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不关你的事一边站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2379字

    青鸾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梦晚晴的神色,她脸上的震惊、疑惑,甚至还有痛快交替着出现!看了看满是火羽散落的蓝镜湖,还有空中暂且分开的龙尊与朱雀,透过它们身上的伤痕,不可置信的想象着方才的战斗。

    “青鸾姐姐,你相信连飞可以驯服龙尊吗?十二级的龙尊啊!”幽幽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似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问她。

    青鸾一怔,难道说连飞和自己一样?成为了龙尊的奴隶?顿时,空前的屈辱爬满心头。

    梦晚晴没有等到意料中的答案,转头看到青鸾一脸铁青之色,像是吃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低垂的眼帘布满不明的神色。“青鸾姐姐?”

    “啊?”慌张的不知道要将自己的手放在什么地方,末了只得死死攥着衣裙想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我想……连飞应该是有他自己的方法吧!就像晚晴你一般,虽然小小年纪却能够驯服朱雀!这是谁都说不准的事情……”说到最后她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断。

    “姐姐,不管那连飞用了什么手段将龙尊弄到手,如今龙尊不受他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倘若以后真的叫他运用自如了倒不能把他怎样了,我不可以看着他在北冥独大!不如……”她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青鸾,“你我联手,将龙尊逼得反噬,让连飞……”

    看到她眼底的疯狂,青鸾一阵颤抖:“晚晴,同为北冥族人,就算你和连飞有什么过节,也不过就是相互瞧不顺眼而已,怎么上升到要你死我亡的地步了?不行,如果今天我真的帮了你,那我们岂不成杀人凶手了?”青鸾紧张的摇头。

    “杀人凶手?哼,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是他自己没本事,不能驾驭龙尊反被龙尊所害。北冥历来不是没有先例,那种级别的神兽岂是什么货色都能驾驭的?”梦晚晴一挑眉狂妄的说道,回头一把握住青鸾冰凉的手。在她耳边低语道:“我敢保证,龙尊很是不情愿跟着连飞。若是趁此机会整死他,龙尊必定要进行二次认主!到时候……”

    面对个头还没到自己眉毛的女孩儿,青鸾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她死死攥着,咬唇道:“你想将龙尊收为己有?”心中一颤,她都已经拥有朱雀了,怎么还打着龙尊的主意?“可是你已经拥有朱雀了!”

    “没有谁规定一辈子不可以拥有两只神兽吧?甚至……更多!”她一挑眉,眼中尽是志在必得。“不过,就这龙尊也不一定是我的呀,若是连飞不在了,你我姐妹二人还分什么彼此?”

    原本水灵灵的大眼睛该是清澈见底,可现在她眼底的黑色似乎越来越浓,浓到青鸾再也看不到底,摸不透这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到底要的是什么?心中的归属又该是什么!青鸾不自觉的颤抖着双腿,好可怕!虽然知道梦晚晴小小年纪心思就异于其他人,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动这样的心思!

    狠狠咽下一口唾沫,柔柔的声音响起,带着三分恐惧:“你真想要龙尊的话,也不一定要杀了连飞啊!不是还有其他的方法……”

    “他必须死!挡我者死!”冷冷的说道,扬起了下巴。谁让他仗着龙尊在手嚷嚷着要替那个丑八怪出头,他不是嫌活得不耐烦吗,那她成全他好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你这样想置他于死地?”

    冷目一扫,缓缓开口:“那丑八怪勾引焱哥哥不说,还将连飞也纳入囊中。偏偏这个笨蛋还真的上当了,昨日我找那丑八怪理论,今日他就来兴师问罪。你说他该不该死!”

    青鸾心头一跳,晚晴口中的丑八怪是谁她当然知道。只是,那个白衣飘飘,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真的招了少主又惹了连飞?狠狠咬着唇,少主、少主!缠着裙衫的双手几乎要把掌心攥着的裙衫给撕碎了!

    梦晚晴心底冷笑着,看到青鸾的脸色一点点暗淡下去,明白自己的话是起作用了!她知道青鸾心里是喜欢赤焱的,平日里端的是一本正经窈窕淑女的样子,一见到赤焱那便是恨不得扑进他怀里的神色,当自己是瞎子吗看不出来?可梦晚晴从来没把她瞧在眼里,做她的对手,青鸾不配!

    “姐姐,连飞不除,他日岂不是要成了那丑八怪的爪牙?龙尊在手,兴风作浪不是不可能!再者,你没见那日丑八怪帮了连飞一把?说明她古怪的力量对龙尊有着安抚的作用,若她心生邪念将龙尊收为己用,我们岂不是要为她马首是瞻?那焱哥哥……”

    低喝一声:“别说了!龙尊不能为她所用。”

    “对,不能为她所用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收在自己手里!朱雀,给你一个将龙尊踏在脚下的机会可好?”她低笑着说道。那边的朱雀正在努力恢复自己的伤口,猛地听到这句话,心下起了不小的涟漪。

    抬头,高空的连飞不知在与龙尊说着什么。只见龙尊一身伤痕没好到哪边去,青鸾就真的动摇了。龙尊而已,一个没有彻底受主人驱使的神兽罢了。为了少主,再艰难的事情她都做了,现在多做一点又能怎样?

    “姐姐,放出你的神兽吧!”梦晚晴温柔的勾起嘴角,用甜美的声音说道。

    青鸾眉梢一动,腹语道:地狮巨兽出来啊,帮个忙!可是说了半天,那货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似乎在自己身体里睡着了。

    青鸾大窘,刷的一下脸红了。

    “姐姐是反悔了吗?”梦晚晴怒道,方才的甜美消失的无影无踪。手中的散灵藤作势要举起。

    一阵黑色的烟雾从青鸾的衣衫中透出飘到不远处的一处雪地上化成那头巨大的地狮巨兽,果不其然,那货优雅的打了个哈欠,蹲坐在那边,抬起肥厚的脚掌理了理那层柔顺到发亮的棕色毛发。最后在二人的惊诧中兀自眯起眼睛,正了正身子,像个绅士一般:“不关你的事一边站!”低沉的嗓音犹如中年男子,稳重而谦和。

    青鸾一头黑线地走过去,尽管知道脖子会很酸却还是仰头道:“你说什么,什么不关我的事?”

    “朱雀和龙尊干架,我去凑什么热闹?梦晚晴和连飞结梁子你瞎掺和什么?”

    “我……”咬唇道,“为了我自己的利益不成吗?”

    “不要笨得给人当枪使!就算龙尊二次认主,那主人会是你吗?”它很有自信的将她从头扫到位,那意思很明显:你都成我奴隶了,还想做龙尊的主人?“且不说她是个什么货色,就朱雀那德行你以为它是心甘情愿跟着她的?你敢说她没耍什么手段?怪只怪朱雀太蠢了,才落到那个女娃娃的手中!你是我的奴隶,我可不能让你被人骗了,再来说我这个主人不尽职!”说着美美地捋了捋毛发,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小小的人儿。她本性不坏,可环境造就了她如今的秉性,若是得了一个好的师傅管教她或许不会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