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 无耻小郎君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1:26本章字数:3190字

    阮凝雪笑笑,没有回答。

    她抬头望了经理一眼,吩咐道:“快去处理吧,务必在今天把事情完成!”

    “是,小姐!”

    见阮凝雪不愿意多说,经理恭敬的退了出去,心想阮凝雪这笔买卖真不划算,别人给了她十五万,她自己还倒贴三四十万进去。

    经理出去了,阮凝雪望着办公室的天花板,想着叶承欢刚才那关心人的脸庞,低声喃喃自语:“真是个奇怪的爆发富……”

    售楼处的事情叶承欢不知道,此时他开着车子在市区乱逛着呢。

    他要去找块好地皮,最后再买下来盖医院。

    在市区乱逛三四个小时,叶承欢还是没有找到一块,因为市区里的地皮已经被政府规划好了,大部分已经被各大开发商买下了。

    没有找到地皮,叶承欢只好开着车子返回租住的房子。

    当他把车子开到租住的房子边上马路之时,只见到一名穿着黑色麻衣,黑色麻裤,打扮得很是另类的中年男子手拿一大瓶二锅头,往嘴巴里灌,走路还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会倒下一般。

    看到中年男子走在路中央摇摇晃晃,这让叶承欢一阵郁闷。

    中年男子那么走路,他还怎么开车呀,于是只好把车子停下来。走下车,向中年男子身边而去。

    他准备把中年男子扶到路边,要是中年男子走在路中央,那太危险了,他的车子也不好过。

    他走到中年男子旁边,伸出手把中年男子那摇摇晃晃的身体扶起:“这位大叔,在路中央喝酒太危险了,我扶你前面的树下喝吧!”

    正喝得起劲的中年男子察觉手被叶承欢的手扶住了,醉眼朦胧的转头把目光望向叶承欢。

    他看了叶承欢一眼之后,立马把手中的二锅头扔出去,满脸激动的说道:“好徒弟,我终于找到你了,为了找你我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好好吃饭了,每天只能喝酒代替,你快带为师去吃点东西吧,饿死为师了!”

    他说话间,还用着双手死死抓着叶承欢,仿佛深怕叶承欢会跑一般。

    “额?”

    中年男子这举动让叶承欢有些无语了,这什么跟什么呀,喝酒喝二十多天?

    最让他无语的是,他何时多了个师傅?

    “那个大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叶承欢苦着脸说。

    “我怎么会认错人了,我养了你二十多年,怎么会认错?”

    中年男子很是生气,说道:“你这孽徒,莫非从宗门出来,看见外面的花花世界就不认得师傅了?”

    “大叔,你真的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你的什么徒弟呀!”叶承欢无语说着,随后想把手从中年男子那里抽出来,他觉得这个酒鬼太麻烦了。

    可是,当用力想把手抽出来之时,突然发现竟然抽不出来,中年男子的手犹如一把铁钳一般,紧紧的抓着他。

    察觉这情况,他立马暗中运起仙术,准备挣脱。

    可是,仙术运起,却发现不起作用,手根本就挣脱不出来。

    此时他觉得太过怪异了,一个酒鬼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力,要知道他可是修真者传人呀,身躯早已经被改变得很是强壮了,力气已经变得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了,再加上有仙术加持,就算二三十个人抱着他,挣脱出来都不是问题。

    而如此,中年男子的手竟然只是抓了他一下,他就挣脱不出,这情况让他冷汗直冒。

    此时,他知道这名穿着麻衣麻裤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修武高手了。

    想到这里,他再一次运起仙术,准备挣脱逃离,他觉得面前这个人太危险了,竟然连他这个修真者传人都奈何不得分毫。

    叶承欢使劲的挣脱,但是中年男子一点不在意,依然如刚才那醉醺醺的模样,说道:“徒弟,你别想着逃了,祖师爷说只要你回去一趟,乖乖认错,他不会怪罪你的!”

    中年男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打了个酒嗝,真的是酒气熏天呀。

    “大叔,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徒弟,快放开我吧!”

    叶承欢挣脱不掉之后,再也不挣扎了,苦着脸解释,希望这酒鬼看清,放他走。

    “我怎么会认错,我怎么会认错,拥有纯阳之体的人天下间就你一个,我怎么会认错?”

    听见叶承欢再次否认,中年男子不由怒了起来。

    “纯阳之体?”

    叶承欢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中年男子听见叶承欢不懂是什么意思之后,解释道:“我以前一直没有告诉你,你就是传说中的纯阳之体,要不然你以为你短短几年的时间修为就到了太上境?”

    说完之后,再次打了个酒嗝,说道:“乖徒弟,快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给我做点吃的,为师我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吃到东西了!”

    叶承欢听着中年男子的话,再看着他那一身和世界脱节的装扮,心底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我现在带你去吃饭,但是你不能抓着我的手了!”

    “只要你不跑,跟我回去见祖师爷,我就不抓了……”中年男子醉眼朦胧的说。

    叶承欢心底很是无语,这货都已经醉成这样了,还不忘抓他。

    他望了中年男子一眼,发现中年男子显然已经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之后,说道:“那你快放开我吧,我不逃了,我带你去吃饭!”

    得到叶承欢的保证,中年男子终于松开了手。

    在他松开手的一刹那,身子瞬间向地上倒去,打着呼噜,睡觉起来。

    叶承欢见状,差点晕倒,这是什么人呀,怎说睡就睡。

    看到如此,叶承欢蹲吓身子把中年男子扛在肩上,犹如扛大米一般向租的房间而去。

    来到房间中,他把中年男子扔在沙发上,随后就不再管理,自个跑到厨房煮饭起来。

    叶承欢在厨房里做饭二十多分钟之后,中年男子那紧闭着的眼眸慢慢睁开,随后起身,用着茫然的目光望了屋子几眼,心想这里是什么地方之时,只听见厨房中传来铛铛档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他慢慢的向厨房走去。

    来到厨房门口,他顿时惊呆了,他只看见叶承欢身上冒着一层层淡淡的亮光。

    看到这亮光,他的身子激动得打抖起来,颤抖着嘴唇说道:“纯阳之体,真的是纯阳之体,没有想到世间除了那孽畜,竟然还有第二个纯阳之体?”

    本正在炒菜的叶承听见门口传来声音,顿时愣了一下。

    当他把目光望向门口,只见到中年男子嘴巴竟然留着口水,瞪大了眼睛看向他之时,顿时给吓了一跳。

    本放在煤气上的炒菜锅掉在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

    “你…醒了……”叶承欢嘴唇打抖的说。

    他觉得中年男子那表情太过吓人了,简直就像是一个饿鬼看见了他最喜欢的食物一样,所以叶承欢有些害怕。

    因为,他感觉到中年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很是可怕气息,这股气息严重的威胁到了他的生命。

    中年男子根本不在意叶承欢那惊恐的面容,嘴角露出让人心悸的笑容,向厨房走来。

    “你别过来了,有什么事去客厅说!”

    叶承欢后退几步,蹲吓身子捡起掉在地上的炒菜锅,放在胸前,临时做护盾,对着中年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直接无视叶承欢的举动,他走到叶承欢身旁,用着一双黑黑的手,抓着叶承欢的手臂,激动的说道:“你做我徒弟吧,只要你做了我徒弟,我保证把你变成了个绝顶高手!”

    听到不是被人当成食物,叶承欢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他见中年男子那犹如饿鬼,嘴巴流着口水的表情,还真的把他给吓坏了,于是道:“你要我成你徒弟,那么也得到客厅再说呀!”

    他说着,随后把中年男子推到客厅。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家中还有什么人,娶妻了没有,有几个小情人……”

    一到客厅,中年男子犹如查户口一般,询问叶承欢这的,那的。

    “我叫叶承欢,是个孤儿,老婆没有,何来的情人?”

    叶承欢有些无语的说,此时他也知道了中年男子对他没有恶意,说话自然不再那么小心翼翼。

    “哦,这么说,你还是个chu了?”中年男子惊讶的问。

    叶承欢用着无语的眼神望向中年男子,没有回答,心想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这样的事情都问?

    叶承欢没有回答,中年男子也没有再逼问,只用着一双贼眼在叶承欢的身子上下打量。

    打量了约莫一分钟之后,脸色很是激动,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是chu的好呀,是chu的妙呀……”

    他说着,立马把叶承欢从沙发上拉下来,随后用脚踢向叶承欢双脚的膝盖。

    叶承欢被踢了膝盖,双脚顿时跪在瓷砖上。

    “小子,快拜我为师,快磕三个响头……”

    见叶承欢跪在地上之后,他激动的叫道:“拜了我为师,磕了三个响头你就变成我徒弟了,变成我徒弟,我让你立马破chu,让你学天下第一的武功,想要多少女人就要多少女人。”

    中年男子很是激动,但是叶承欢很是愤怒,吼道:“你这混蛋,你想收我为徒有没有经过我同意呀?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擅自打我,让我跪你,拜你为师,你的收徒仪式真够无耻的?”

    “嘿嘿,无耻是我的专项!”

    中年男子听见叶承欢的话,再看看叶承欢那愤怒的脸,他没有一丝尴尬,反而还洋洋得意的说道:“你还真的说对了,在我们那里,所有人都称呼我为无耻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