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恍若隔世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3本章字数:2416字

    然而鸢羽眉心微皱,看着他的眼神有着说不出的迷茫,这人似曾相识。记忆里却又没有关于他的信息,细想之下好像也没有见过他。

    男人一抱拳礼貌的说道:“姑娘你没事吧,在下龙腾,族人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他叫龙腾?鸢羽轻轻摇头,她确实不认识这个人。

    “二爷,你看这女子,全身都是血,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拿着弯刀的男子很狗腿的跑到龙腾身边,用自以为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低语道。“族里就要开始成年礼,镇族之宝即将现世,这女子要是冲着宝物而来这可如何是好?”满目纠结,似乎鸢羽就是有目的而来的。

    “她都伤成这样了,全族上下还担心拿她不住吗?”翻翻眼睛径直走到鸢羽的身边,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势,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要看穿她为何会出现在此地。皱眉道:“姑娘还是跟我回族里让大夫看一下伤吧。”很有风度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但目光落到她薄薄的纱裙上。如此天寒地冻的地方,她不过几层衣纱遮体竟没有一点寒意。这人,很是古怪。

    “谢……谢谢。”鸢羽刚抬起脚,眼前一黑就这么趴在了冰面上。浑浑噩噩不醒人世,脑子里还在想着自己所处的地方。北冥,北冥……

    “哎呀,真是可惜了,如花似玉的姑娘怎么就毁了一张脸了呢?哎,你看看这伤口,可惜了,这怎生是好呀!”一位妇人询问着大夫,“神医,你不是神医吗?给治治吧。”

    “夫人,老朽也回天乏术啊,这姑娘的伤口深可见骨,不似一般人能伤的,就算她体质再好也无济于事,这条疤怕是留定了。你看,还有右肩的这个血窟窿,就算好了也还会留个大疤。怪只怪伤她的人太狠了!”被叫做神医的老头儿无奈的摇摇头。

    鸢羽一睁眼就看到神医满面遗憾,全身的痛楚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得以减少。可分明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只剩下几丝残存在身体深处游离不定,试了几次都不能将他们聚集:“没关系,留不留疤无所谓,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我的幸运了,谢谢。”温柔无限的声音伴随着常人难寻的淡然与超脱,让神医不禁点头。

    “姑娘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白嫩雪肌上横着一条狰狞的褐色伤疤。若这伤疤在自己的脸上,纵然是个糟老头也要寒心不已吧。

    “无妨,不过一副皮相而已?于我来说全然无用的!”这话可不是她破罐子破摔说出来的,眉宇间的平淡任谁也不会错过。

    “姑娘果然是个透彻的人。”神医捻着白须钦佩的说道,“想世间女子哪个不是为了追求美丽的外表而不惜牺牲一切?”这样一来不禁又高看眼前容貌被毁的女子一分。

    龙腾大步进屋:“嫂嫂,那姑娘如何了?”

    这才看到一个美妇人探出头,面露难色:“醒是醒了,可神医说,这疤……”

    看着似曾相识的男人,鸢羽记起是他将自己捡回来的:“龙二爷好!”感激的想要起身却被妇人按下。

    “姑娘莫要多礼了,先养好伤再言谢。”这妇人三十出头的样子,心疼的看着鸢羽左脸的嫩肤,却和身后的龙腾说:“二爷都和族里人说过了?”

    龙腾恭敬地回道:“是的,所以还请姑娘养好伤再说,莫要急。”

    “是,鸢羽谢过各位。这段时间打扰了!”一面又看向妇人,“夫人,这里是……”

    “这里是雪来城!”

    她敢说这样的屋内陈设是她没有见过的,可是摆放的东西还是一眼就能看出风格要远远落后于她在神殿用的。神殿的大多陈设都是古老的延续,而今这里的一切究竟是因为闭塞而落后还是别的原因。

    “鸢羽姑娘,要是在床上躺乏了就出去走走,神医说你身体的内伤已经没那么严重了!两天后就是族里的成年礼,很热闹,你可以去看看呢!”说着体贴的从袖中抽出一块白色的面纱递过去,“虽然你不在意自己的伤,好歹不要招人眼光。”

    看着妇人温柔和蔼的笑脸,鸢羽一瞬间晃了神。这就是母亲的样子吧?如同阳光一般的笑脸,春风拂面一样的柔情,这才是人世间最让人最抵挡不了的温柔。真好!

    “姑娘?”妇人又叫了一声。只是那双看着她的清澈眸子,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冰山上流动的清泉,干净、灵动。若不是脸上这疤,她定然是世间最美好的女子。可如今多了一条这样的疤又怎样,她还是照样将她喜欢进了心里。

    “多谢夫人。”尴尬的接过面纱,笑脸微微一红,轻启苍白的唇说道:“失礼了!”

    温婉动人的女子最是招人爱,她那一笑真是笑道妇人的心坎儿里去了。“呵呵呵……无碍。”

    “夫人。”一个低沉的男音传来,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髯须汉子,威严的气势立时将屋里的温馨气氛驱散。

    “夫君。”妇人笑颜绽开迎了上去。

    “大哥!”龙腾抱拳。

    “族长!”神医单膝跪地。

    “免礼。听说来了客人?”目光已然飘落到龙腾的身上。

    “是我从蓝镜湖救回的姑娘,大哥,这姑娘身负重伤你看能不能帮帮她?”他意有所指。

    “伤得很重?”云之蘅款步走到床前,却并不去看她脸上的伤疤,目光落在鸢羽的眉宇间。

    这个男人通身是正义之气,看似威严可看向鸢羽的眼里满是仁慈。鸢羽展颜柔柔的说道:“这位就是族长了吗?鸢羽见过族长。”

    “嗯。”沉吟一声,一手搭在了鸢羽的脉搏上。可是目光依旧停留在她的眉宇间,出尘的气质是遮不住的,灵动的精气神也是重伤无法消弭的。这女子是从何方而来?“和人起了冲突?”

    洛迦对她下杀手的决绝还浮现在眼前,她实在不敢说到底哪一边才是真的。然而她的伤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她,她没有做梦,没有神志不清。就连被迫剥离灵魂的灵力,都随着身体的复原在一点一点回升。尽管不是很在意脸上的疤,但只要法力恢复,她脸上和身上的伤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这就是神躯的优势。

    “嗯,遇到……一帮贼人。”鸢羽不动声色的说道。她没理由让别人相信天降神将苦苦追杀了她七百年!

    “只怕不是普通贼人吧?”那满是仁慈的双目泛起精明的光,不善撒谎的女神顿时一怔。

    右边的脸颊顿时升起一朵红晕,微微侧脸掩饰着自己的不自在,“身手不凡。”

    “能活下来,姑娘你也身手不凡吧。”

    “还好吧,勉强活了下来。”说到此处,竟然升起一股悲凉,不过只半分犹豫:“哪里入得了族长的法眼,否则您也不会一探脉搏便知深浅。”微微一笑,她从没想过要掩饰自己身体异于常人的事实,就怕没人信而已。

    “明日来替你疗伤,且先歇着。”宽袍一挥大步走了出去,到龙腾身边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

    “嫂嫂,鸢羽姑娘就暂时拜托你了。”不待鸢羽道谢便快步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