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神兽的不约而同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5本章字数:2108字

    “你在发生么呆?”巨大的红色钳子抬起,戳了戳四尾天狼的屁股,“有种你就上去咬它啊!”粗粗的声线夹杂着满满的戏谑。

    四尾天狼一甩炸开的毛,怒目横扫,利齿紧咬:“滚一边去,臭蝎子你厉害,方才怎么一个屁都没有!”

    同为七级神兽,身披红甲的红毒蝎冷哼一声:“一嘴利牙又怎样?遇到硬骨头还不是碎了一地?四尾天狼,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么多的兄弟聚在一起除了龙尊,谁又能指挥谁?没有血之契约的禁锢,谁还怕多沾点血腥?凡是想开点儿,留着命才有明天!”红色的铠甲泛着诡异地光,那是沉淀在身体中的毒素催动出来的。它的一只眼睛在往年的战斗中失去了,如今看到了只是一个丑陋的叉。另一只眼睛却变得空前的炯炯有神,杀气腾腾。

    眯起的双目微微一松,看着比自己高大两倍有余的家伙,四尾天狼不屑的转过头去。可是心中早就认可了它的话,“现在怎么办?追杀云之蘅去?哼,失去了最佳的机会,再想取他的命难如登天。可不杀云之蘅,北冥一族就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无论我们要做什么都会遭到阻止与反抗,偏偏龙尊又不知所踪!”

    “杀不了云之蘅?”红毒蝎扭头看向了天阙局唯一一座尚存的楼宇——云霄阁。“你难道没有感觉出那里还有人吗?”低沉的笑声晕开。

    四尾天狼轻巧地踱了几步:“那原本是历代族长千金的闺阁,云之蘅根本就没有女儿!”回首,“云之蘅没有带走她,想来也是不重要的。想拿她去要挟云之蘅?做梦!”

    “我可没说她对云之蘅来说很重要!方才赤焱就是为了她才抽身离去的吧!尽管现在感觉不到赤焱的气息,但我敢肯定那个女人现在伤的很重,死亡的气息很浓厚!”

    想起之前赤焱对那碧色衣衫女子的维护:“是她!那个看起来与北冥人很不一样的女人。”疑惑的问道,“我记得,赤焱对她极力维护的,为什么会在她伤重之际离去?”说实在,那女人一点都不讨厌。全身上下都洋溢着舒适的气息,只是看着就很舒服的那种。

    忽的,四尾天狼眼角一跳:“你想从她下手?”一副见鬼的模样看得红毒蝎一阵烦躁。

    “怎么,不行吗?还是说……你不忍心?不是吧,你什么时候犹豫过?这不像你啊!”

    “混账,我只是在替你纠结!那女人赤焱很是看重,如果你想利用她从赤焱下手,不是找死是什么?”

    身后红艳的毒尾高高翘起:“切,赤焱?那个张狂的红发小子?老子活的年头比他还长,我会怕他?”说着在所有神兽的注视下逼近那座云霄阁。身后的毒尾一晃一晃,让四尾天狼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蝎子!你真打算这么做?”低吼一声,四尾天狼立在原地动也不动。然而,它却打心里不想让红毒蝎去碰那个超尘脱俗的女人!

    “你少啰嗦,要来就跟上,不来就闭嘴!哼,怕死就回落神雪山龟藏!”红毒蝎昂首挺胸的走去,头也不回。

    那越来越红的毒尾晃得四尾天狼心神一震,快走几步跳下废墟:“哎,蝎子!她是无辜的,她根本就不是北冥一族的……”

    “轰”说时迟那时快,红艳艳的毒尾当空扫来,若不是四尾天狼避得快,就被一下砸中了!闪身而过,回头看去,那地方被毒尾腐蚀出一个偌大的坑!“慈慈”的声音还在持续,那坑又陷下去许多,毒尾已然收了回去。

    剩下的一只眼睛,泛起猩红,犹如那红艳的毒尾:“四尾天狼,这真的不像你!你到底是畏惧赤炎呢,还是担心那个女人?若是前者,也不对啊,现在是我去做不是你。照你的性子早就躲得远远地,生怕跟自己扯上关系,又巴不得别人去做!呵呵,以此推测,你真是在担心那女人了?说说吧,为什么?”

    四尾天狼并没有一如往常的炸毛,然后跳过去找它干架,只是微微侧头避开那只凶光毕露的眼睛:“她不是北冥人,我们何必牵连无辜?”

    “哈哈哈……无辜?这个词原来你也会用啊!难不成你转性了?我们是神兽,除去神字,我们只是野兽!野兽懂不懂?茹毛饮血,不通人性,善恶不分!”红毒蝎看起来很高兴,可是那笑声回荡在这片废墟中显得如此苍凉而孤寂。

    冷眼旁观的神兽并没有加入那两个家伙的战圈,然而红毒蝎的话它们不是没听到!字字入耳,句句在心。它们就是野兽,不顾北冥族人的“恩德”,敢于叛变,敢于反抗北冥族人,敢于为了自己的明天而愤怒!

    “够了!爱怎么样随你,只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赤焱那小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说完不再顾忌那只冷毒的眼睛,转身寻了个舒坦一些的地方蹲着。

    可是,它刚刚蹲下打算不再理那家伙,身后的那些原本冷眼旁观的家伙居然不约而同的挺起了胸膛,一步一步朝着红毒蝎走去。空气中只有沉重的脚步声,带着决绝与无奈。

    一只巨大的蜘蛛沉声说道:“赤焱也是北冥族人,避的了一时避不了一世。就算今日还没有交上手,总有一天会对上。如果连这样的心理准备都没有做好,当初我们为什么跟着龙尊叛变呢!”只见它四足立地,背后六把钢刀闪着森冷的寒光,突出的眼睛微微眯起,透着异常的沉稳。

    “彼得神兽说的没错,无论是云之蘅还是龙腾,亦或是其他灵力强大的北冥族人,甚至镇族之宝——镜湖之泪,都是我们要应付的对象。我们的叛变就意味着死亡、痛苦会随时到来。但谁都明白,只有反抗到底才有可能再次见到北冥的蓝天和阳光!就算天空布满阴霾,我们也要为第一丝阳光挣扎到最后!”一个清冷的男声响起,众神兽纷纷转头,看到伏地兽背上坐着的俊俏男子。

    白发飘逸,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漆黑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其他颜色,一身蓝色松垮的长袍让他倍显慵懒。

    伏地兽扬了扬头:“我赞成幻影神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