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媚眼如丝幻影兽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5本章字数:2242字

    双目一沉:“第四,如果她真的死了。此仇我可以不报,但日后我定会率领北冥一族,将你们杀个片甲不留,连同黑暗森林,一起毁灭!低贱的东西就该从北冥消失!”低喝一声,满面冷酷。没有之前的戏谑,没有风中的温柔,没有谈判时的镇定。

    幻影神尊咬牙,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浓重的愤恨。“那你想怎么样?大不了玉石俱焚,你今日休想从本尊这里讨得半点好处!”长袖飘舞,白嫩的藕臂一展,幻影神尊轻飘飘的身子向后一掠,立在了彼得神兽背后的钢刀上。踏足在鸢羽的旁边,看着脚下的女人:“你若想硬来,那你就准备倾尽一切为她报仇吧!”咬牙切齿的说道。“哈哈哈……”邪魅的笑声回荡在整个雪地里。

    “好!天阙居被毁我不与你们计较,北冥族人被伤,我也可以暂且不找你们算账。今日看在幻影神尊你的份儿上,我给你们一个与我一战的机会。你们可以选择战斗的轮次和参与者的数量,但你们输了就要将她还给我,而你们都给我滚回去!从哪儿来,滚回哪里去!”

    好猖狂的家伙,幻影神尊眯起眼睛,柳眉一挑:“那你输了呢?”

    “我输了?呵呵……说明以我之力,没有资格担起北冥安全的责任!你把她还给我,我带着她离开北冥,从此北冥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哼,你想的到美!这不公平,横竖她都不用死,赤焱。你倒是很会算账!”幻影神尊狠狠瞪着脚下的女子。这女子有那么好?让他不惜一切都要将她救下?

    “不公平?你们给北冥族人公平了?你们给她公平了?你们给我公平了?我可是大发慈悲地给了你们对我来说很不公平的,无数次机会!幻影神尊,见好就收,你没的选!”他扬起下巴,倨傲地站在雪地里。好像不是在谈判,而是他在命令它们。

    所有神兽都暗暗握拳:“好!好!好!”死小子,这么张狂,你到底有什么资本。车轮战,竟敢这么嚣张的单挑我们这么多兄弟!

    若是一对一单挑,谁也不能肯定自己不会像红毒蝎那般被他蹂躏致死!但是他居然敢放出大话,那么群战是必然的!

    鸢羽吃惊地盯着地上的他,纤细的手指狠狠掐着身下冷硬的钢刀。秀眉拧成了填不满的沟壑:你是不是疯了?放眼望去,黑压压的神兽啊一眼望不到尽头!纵使你灵力再高,也有力竭的那一刻吧。“不要啊,我不要你这样……”泪水迷糊了视线,他的身影在她的眼帘中渐渐模糊。

    从他说:“她若有个三长两短,倾我一身之力,也要你们给她陪葬!”她就已经无法接受,这个人就是平日里百般戏弄她的家伙?就是那个忽冷忽热将她折磨得不知所措的男子?就是那个她来到北冥最痛恨的人类?

    不等她劝他离开,三三两两的神兽跳出兽群扑向了中间那个渺小的身躯。“啊——”鸢羽痛苦地喊出声,然而她的嘶声厉喊淹没在了那阵杀声中!

    赤焱冷笑一声,双臂展开,被扯坏的红色袖袍瞬间碎裂成布片四散而去,露出他一袭贴身铁黑色长袍劲装!看久了他的红色长袍,以为他不知收敛,一贯张扬跋扈。陡然看到他一身黑色,忽然发觉原来黑色更适合他!

    鸢羽一怔,她怎么忘记了,冰川下面的他就是一身铁黑的戎装!满身杀伐地立在雪地里,这个男人铁了心的要让自己成为众神兽力战的目标。

    他通身的气势没有震慑到神兽,反而让它们空前团结:“杀了他!杀了他!”没有加入战圈的神兽同样磨刀霍霍,跃跃欲试。想起可以群战这个嚣张的男人,想到可以合大家之力将他张狂的脸踩进雪地,立刻觉得这是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

    听到同伴的加油声,扑身而上的神兽越发雄姿勃发,“嗷嗷”声不绝于耳。

    然而,不过呼吸之间,那条黑色的身影便消失在雪地里,消失在了神兽的视线中。幻影神尊一惊,一把将鸢羽拉近身前,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死死禁锢在身边!而彼得神兽也将刀尖送到了她的心口,只要那家伙敢来硬抢,它们就先下手为强。

    出乎所有神兽的预料,那条黑影频闪而过。燃起薄焰的手掌落下,螳螂兽的脖子被生生拧断!不待颈动脉的血喷出,身前的黑影消失。远处的多足蜈蚣被拦腰截断,血流不止,伤口被烧焦!

    所有神兽都屏气敛神,紧紧咬住那条黑影!让它们失望的是,那家伙再次消失在了视野中。“嗤嗤”几声,又是几只神兽被他一击击毙!不过几个瞬间,他就大气不喘地结束了第一轮的战斗。一时间整个战场都安静了下来,而他则静静地立在雪地里,全身上下没有染上丝毫的血迹,只一头张扬的红色发丝依旧在脑后舞动着。

    “放开她,那样她会很不舒服!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不会违反我的承诺。彼得神兽,如果你再用你冰冷的刀子靠近她,我敢保证等下你会比红毒蝎死得还惨!”胸口微微起伏,赤焱强自压下怒气,尽量用自以为平静的语气和它们说话。他不要那个女人的身上再添伤疤!

    幻影神尊一把推开了鸢羽,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睥睨着下面的男人:“好,我就信你一次!不要给我耍花样,否则我敢保证你绝对不可能将她活着带离这里!”

    他一番利落的战斗,不给神兽留半点余地的风格,激起了所有神兽的血性!如果开始它们还各有恐慌,心怀不轨,此刻它们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将同伴的生死看得那般重要。因为它们忽然就明白了:同伴的这一刻,有可能就是自己的下一刻!

    黑压压的神兽发出前所未有的怒气,沉沉的杀伐之气扑向赤焱,中间雪地上,渺小如尘埃的男子。这一刻,再没有任何神兽可以将他忽略!

    好恨,好恨自己!鸢羽紧紧握起了拳头,如果她只身陷入兽群就罢了,为什么他要被自己一并拖入这样的绝境?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下。默默去探寻体内的灵力,然而那游丝般的灵力彻底将她打入冰窟窿!神啊,这就是你给我的最终惩罚?让我可以逃离神殿,可以避开洛迦的追杀,却逃不过我自己的命?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带我回去吧,让我回神殿,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可是,请放过他吧,一切都是从我开始,为什么要将无辜的他也一并牵扯进来,这不该,不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