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见不得人的黑暗(1)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2426字

    愕然之际,他低首小心的舔舐着她的手肘。愤然推开他,鸢羽向后靠了靠,胸口起伏不定:“你不要再这样对我!忽冷忽热,我受不了!我不是你的玩偶,你想玩儿就拉过来,你不想玩儿就狠狠丢开……”可是,手肘渐渐地不痛了。

    “原来在你心里是这么看我的!”幽幽的说着,似有诸多的委屈。斜着身子靠在床里,赤焱叹口气执意探手过去牵起她白嫩的小手:“不让你管那是因为没有必要将你牵扯进去,你是无辜的!北冥的事情你知道的太少,我不想让你冒险明白吗?”

    抬起她的手臂,手肘的地方已然雪白一片没有任何伤痕。浅浅一笑,暖暖的笑容明亮得耀眼。鸢羽彻底惊住了:原来这家伙也可以笑得这般好看!

    看到她的满面惊艳,暧昧的说道:“喂,我好看吗?”他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大。

    “嗯,好看!”低声的说道。转眼一怔:我在做什么?脸颊陡然一红别过脸去。刚才不是还在和他生气的吗?怎么这会儿他朝自己笑一笑就什么都不见了!

    “还生气吗?”

    “……”

    “那,不要忘记晚上去‘留仙’!我等你。”栖身附在她的耳边低语道,热气喷洒在耳际,引来一片火云直烧到耳根。

    眉心一跳:就知道没好事!这个混蛋就知道占她便宜,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还有八天,八天!

    “哈哈哈……”看到她烧红的耳根还有眼中的恼怒,大笑着离开了云霄阁。

    鸢羽从床上跳起:“搞什么!来了半天,都没有提一句命案的事情!切……这家伙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人类的男人实在是太复杂了,我根本……就应付不来嘛!”赌气似的扯下面纱,一脸纠结哪里还有当初那份淡然与恬静!勉力探寻身体里的灵力,只有几丝慢慢在丹田聚集,无力感从身体里传来。见鬼,自从云之蘅帮她疗伤后灵力应该是很快恢复的,怎么这两天变成了龟速?

    憋屈啊憋屈!鸢羽狠狠跺着脚。离开神殿本以为可以逍遥万世,想过会被追捕甚至追杀,却没有想到会落得如此半死不活的地步!如今还被一个妖孽戏弄,这到底是怎样的际遇呀?

    茫茫雪地,冰封万里,金色的阳光驱散不了彻骨的寒意。落神雪山里一处无人知道的洞穴内,黑暗中一个黑色的人影跪在地上。弓着的身体不断痉挛着:“呃……好痛!好痛!”颈间忽然紫光一闪,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翻滚起来。“啊——不要,不要!”右掌狠狠嵌进了石地上。

    背后一阵风吹来,高大的身影贴墙而站:“你就这点出息吗?”冷冷的声音带着不屑。

    “救我……救我!我好难受,我没有想到会这么难受。不该这样的,我不要这样……”那人在地上滚着,手却颤抖着伸向那个高大的黑影,身子也想要向他爬去,奈何痛苦折磨着他不得前进半分。“你没……告诉过我会有这样的结果!”嘶声吼道,仿佛要把所有的痛楚都化为一声愤怒吼出。

    然,那个高大的黑影不为所动:“我告诉你,你就不会做了吗?”满是嘲弄的语气将地上的他彻底激怒。

    “那你至少该告诉我!”

    “有必要吗?告不告诉你都是同样的结果,不会因为你知道就会减少你现在的痛楚!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没用,我以为有了我对你的指点你就可以驯服它,谁会想到你是个废物。帮了你又怎样?呵呵呵……”低低的笑声传开,整个山洞开始震动起来。

    “你……啊!”紫光环绕整个颈子,全身的皮肤开始绷紧,额上的青筋渐渐凸显。慌乱中捂住经脉,害怕它下一刻就要爆开了:“不要,不要……”充满哀求的声音已然极尽嘶哑。

    “哼,如果上次不是鸢羽,我想你早就爆体而亡了。上次你是走运,但不代表你次次都能走运!不过,想不到那女子竟然有这等能耐。也许,你可以去找她帮帮你!”淡淡的声音透着不确定。

    “鸢羽……”白衣飘飘的美丽女子浮现在脑海里。那是世间最宁静适意的存在,仿佛只要看到她就会变得舒服一些。

    “切,也没见梦晚晴那丫头有什么不妥。如此,我便在想,当初找你是不是错了!哼……”声音变得飘渺起来。黑影消失在墙边。

    “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我不想死……”

    天阙居,龙腾垂手立在云之蘅的身后。“大哥,你怎么看?管家之死到底是何物所为?”

    云之蘅一言不发盯着手中的验尸札记,一身严肃将周围的温度又降了好几度。“验尸结果,没有发现任何伤痕,也不是中毒。”

    “会不会是什么秘术?还是说北冥出现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人?”龙腾皱眉道。眼中闪现出未知的光,心下一阵盘桓,思量着要不要去查一查那个女子。

    “你是说……她?”云之蘅迟疑着还是说出了口,没错她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出现在北冥的外来人,而且身怀不一样的力量。

    龙腾看着自己的兄长,抱臂说道:“可……我们给她治伤的时候明明她还伤的很重。而且,她的力量似乎并没有那么邪恶。”

    “嗯,上次你也看到了。救连飞的时候她使出了全力,只有世间最纯净的灵力才得以安抚龙尊。若她真的有邪恶之灵力,又怎么能逃过龙尊的感知!”

    “那如果不是她,是不是说有她以外的外来人到了北冥,而且我们不知道!”这话一出云之蘅双目一凛,定定地看着龙腾。

    “但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来禀报有外来的痕迹。而且镜湖之泪也没有任何感应,就像上次,她出现的时候,镜湖之泪灵光大盛,所以你才能及时赶到蓝镜湖将她救下,否则以她当初的状态怕是被分尸了!”

    一筹莫展之下,云之蘅只得负手踱起步子。云夫人款步而来:“夫君,是为了管家的事情吗?”转头翻起验尸手札。蓦然回首,眉间的镇定与聪慧让人不忍忽视:“是不是有些东西是没有发现的?夫君,不如你和二爷亲自去看看?”

    龙腾大悟:“是啊大哥,看着那干尸也不寻常,若是寻常法子又怎会对付得了?不如你我二人亲自去一探?”

    “好!那……”

    “夫君,你且安心去看。天阙居中由我来坐镇,你看如何?”云夫人不禁莞尔,“若是你们不放心,我不是还有焱儿吗?定会让他不离我身!”

    “母亲!要我不离你身?”冷冷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一身张扬的红色已经出现在堂内。他的速度竟然快过他的声音!

    “是!身为北冥的少主人,府上出了事,难道你不该挺身而出吗?不知道那厮这次是冲着什么而来,如果不是镜湖之泪,那必然是浮生若冰。纵然浮生若冰有严阵看守,但我们不得掉以轻心,更不能再让府上的人枉送了性命。”

    “好了,我和母亲待在一起!”赤焱不在意的说道,身子已经靠在了云夫人的身上,揽过她柔弱的身子拥在胸口,可脸上却还是冷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