    而叶承欢既然能和香海几名公子哥、全民女神走那么亲近,要是没有一点背景,几名公子哥岂会对他那么恭敬?

    想到叶承欢可能是国内某个大世家的公子哥,他也不敢再造次。

    刚才,他见到叶承欢手中拿着的竹筒之时,本来想鄙视,讥讽他来着。

    可是此时,他只好忍住扳回面子的机会,先看看叶承欢是什么身份再说……

    对于众人们心中所想,叶承欢不知道,此时他拉着张雨欣的手,慢慢向宴会大厅最后面的主位而去,因为老寿星高正阳就在最上面的圆桌上。

    叶承欢正在享受着抓张雨欣那滑嫩柔软的手来着,突然听到一个男子惊讶的声音传来:“咦,你不是新闻上说的那个什么神医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承欢听到这个声音,立即把目光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目光望去,他只见到一名年纪约莫三十岁上下,穿着一身名牌西装,一脸震惊的望向他。

    “你认得我?”叶承欢疑惑的问。

    “我不认识你,我昨天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你……”

    那名穿着名牌西装的男子摇摇头,表示不认识。

    “哦,原来如此呀!”

    叶承欢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后望了下那名男子一眼,一脸正经的说道:“你有病,而且还病得很严重!”

    那名男子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他的确有病,不过那是男人的病,他不能人道了,简单的说,那就是他阳委了。

    他虽然被叶承欢看出了病因,但是他却高兴不起来。

    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心底还有些愤怒,对着叶承欢吼道:“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

    说完,立马转身离去。

    刚刚,他叫叶承欢,只不过是条件反射,他只记得叶承欢能治好他的病,但是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场合了。

    当清醒起来,发现这里是寿宴,上流社会之人云集的地方之后,心底胆怯了,他深怕叶承欢把他身体中的隐疾给说出来。

    要是说出来,他的脸就丢大了。

    被人骂了一句,叶承欢很是无语。

    他明明是看见对方得了阳委,所以才会说出你有病,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骂他。

    被骂,叶承欢也懒得计较了,用着郁闷的神色望了张雨欣一眼,随后继续向主位而去。

    那名骂叶承欢全家有病的男子离开了,顿时惹起一些人的好奇。

    刚刚,他们可是听见了那名男子所说的话。

    而一些好事之人纷纷询问那名男子,叶承欢的身份。

    当得知叶承欢竟然不是什么名门世家,只是个小医生之后,各个脸上露出愕然之色。

    此时,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看走眼了。

    而黄志鹏听见那名男子说,叶承欢不是什么名门公子哥之后,脸上露出很是愤怒的神色。

    他没有想到,他竟然被一名名副其实的土鳖给收拾了,而且是用脚从他头上往下踩。

    想到这里,他立马捏紧拳头,慢慢的向叶承欢刚刚离去的方向而去。

    他要报复,刚刚他觉得要是对方是个豪门公子哥就算了。

    而此时,知道了不是豪门公子哥,他自然要报复。要是不报复今后他还要不要混,别人会怎么看他?

    所以,此时他脸上怒火冲冲。

    一些名流之士见到黄志鹏那满脸杀气,直接给他让开道路,随后低声指指点点起来。

    “看来黄大少真的愤怒了!”

    “是呀,本来还以为那小子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哥,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小土鳖,他能不生气才怪!”

    黄志鹏听着这些话,心底的怒火更甚。

    ……

    后面发出的声音,叶承欢自然听见,只不过他不想理会。

    很快,张雨欣和叶承欢两人就来到正堂主位上。

    此时,主位上还坐着八名老者,八人的到年纪平均都是六七十岁左右。

    而这些老者中一名穿着红色大褂,下颚留着一抹山羊胡须,头带着红帽的老者引起了叶承欢的注意。

    看到那名穿着红色寿服的老者,叶承欢就知道,他应该就是老寿星,高正阳了。

    虽然知道,但是他一个外人要是突然拜寿,那也太唐突了。

    就在他想着该怎么开口之时,张雨欣甜甜的声音传来:“外公,这位是我朋友,叶承欢,刚才来迟了……”

    张雨欣解释着,随后先去高正阳那里去了,留下叶承欢傻站在哪里。

    他从来没有给人拜寿过,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雨欣见到叶承欢竟然像个木头,没有了刚才那么精明之后,顿时对他眨眨眼。

    叶承欢见状,立马会意,硬着头皮说道:“高老,您好,晚辈叶承欢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龙马精神……”

    这货把一大推祝词说出来,那是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呀!

    张雨欣见叶承欢这货不说就不说,说了就说那么一大推,顿时无语,随后干咳两声,提醒叶承欢够了。

    被张雨欣呵斥了,叶承欢才停止,随后把手中的竹筒递给高正阳,恭敬的说道:“高老,晚辈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所以晚辈昨天自作主张去古玩街给您买了这么件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高正阳听到叶承欢说了他的名字之后,顿时愣了下。

    他想起刚才好友苏恒跟他说的话,苏恒说等会给他介绍个名叫叶承欢的小神医给他认识。

    想到面前这个人就是苏恒所要介绍的人之后,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就在他伸出手,准备接下叶承欢的礼物之时,只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小瘪三,把你的破竹筒拿开,你以为高老和你一样,会收你这个破竹筒吗,你不嫌丢脸,高老还嫌丢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