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天造地设的一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2830字

    掌灯时分,碧色的身影纵身一跃,出了云霄阁。然而,鸢羽回首之际看了一眼雕花大床上的少年。

    连飞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地躺着,一天一夜都没有醒来。鸢羽只得先将他安置在云霄阁,但见他没有再发作便安心丢下他只身出去!

    然而就在她曼妙的身姿消失在灰白色的天际时,雕花大床上的少年猛地睁开眼睛。眼中闪出一丝精光,嘴角缓缓勾起。“原来这就是她的味道!”满含笑意的声音回荡在床头,他转脸凑近枕头,贪婪的呼吸着鼻间的淡淡香气。悠悠的淡香一如她的人,清新脱俗不染凡尘,让他好不沉醉其中,一双清明的眸子泛起迷恋的光。

    其实他早就醒了,不想被她赶走才装睡。但,他留在云霄阁还有另一个打算——她的灵力可以帮助他安抚体内横冲直撞的力量!不知道为什么,蓝镜湖与梦晚晴一战,他与龙尊的关系一度降至冰点。本就不待见他的龙尊更为嚣张,竟然时不时的在他体内作祟,让原本有着强烈自信征服龙尊的他彻底绝望。那种快要爆体的感觉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龙尊,小爷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哼!”冷哼一身,眼底浮起邪佞之色。那白色灵力注入体内的瞬间,他可以感觉得到龙尊的无奈与不得不顺从。有鸢羽在,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龙尊,看谁能够熬到最后。可他没有顾及到的是,哪次鸢羽施救不是豁出命的!

    抬手摸向了颈间,那紫色的龙纹,象征着力量与荣誉,但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痛苦与耻辱!

    鸢羽轻轻落在“留仙”外的一棵千年古树上,参天古木将她娇小的身子彻底掩藏。整整一盏茶的时间,她发现“留仙”内没有任何动静,也不见有人出入。于是放心的探出没有遮面纱的脑袋,张开双臂闪身进了屋子。一个闪身跳上了赤焱的床榻,翻开被子将自己裹住!

    “该死的家伙,暖床,暖床!”恨恨的嘀咕着,却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被子里,仰脸看着床顶。好在她对于温度的高低没有任何反应,也不会惧怕寒冷,那就姑且做着吧。

    只要趁赤焱回来之前将床暖好,然后掐准时间离开,他回到“留仙”就无话可说。在她偿还恩情的十日内,还是尽量避免与他的接触吧。谁知道他还有什么整人的法子等着她!六日,还有六日而已。

    自从那日在落神雪山下耗尽灵力救连飞,她就想到了一个保护自己的好办法。莲花印!对,昔日在神殿闲暇之余她修习过很多灵术,也一度研习过佛手印。当初也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思一睹经书,没想到竟然在这个不可思议的时空被用上了。

    虽说来到这个时空让她很迷茫,但有一件事她不得不承认——处身神殿所没有的经历她都在经历着。难道自己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离开神殿的?是乏味了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还是为了寻求五彩斑斓的生命之旅?

    被洛迦追捕的七百年,她从来没有时间真正去看看世界,想来莫名奇妙到了这里也是一种运气吧。平静的脸上浮起淡淡的微笑,对于生命似乎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我不后悔,来到北冥!”低低的呢喃着,撇开与赤焱的相遇,整个北冥之旅她还是很知足的。与人相处的微妙,和世界最真实的碰撞,无一不让她感到开心。

    “悉悉索索”的人声渐渐靠近,鸢羽眉心一跳。“是,少主,属下这就去办……”赤焱回来了。

    一把掀开被子,回身将被子抚平。指尖闪出一点白光,轻轻一弹落到了被子上,她的温度被保存在被子下。很庆幸,虽说灵力没有恢复,但这些小问题她还是可以解决的。

    满意的抿嘴一笑,转身扑向后窗。一个纵身就要飞出去,可一条手臂轻轻一勾,她碧色的身子被强行带回了窗内!

    “啊!”鸢羽惊叫一声,后背跌入一个宽厚的怀抱。“哼,看你今天往哪里逃!你竟然敢违背我的意思,昨日不是让你等我的吗,竟敢私自离去。怎么,这么着上瘾了?”一连串冷冷的话语带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际。熟悉的气息让她皱眉,心下却是一惊,身子立刻紧绷起来。

    “我……我还有事!”鸢羽红着脸低语道,一面去掰他的手想要挣脱开。

    如她所愿,他松开了臂膀。却在她松开眉心的时候,陡然双手掰着她的肩膀迫使她转过身面对自己,一双铁臂狠狠的禁锢着她。“有事?你很忙?忙什么?”眯起的眼睛里泛起戏谑的光,看得鸢羽一阵头皮发麻。

    是的,面对眼前这个妖孽一样的男子她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换成是蠡诗月的话,她应该很有法子吧。可她是鸢羽啊!苦笑着回道:“也不是啦,我要回去……”

    “哦?回去,好啊,那就回去吧!”不待她诧异,打横抱起她一个纵身从后窗掠了出去。“你不是喜欢跳窗吗,是为了玩儿心跳还是喜欢刺激呢?那以后我们就这么做!呵呵呵……想不到我去你那儿的时候跳窗进去,你来我这里的时候也喜欢跳窗,你说我们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他一面飞纵于天阙居上,一面贴近她的耳际,暧昧的说道。

    鸢羽苦恼的躲避着他的薄唇,却不过是身子越发陷进了他的臂弯而已。他邪邪的笑深深的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府里事多,我不想你分心所以就不打扰你了。”看来与他在一起也不是一点东西都学不到,起码从不撒谎的她变得说起谎话脸都不红。

    眉心一蹙,一本正经的说道:“是了,最近不太平,没有我的吩咐你不许再踏出云霄阁。那畜生不知是什么来头,就你现在那点儿灵力还不够它塞牙缝的!”咬牙切齿的说道,却是饱含关切。

    “管家的尸身有了发现?”她一脸严肃的问道。

    “嗯,多亏了母亲的提醒。区区畜生也敢来天阙居撒野,哼,别叫我碰到了,否则让它灰飞烟灭!”森冷的话语满是冷酷,说话间那眉宇中的嚣张与跋扈似又要化作那条蛟龙飞纵而出。

    听得这话,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你的力量……竟然冰火共存!”

    他低眉喝道:“住口!你若敢将此事抖出去,我就捏死你!”他的一张脸冷得可以刮下一层霜。鸢羽缩缩脖子:原来没有人知道他还有另一种力量!抬眼偷偷去看他,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一晃之间,二人已然立在了云霄阁下。不知不觉地鸢羽的双臂已紧紧攀住了他的脖子,此刻看到那做楼阁心下一颤:糟糕!连飞还在!大气不敢出的趴在他的身上,一身冷汗悄悄渗出。

    “那个,谢谢你送我回来,就送到这里吧!”说着她就要下来。奈何瞪着她的那双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感情。双臂只顾牢牢锁着她,一双铁掌似要将她的骨骼捏碎。

    皱起一张小脸:“痛啊!”她故意扯高了声音,希望云霄阁里面的少年可以听到及时醒来,然后伺机离开。否则,身边的这家伙又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了。

    看到如此丰富表情的她,赤焱心中一松,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还知道痛。原来你也不过是个普通女子,记住了你没有三头六臂不要事事逞能!”说着,一瞬间跃上了云霄阁。

    鸢羽吓得缩在他的胸口,咬牙思索着不知该怎么办。末了只得随他将自己抱进了内室,屏气敛声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却一眼瞥见空空的雕花大床,连飞走了?整个人顿时一阵轻松,眯起眼睛靠在他的身前。

    “人呢?”低声问道,赤焱看着她。

    鸢羽双目一斜,警惕的反问道:“什么?”有哪里不对劲被他发现了?一个劲的四处张望,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然而,胸腔下的那颗心跳的快要飞出来。

    “哼,你居然敢私自将男人带进云霄阁!好大的胆子!”赤焱暴喝一身,额头青筋凸起。“砰”双臂一松,鸢羽惊愕之际整个人跌在了红毯上。

    “啊——”第二次,他第二次将她就这么摔在地上!鸢羽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屁股差点被摔成四半,可恶的家伙,他是不是男人?是不是啊!不懂得怜香惜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