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假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4本章字数:3174字

    叶承欢听到这个声音,眉头皱起。

    转头,望着对他满脸鄙视的黄志鹏,冷冷的说道:“哪里来的野狗,滚远一点!”

    叶承欢此时真的怒了,他本来以为黄志鹏懂得隐忍,就算想要对付他,那也是宴会过后。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傻货竟然这么没有脑筋,想在这里解决。

    既然对方怒气冲冲,满脸杀气而来,他何必再退缩?

    “该滚的是你吧!”

    被人骂成野狗,黄志鹏虽然很是愤怒,但是并没有如叶承欢所想的那样,直接过来跟他拼命。

    黄志鹏来到叶承欢身旁,冷冷的扫了叶承欢一眼,随后对着高正阳说道:“晚辈黄志鹏祝高老先生,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说完之后,望了叶承欢一眼,冷笑一声,随后从衣袖中拿出一个四方精致木盒,木盒外面写着梵文,看其模样应该是佛家之物。

    他今天准备了两份礼物,刚才已经拿了一份给司仪了,而这一份就是他想要讨好高正阳而准备的。

    他没有想到,这一份礼物送得及时,既可以打压叶承欢,又可以得到高正阳的关注,真的是一举两得呀。

    他把盒子递给高正阳,语气恭敬的说道:“高老先生,我知道您信佛,特意去云滇买了块极品软玉,然后去印度大光寺中请一位得道高僧开的光,据他说只要佩戴此玉佩着,皆可延年益寿……”

    黄志鹏在那里卖力的吹嘘着他的玉佩,而高正阳也轻轻的点了点头,让人看不清高正阳是什么表情。

    就在所有人以为高正阳要接受黄志鹏的礼物之时,只听到高正阳淡淡的声音传来:“小黄呀,你的这份厚礼太贵重了,你还是把礼物拿回去吧!”

    话中之意,就是不收黄志鹏的礼物。

    黄志鹏听到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被万道神雷劈向脑袋,顿时把他给蒙了。

    拒收,竟然是拒收……

    送出去的礼物被人拒收,这简直就是直接扫他的脸呀。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一阵潮红,显然是被气到了。

    所有人见到黄志鹏送出去的礼物竟然被高正阳拒收,顿时低声议论起来。

    黄家在香海算是一流家族,但就是这么个一流家族后代的人送出去礼物,竟然被拒收,这个事件实在太过经暴了。

    此时,他们知道,黄家在今天的宴会上丢脸丢大了。

    对于那些宾客们的话和黄志鹏此时的脸色,高正阳完全没有在意,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他转头用着笑眯眯的目光望向叶承欢,说道:“小叶呀,过来,让我看看你送的礼物是啥!”

    所有人听见这句话,心底一惊。

    此时,他们知道高正阳为什么会拒收黄志鹏的礼物了,原来是为了叶承欢呀,他是帮叶承欢出气呀!

    看到这里,所有人顿时开始猜测叶承欢的身份来了。

    刚刚,他们虽然听了叶承欢只是个小医生,但是此时高正阳对他的态度,哪里是一名小医生这么简单?

    高正阳在外界就被誉为神医的存在,而此时他对一个小医生如此,那么身份自然让他们很是好奇。

    ……

    黄志鹏的礼物被拒收,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当他想离开这个丢人的地方之时,却听到高正阳竟然叫叶承欢上前。

    拒收了他的礼物,却把叶承欢上前,这不就是想要打他的脸吗?

    “刚刚拒收了自己的,却当着自己的面叫这小瘪三把礼物送上?”黄志鹏要紧牙关,低声自语。

    此时,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于是用着犹如能喷火的眼睛盯着叶承欢。

    叶承欢见到黄志鹏那犹如要喷出火的目光,嘴角一扬,那意思很是明显,就是挑衅黄志鹏。

    黄志鹏见到叶承欢竟然还对他挑衅,顿时忍受不了,突然对着高正阳说道:“高老先生,晚辈到底做错了什么,您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高正阳听到黄志鹏竟然还不知道离去,还来质问他,那张本来笑眯眯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黄公子,你作为黄氏集团的继承人,就是这个素质,你这素质是谁教的,莫非是你父母?”

    高正阳脸拉下来,一脸威严的样子可是很吓人的,特别是用眼神直接锁定一个人的身上。

    被高正阳那深邃的眼神盯着,黄志鹏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心底有些害怕了,但是表面还逞强,道:“高老先生,我自问我没有得罪过您,您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我为了您的大寿,特意去国外,只为了给你……”

    黄志鹏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高正阳打断:“好了,不要再说了,我不喜欢你的礼物!”

    此时,他已经有了逐客的意思了。

    今天本来就是他的七十大寿,不想过得不开心。

    黄志鹏哪里不知道被人赶走了,但是他不甘心呀。

    黄志鹏不甘心,但是也没有再坚持,要是再坚持,鬼知道高正阳会不会直接叫保安把他赶走?所以他退到一旁,准备看看叶承欢送什么东西,他在看着叶承欢的笑话。

    见黄志鹏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叶承欢笑笑,没有理会这样的小虾米。

    他上前,拿出他的大竹筒,递给高正阳。

    在高正阳接过竹筒之后,望了下竹筒里面,只见到里面有一张纸卷着的。

    看到这一幕,他顿时愣住了,随后对着叶承欢问道:“小叶,里面装的是什么呀?”

    他说完之后,老脸上露出些好奇,因为他看见那个纸张很像是一幅画。

    他和苏恒的爱好一样,都是喜欢收藏一些古画。

    “哦,里面是明朝著名画家,沈周的庐山高,这幅图是我在古玩城无意间找到的!”

    叶承欢笑眯眯的说。

    高正阳听到这句话,顿时愣了下。

    沈周在明朝那是响当当的人物呀,而据他所了解,沈周画的庐山高此时不是应该躺在台湾一家博物馆中的吗?

    高正阳愣住了,而一些来参加寿宴,又懂得名画、古董的人也纷纷交耳议论起来。

    “那幅画不是躺在博物馆中的吗,怎么会出现在外面?”

    “不会吧,上个星期我去台湾的时候还见到那幅画在博物馆中呢!”

    “你们说,竹筒里面的庐山高是不是赝品呀?”

    “还真的有可能呀,我上次去古玩城,在一家古玩店里就看见了庐山高的赝品,会不会是这个小子打眼,把赝品买回来了?”

    一些懂行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瞬间把宴会中几百张嘴开始议论起来。

    黄志鹏听见所有人质疑叶承欢的画是假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叶承欢和高正阳手中的竹筒。

    他曾经也去过古玩城,也看见过一家的确有一副赝品庐山高。

    对于众人们那怀疑的眼神,叶承欢笑笑,没有理会,随后对着高正阳说道:“高老,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您为何不把他拿出来看看?”

    高正阳听着这句话,心想的确如此,于是把竹筒抬起。

    很快,里面的图就露了出来。

    高正阳和一干老者把图摊开,认真的观看起来。

    当他们看了几秒之后,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他们看出了这张图明显就是赝品,因为上面的墨水看上去就是印的。

    坐在离高正阳近的一些宾客见到高正阳和几名老者那失望的眼神,立马知道,画应该是假的了。

    “看来是假的了,要不然高老不会这个表情!”

    “你也不想想,沈周的庐山高属于国宝级别的宝贝,这个小子怎么可能会拿到,再说前段时间我在台湾一个博物馆中还看见真的呢!”

    ……

    所有宾客的声音传来,各个都觉得是假的。

    黄志鹏听到众多人的话,心底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此时,他觉得找到了打击叶承欢的机会了,于是阴阳怪气的说道:“说你土鳖就是土鳖,拿着价值一千来块钱的赝品以次充好,难道你不知道高老是古玩界的老行家了吗?”

    高正阳听到黄志鹏的话,那满是皱纹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他脸拉下来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黄志鹏犹如猴子一般,上蹿下跳,让他不舒服。

    第二个是,叶承欢竟然拿出这么个礼物。

    他虽然不是那种很重视礼物轻重的人,但是此时叶承欢拿着赝品以次充好,这一点让他很是不喜欢。

    本来,刚刚在他好友苏恒的建议,让他对叶承欢这个中医后生很是有兴趣。

    而此时,叶承欢给他带来的是失望。

    叶承欢见到高正阳那失望的眼神和众人的议论声,不以为意,依然笑着说道:“高老,您再看看,这幅画是不是和其它的画不同?”

    “和原画肯定不同了,因为他是印的嘛!”黄志鹏很是大声的鄙视道。

    他说完之后,还对着高正阳建议道:“高老,这样的小瘪三就应该赶出宴会,留他在这里简直就是污染了……”

    “黄志鹏,你给我闭嘴……”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女子的娇喝声打断。

    听到这个女子声,黄志鹏脸色很是难看,这个女子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高正阳的外孙女,张雨欣。

    见是被张雨欣呵斥之后,黄志鹏脸色很是难看。

    他没有想到,不知不觉的又让张雨欣对他印象变坏了,于是急忙说道:“雨欣,这样人不应该留在这里,他不配!”

    他话音刚落,只听到张雨欣冷冷的声音传来:“配不配关你什么事,这里是我外公的寿宴,我外公才是这里的主人,他都没有说话,你上蹿下跳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