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条条都是大罪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2425字

    鸢羽缓缓蹲下,眼中闪耀着不可思议的光:地上的干尸全身泛着灰白色,皮肤都皱缩在骨架上,干巴巴的没有一点水分,犹如一具骷髅。如果不是昨天还见到他跟在自己身后,她要以为这是从地下挖上来的古尸!

    赤焱到的时候就看见她蹲在地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干尸,全神贯注的样子好像周围都没有人一般。全然不顾围着她的仆役们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她,然而淡然恬静的气息环绕着她,让她不受任何人的干扰。

    “少主!”仆役们退后一步打着万福纷纷低下头。

    赤焱没有说话,站到了鸢羽的身边:“你来做什么?”冷冷的话语,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看到她,尽管这是在她的楼下。“姑娘家不是应该不喜欢看到这样的东西吗?”

    “他是管家!”鸢羽目不转睛的说道。“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早……”

    “少主,今早管家是来请鸢羽姑娘起床的!”一个小厮低声说道。“真没想到,前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声音中充满不可思议,以及略微的颤抖。瞟向鸢羽的目光带着恐惧,好像自己说了这样的话下一刻他就会变成干尸。毕竟这个被少主带回来的女子不是北冥人!

    “半盏茶?”鸢羽回头看着那小厮,见他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眉心微微蹙起,口中喃喃道:“这么短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可以让一具血肉之躯变成一副干尸。”

    伸出右手想要去翻看干尸,手臂忽然一痛,转头对上那双寒冷的眸子。赤焱手上力道一加,她的眉心便狠狠皱起。不悦的男音响起:“上楼去!”

    “我不!你放开我,现在出了人命啊……”她不满的挣扎着,却只是换来手臂上的铁掌再次加重力道。“呃……”咬牙,一声闷哼低低传出。这家伙是妖孽吗!

    “不要让我说第三遍!不关你的事,给我安分的待在楼上。”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寒光一扫,周遭的仆役纷纷低头退后两步。层层的怒气荡开,飞眉一蹙。低喝道:“上去!”大手顺势向后一甩。

    “啊!”低呼一声,她碧色的身体跌出了人群!手肘着地,骨骼与地面的碰撞声清晰的传开。“嘶——”咬唇,眼中不争气的浮起一层泪光。“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管家是为了来找我才遇害的,我替他找出死亡的原因不应该吗?再说,命案出在我楼下,我本就与这事脱不了干系……”

    话未说完,赤焱大声斥责道:“你是我的随侍,起床后不来我身边当值这是其一罪;你不过是个奴隶,谁准你管天阙居中的事务?这是其二罪;未经允许私自查探命案,这是其三罪;没有白纱遮面,竟然私自下楼,出来吓人吗?这是其四罪!天阙居中,条条都是大罪,你还逞什么能?泥菩萨过江,如今自身难保,你还想怎样?”

    “我……”动了动嘴唇,发现她什么也说不了。没错,他说的都是对的!周遭的仆役都偷偷抬眼去看她,心下一惊,慌忙用手遮着自己的伤疤。“可是你也不要这样对我动手吧!”委屈的控诉道,抬眼看去那红色的身影倨傲地立在前方不远的地方,全身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冷峻的侧脸满是怒气,飞扬的剑眉下是目空一切的眼睛。

    这一刻,他好远!明明昨晚还那么亲近的拥着她入眠,邪魅放肆的俊颜让她无从抗拒,轻浮不羁的举动使她怒从中来。眼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乱了乱了,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你?嗯?”缓缓转头,冷冷的一挑眉。

    所有的仆役大气不敢出,从来少主的话都无人敢反驳,这姑娘虽说有些不一样可也太大胆了些。不过似乎少主是真的对她很不寻常,往常少主行事乖张从不与人解释,今天却说出这么多的理由!这些人中还是第一次听到少主说这么多话吧!

    扁扁嘴,鸢羽提起裙摆就噔噔噔地上楼。云夫人与族长相携而至,陆续有人进府接手命案。

    气冲冲地倚楼而坐,空前的烦躁与缭乱搅乱了心里的一湖平静。抬头,入眼的是后花园的雪景。晶莹的世界里一片宁静,潺潺的不冻泉从园子里流过,一树红梅傲雪飘香,假山之上“浮生若冰”骤然盛开。满园寂静,鸢羽也慢慢静下心来:怎么自己变得这般沉不住气?似乎来到北冥,所有的事情自己就无法掌控了。不是她有强大的控制欲,实在是力不从心的感觉让她觉得极其没有安全感。

    “哎!”沉沉叹出一口气,手肘在隐隐作痛,那一跤摔得似乎不仅仅是手肘,还有她的心。好难受!

    目光游移,落在那株浮生若冰上,所谓浮生若冰是一种极其珍贵的药材,说它是种花一点儿也不为过。花分七瓣,血红为底,黑色为斑。这花之所以能够在北冥生长是因为其强劲的热性,就连寒气也无法抑制它的生长。棕褐色的枝杈早就冻成了冰锥子,花瓣绽放开,它的热性就会越来越明显。空气中的水分在花瓣上附着凝成水珠,水珠之外的水分就会凝成冰将整朵花都包裹在冰层之中。而透过冰层又可以看到朦胧的红色!若是掐下一支,不需做任何处理就可以立刻化为一滩血水。热性药理可治寒毒之症,含有多重药补作用的汁水更是滋补的上上之品!天阙居中只此一株,光是看那假山周围的机关暗布就知道其珍贵之处。强大的阵法地底暗结,区区两丈方圆不下数十个。

    “浮生若冰那么好看吗?”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莫名的惊慌让她呆呆的转头“啊?”可是樱唇却触上一片冰凉!吓得她赶紧后退,身子紧紧地贴在栏杆上。

    赤焱勾起嘴角得意的笑笑,抬手暧昧地摸着自己的左脸颊,邪魅的脸仿佛要开出一朵花来才好!“轻薄我啊,是不是要偿还一下呢?”说着舔了舔嘴唇靠了上去。

    秀眉一拧:“你走开!”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居然对他吼了出来。转而气呼呼的回道床边用白纱遮住了伤疤。

    他脑子有问题吗?一会儿是人,一会儿又变恶魔,还是说他的身体里有两个人?受不了,如果他总是冷冰冰的那便算了。一下子温柔,一下子又对她恶言相向甚至出手伤她,这算什么!

    看着她低垂的眼帘,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如果是一般女子肯定对他又吵又闹,可是她就不会。除了反抗一下下,她什么也不会做!是说她太善良了呢?还是说她太好欺负了?

    一把抓住她的手,鸢羽大惊,以为他又要将她扔出去,连忙紧张的脱开他的手,缩进床里!

    没想到他栖身而上,抱住了她的身体,冰凉的唇贴在她的耳边,温柔的声音要挤出水来:“你不要这样,让我看看你的伤!”轻轻的似乎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

    鸢羽睁大了眼睛,甩甩头确定不是自己幻听,转头看他的同时,他已然撩起了她的衣袖。“还好没有伤到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