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女神不食人间烟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2414字

    “咕咚”很丢人的一种声音从她咽部传来。她发誓,她对于他的美色没有任何觊觎,她只是因为太累还没有缓过气。谁知却换来他一脸的鄙夷:“很好看吗?还不快去!”低喝一声,她羞于解释,也没法儿解释,干脆沉默好了!接过桶,默默转身边走了出去。

    对于她的羞涩,赤焱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感慨。只是她看向自己身子的目光中,更多的只是欣赏。那种只带着欣赏的目光是没有温度的,难道他真的就那么没有魅力?怔怔地看着她消失的门口喃喃出声:“鸢羽,你是女人吗?”

    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子一遍又一遍的在他光着上半身的面前走过时,她做到了目不斜视,清心寡欲。甚至对于他满是探寻不解的目光,她都没有半分的停留。看着最后半桶水落入浴桶中时,她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一下子趴在了浴桶边大口喘着气,毫不顾忌那个要沐浴的男子光着上半身站在一边看着她。

    再也没有办法维持她的优雅恬静,没有力气去端出女神的不食人间烟火:“让我休息一下,等等啊!呼呼呼……”满身疲惫,满身脏乱。鸢羽啊鸢羽,这就是你叛离神殿的惩罚吗?如果这真的是惩罚,只要跟着这个阴晴不定目空一切的家伙,是不是这才是个开始呢?灵力没有恢复的身体真的是太脆弱了!

    他解开亵裤的带子,冷冷地斜睨着她趴在浴桶边不断起伏的身子:“你是打算在这里看着我洗吗?”

    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他松开带子的一刹那!不要怀疑,她真的看到了!“啊……流氓!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我是要给你当奴隶,但没有同意让你轻薄我吧?我是欠你一条命,我没有说不还,但你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索恩吧……”她狠狠闭上眼睛,双手死死抓住浴桶的边缘。再也无法淡定,口中乱七八糟蹦出了自己也没有想好的话。可是心底仍然暗暗地道了一句:原来这就是男人的身体……没什么好看的嘛!

    直到“哗哗”的水声传来,一些水渍打湿了她的面纱。这才醒悟,那个男人就这么进了浴桶!“你……”看着蜜色的肌肤,宽而结识的后背,一瞬间整个脑子都变成了空白。

    带着水滴的手臂扬起,撩起脑后的发丝:“原来你是想为我搓背,那就来吧,使点儿劲儿!”说着扔给她一块澡布。不偏不倚,刚好砸到了她的脸上。他……是故意的吧!

    抓着布,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脚下像是粘了浆糊,想要转身逃走却没有任何动作。他猛地转身:“再等水就凉了,难道你还想再去帮我烧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满是慌乱的神色,心中竟然有种快感。这女人未免太过冷淡了一些,到底是太木了,还是太过清心寡欲了?如斯美男放在面前,她竟然没有一点邪念,口中念叨的都是些狗屁男女授受不亲的烂规矩!似乎逗一逗她,还挺开心。嘴角缓缓勾起一丝弧度。

    水汽氤氲,不知道是自己看错了还是什么,总之好像她看到他笑了,是那种滑到眼底的笑,发自内心的笑!

    然而,她被他一双眼睛盯得浑身不自在。一颗心跳的快要让自己接受不了晕厥过去,到底是怎么了?似乎这样的心跳以前也有过,那是在神殿祈盼着终于见到楚天歌的心情。但就算是见到楚天歌也不过是有些许悸动,哪及现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逃也似的跑到了他的身后,不想再将自己暴露在他目光之下:“我……我帮你……”

    好像脸上要着火了,那火从心底撩起一直烧到了耳朵根。就在她以为避开那目光就没事的时候,手指抚上他蜜色的肌肤。一瞬间,从指尖到心脏,仿佛每一滴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那冰凉的小手附上肌肤的一刹那,他的心狠狠抽了一下。软软的,嫩嫩的手似乎点燃了那处被触碰的火,而那火一下子有了燎原之势。脑海里不知不觉就浮现出那日她重伤躺在自己怀里的情景,满室旖旎,温香软玉在怀,春光满目……

    所以这一刻,他做出了一个自己也没有预料的动作!一把攥住附上自己后背的小手,顺势一拉,在她的娇呼中将她实实在在抱在了怀里。温暖的水霎时间将二人之间的空隙填满,因为鸢羽的介入,多出的水溢了一地。

    “呼……”鸢羽扑腾着让自己不至于被水淹没,却不想整个身子被他拥在怀里。大惊之下想要推开,手掌触及的是他火热的胸膛。“你……你做什么……”惊恐的仰头对上他漆黑的眸子。一言不发的嘴唇紧紧抿着,一如冰川下没有生命气息的他!

    水将她的面纱彻底打湿,紧紧贴在她如雪的肌肤上。看着那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脸,鸢羽别扭的转过脸。他魔魇般地一把拉下了紧贴在她脸上的面纱,“不!”第一次,她是那般在乎自己脸上的伤,急于抬手去遮。

    心里却慌张得让自己无法平静: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怕他看到自己丑陋的伤疤?自己从来都不会去在意别人看到伤疤的表情的!然而这时的她却好怕从他脸上看到失望、惋惜、甚至是厌恶!第一次,她那么恼怒洛迦留给她的伤疤,那样痛恨自己丑陋的容貌!眼中泛起的自卑与羞腆取代了之前的淡定从容。

    他抬起左手缓缓压住遮住伤疤的手臂,右臂紧紧将她的身体贴向了自己的身体。强迫她将脸转过来,略微嘶哑的声音从他的咽部传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那么狠心,将你伤成这样?”一面松开他压着的手臂,缓缓扒开她的衣衫。

    晕了水的薄纱撩过右肩的伤疤,水滴过处让那圆圆的伤疤也染上几丝妖娆。鸢羽惊恐的想要去遮住右肩的伤疤,奈何手臂又叫他给禁锢住,不断起伏的胸口让那死气沉沉的伤疤活跃起来。

    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之前他都已经看过这样的伤疤了吧。那个疗伤的过程,他……应该什么都看到了吧!“我说过了,是昔日的朋友!”蚊蝇般的声音带着些许娇羞,七分恼怒,三分斥责。

    不待她想要挣脱,他一下子将头埋入她的颈间,吓得她全身一僵不知所措。温温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痒痒的,麻麻的,带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力量传遍整个身体。“你……”要怎样,还没有说出口。他冰凉的唇吻在了右肩的伤疤上!

    鸢羽蓦地瞪大了双眼,整个人僵在那边一动不敢动。大气不敢出,脑子里闪现出几千几万种她推开他的画面,没等她做出反应。伤疤原本的凉意又添上了火一般的热度,那是……他的火舌!辗转、吮吸、舔舐,极尽所能的去安抚着那一处的肌肤,似乎要将它承受的痛苦一次性拔除!

    鸢羽浑身战栗,他的冰冷,他的热度,他的温柔,同一时间由着那个奇怪的吻烙在了她的心底。这就是冰川下的那个一身戎装的男人?看似铁血无情,却又暗藏火热与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