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龙尊之叛逆——封神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4本章字数:2485字

    雪地里的人一动不动,鸢羽怔怔地看着连飞青灰色的脸。狠狠咽下一口唾沫,这才抬起手探到他的鼻间。一滴泪滑出眼角,“谢天谢地,虽说气若游丝却尚存一息!”鸢羽扯开嘴角温柔地笑起来。

    “没死成?”阴阳怪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理会那家伙,鸢羽屏气凝神,一抹白光浮现在指尖:“天地之道,轮回长生,一叶菩提渡英灵!”白色的长生诀将连飞的身体罩住,一个个字体不断旋转着。

    赤焱大惊:“这是什么?”

    “长生诀!我的灵力根本所剩无几,所以我想是不是可以借住阵法以及佛手印来增强力量。”她背对着赤焱,淡淡的说着。眼见着连飞的气色渐渐好转,这才起身拂去裙衫上的雪。

    “触动封印的另有其人!”鸢羽转身,静谧的气息流转在周身,警惕着空气中的每一丝波动。

    “轰!”一阵摇晃将空气扭曲,鸢羽一不留神身体一晃就要向一边倒去。

    “小心!”一个大手将她一拉,长臂顺势圈住。于是她纤瘦的身体便紧紧挨近了他的胸口。

    来不及去看他,龙吟声声,一个紫色的巨大身躯从雪地里狂窜而出,跃上云霄,在天阙居的上空盘旋。“是它!”鸢羽皱眉,“不是说神兽是北冥的守护神吗?它为什么想去破坏守候之阵?”

    “畜生就是畜生,怎么都养不家!”赤焱面目狰狞的低喝道。“如今连龙尊都造反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不对啊,难道它想要浮生若冰?神兽要浮生若冰做什么?”心头的疑问乱成了一团麻,到处都是问题,到处都是麻烦。到底什么才是头?

    赤焱摇头,充满怒气的双目中也浮起一丝疑惑。忽然,龙尊一声长啸在空中狂躁地扭动着身子,身躯的紫色陡然加深,在它的腹部有一小块正方形的金色图案此刻闪耀着光芒。“那是什么?”赤焱眯起眼睛,圈住鸢羽的大手微微增加了力道。

    鸢羽也看到了,清澈的眸子里闪现出无奈:“好像是封印!”咬唇,不是好像。她是神,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封神印?只不过,在她的记忆里这是一种来自上古的印,是一万一千年后不存在的印。也就是她,在一卷古籍中见识到,难不成这印在一万一千年前的现在就有了?

    赤焱大手使劲一握,鸢羽咬牙闷哼:“好痛!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应该我来问你吧,都是那该死的蠢货。”他左手指着长生诀笼罩下的连飞,“自己没有本事偏要逞能,居然用此贱招来对付龙尊!哼,骄傲如它又怎会轻易臣服于此种下三滥的手段。”

    鸢羽靠着他陡然间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得好冷,舔舔嘴唇不敢去抬头看他。她知道,此时的他该是如何生气。目光落到那个静静地躺在雪地上的少年。“他真的用封神印去对付龙尊,迫使龙尊效命于他?”他才不过十六七岁,怎么会有如此的城府与野心?都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没有那个能耐却偏偏勉强自己一定要做到。

    她该怎样去说他?想到从头到尾他都被困在龙尊的折磨中,痛苦度日却还是不愿放弃龙尊!是,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但是不该为了一些达不到的目标而不择手段吧。最悲哀的是,这世上纵然你可以不择手段,却还是有不择手段也完成不了的事!届时,你该如何自处啊?

    静静的看着那个少年,心中只得低低的叹出一口气。身边的赤焱看到她满是怜惜的目光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是咎由自取,死了活该,但他可知道他的蠢要给北冥带来多大的伤害!”

    鸢羽迷茫的望着他:“为什么?”

    “为什么?我说你一开始就不该救他,从你第一次帮他压制住体内的龙尊开始你就错了。如今龙尊竟敢公然反抗,在它的一呼之下,必然有诸多神兽起来应和。只怕管家之死就是因为神兽的反抗,切,不知道日后它的反抗会不会掀起北冥的一场浩劫!”他冷冷地盯着空中狂躁的身躯,恨不得此刻一把火烧了它!

    鸢羽一震,双手不自觉的握起。眉心痛苦的一蹙,呼吸渐渐紊乱。错了吗?真的错了?若不是她一开始帮忙压制龙尊,连飞可能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拥有。那么就不会逼得龙尊反抗,就不会有其他神兽的跟随,就不会有管家的死,就不会有北冥域未来的浩劫……

    一层倔强的眼泪汹涌而出,迷糊了视线,遮蔽了双眼。眼前的连飞变得模糊不清,世界只剩下苍茫一片。

    空中的龙尊何曾舒服?声声龙吟惊天变,原本晴空万里,现下却乌云密布,阴霾四处。腹下的金印闪着金光,虽不让它至死,却也叫它痛不欲生。

    “嗷——”一声大吼让天阙居为之一颤。“轰——”鸢羽对面的围墙崩塌,旁边的一处屋子瞬间化为废墟。赤焱扶着她后退一步,挡去迎面而来的石砾。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烟尘之后渐渐清晰。

    “四尾天狼!”赤焱咬牙道,“还真是什么东西都敢来闯天阙居啊!你来做什么!”

    鸢羽睁大眼睛,对面那东西大约一丈来高,为什么烟尘后的影子看上去那般高大?全因那四条毛茸茸的尾巴!四尾天狼,当然身子是狼身,不同的是它的爪子是铁质,而那晃动在空气中的四条尾巴尖端亦是锋利的铁锥!这会儿它恶狠狠的盯着她二人,凶相毕露,露出的四颗牙齿闪耀着寒光。

    “识相点儿就滚开,否则再等下去,你们想走都走不了了!”出乎意料的,那四尾天狼声音偏属阴柔,联系它伤人的利器,想必这厮是个阴狠的货!

    “那是……”鸢羽哑着声音低呼道。

    赤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四尾天狼的后背上耷拉着一具软巴巴的身体。无力的躯体埋没在四尾天狼厚厚的毛中,若不是鲜红的血流的满是,根本不能意识到他的存在。

    “不会是它的主人吧!”鸢羽哀怨的盯着那只畜生。

    “哼!”四尾天狼用它铁质的爪子刨了刨地,阴阳怪气的回道:“还用说?这废物早该死去了,等他血流干,停止了呼吸我就把他吃了!哈哈哈……”四尾天狼得意地仰天长笑。

    渗人的笑声回荡在后花园中,鸢羽挣开赤焱的怀抱,上前斥责道:“你和他不是应该有血之契约吗?如果你伤他,不会……”那人竟然还活着,感受着自己的血一滴滴流干?

    “蠢货!”四尾天狼怒道,一双泛绿的眼睛射出骇人的寒光:“正因为有那狗屁东西才会让神甲蛇动手,否则我该亲自将他撕成碎片!”

    “你……果然是畜生,兽性不改!枉你们被称为神兽,受全族人的尊崇,你们居然就这样回报北冥族人。”鸢羽不得不承认赤焱的话有一半是对的!

    旁边的一座屋子轰然崩开,出现一条巨大的黑蛇!红色的信子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闭嘴你这丑八怪!我们是兽,总好过禽兽不如的血之契约主人!他们有尊敬我们吗?他们有将我们当成伙伴吗?哼,除了拥有灵力,我们与猪圈里的东西有何区别?”它游动着软软的身子,与四尾天狼聚在一起。细看之下,那层黑色竟然是一片片鳞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