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为心爱之人出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5本章字数:2511字

    蜷缩在赤焱的怀里,任由他坚固的双臂环绕着自己的身躯。鸢羽闭眼靠在他胸口,风雪中,独自倾听着他的心跳。脑海里仍然不断上演着战场上的画面,想起他的不顾一切,想起自己的死撑到底。血与泪交织成一篇不可更改的史诗,那是她与他的过去!

    患难真情,四目相接,流淌着他人看不到的深情。原来,他不是戏耍她,那样骄傲的男人只是不愿意过多的流露自己的情感。他也不是对她若即若离,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去读懂他眼中的深意。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安然落下,疲惫袭来,却让她勾起一抹甜蜜的笑。紧挨着他的胸膛,恨不能钻到他的身体里,永远不要再陷入两相分离、让他为了自己不顾一切的境地!

    “你在笑吗?”赤焱低头,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脚下却一刻不停的飞纵在北冥城之上。

    睁开眼,本以为可以不用像从前那般逃避着他追寻的目光。然而,四目相对,她却本能的移开了眼。心,起了一丝褶皱。“我……”扁扁嘴,她别过脸去,任由他看着自己的右脸,而将自己的左脸迎着风雪。

    “不要这样,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无论你身上的伤疤,还是脸上的伤疤,我都无所谓。只是每次看到,都会联想到你非人的经历。可是,你自己却一点都不在意。”他有些生气的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前方。

    “咯噔”心下一颤,鸢羽诧异的转脸,原来他是为了这个。难怪,难怪他每次吻住她伤疤的时候总是一副满是怜爱的样子。他的皱眉不是嫌弃,而是心疼。他的恶语相向不是厌恶,而是恨铁不成钢。

    咬唇:“可是,人们不都觉得我的伤疤很难看?丑陋的人不是都会遭到厌恶?”

    “笨蛋,那是别人!我是别人吗?”他暧昧地凑到她的耳边,故意用自己吐出的热气,撩红她的耳际。

    很自然的将脸缩进他的怀里,却引来他低低的笑声。“不要再笑了!”她撅起嘴巴,握起拳敲在他的胸口,适得其反,他笑得越发大声。悄无人迹的北冥城上空,留下他一路爽朗的笑声。

    “以后,不要那么勉强自己。我让你待着,你就好好待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

    “嗯!”她温柔的笑着,抿嘴。

    “以后,不许你逞强。明明就剩下半条命,还要巴巴的挤出你那可怜的灵力去救别人。”

    眨眨眼,清澈的眸子里也溢出了笑。点点头:“嗯!”

    “以后,不管我身处何地,你都不要贸然地闯过来。相信我,我可以自己应付。”

    犹豫半晌,看着他刚毅的轮廓,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咬牙:“嗯!”

    “无论是谁,都休想将我踩在脚底下!天大地大,我最大。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没有我做不了的事情。鸢羽你一定要相信我!”掷地有声的说道,满眼的肯定。却又目光闪烁,看着她,希望得到她的认同与理解。

    鸢羽仰头看着他飞扬跋扈的一张脸,眉宇间的桀骜不驯此刻又要幻化成那条飞天蛟龙!

    这就是他,赤焱!世间一切都无法在他眼中停留的家伙,桀骜不驯,嚣张跋扈。可他有嚣张的资格,有跋扈的本事!然而,渺小如她,丑陋如她,又怎么会成为他眼中的一粒沙?放不下,丢不开。

    双手环住他的脖颈,温柔一笑,软软的声音响起:“我相信,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没有你去不了的地方。因为你是赤焱!”

    黑袍舞动,于西城门口缓缓落下。“我们现在去哪儿?”鸢羽问道,然而,不等他回答,一群人以龙腾为首堵住了城门。

    黑色的皮裘拂地:“焱儿,你去哪儿了?”目光落到他怀中的女子身上,看她满身鲜血就可以推知,必定是经过一场恶战。为什么每次见到她,都是看到她这副样子?难道温柔如她,真的是个好战分子?

    冷眸一闪,沉声说道:“叔父?我去哪儿需要向别人报备?”

    他是别人!眉头一皱:“你到底去哪儿了?”胸腔中一股戾气乱窜,他努力压制着,生怕它一不小心就窜出来。

    “你干脆问青鸾是不是我杀的不就好了?”轻蔑地扫视一周,龙腾身后的北冥族人满面震惊。

    “你……”龙腾气滞,却仍然平息着心中的怒气,疑惑地问道:“青鸾真的被你所杀?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如果不是你做的,你不需要为了跟我赌一口气而冒然顶罪!”

    “哼,我做都做了,需要谁来为我顶罪吗?”厉声说道,仿佛对面的龙二爷才是理亏的哪位。

    鸢羽身子一僵,那个少女真的被他杀了!早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那时他一身杀气的冲出云霄阁,她就知道,那女孩儿一定会出事!可,她没有办法拦住他。

    “赤焱?你……其实你没有必要……”鸢羽咬牙,低声说道。

    “什么没必要!她敢对你下杀手,就不许我给你报仇?在以前,你形单影只让人追杀就算了。可现在,有我在你身边,还能让人欺负了你不成?几个时辰前,若不是我好像听到了你的呼唤,我就可能永远的失去你了!”低斥一声,冷酷的声音却叫她一阵鼻酸。

    那种被呵护,被人关心的感觉,浓浓的,要将她彻底掩埋!只是抱着他的手臂缓缓收紧,让她瘦弱的身子越发贴近他的身体。仿佛这才是她唯一的依靠,唯一的力量之源。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他做的太绝了。这家伙的脾气太过暴躁,做事太冲动。明明可以不用这个样子的,她如今没事,青鸾本可以不用死,他也可以不用被族人排斥!

    龙腾大怒:“这么说,真的是你杀了鸢羽?”黑沉的眸子里犹如刮起一阵龙卷风,要将周遭的一切都席卷入内。见鬼,这臭小子居然为了这个女子就这么把青鸾给杀了!

    北冥族人无一不愤慨万千:“青鸾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你下杀手!无论如何她都是北冥族人,又是六长老的千金,你怎么可以这般草率?”

    “就是!如果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震怒,大可以交给族长来处理,何必你私自动手?”

    “哼,不清不楚的就将人给杀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怎么说,那青鸾对你可是一片真心,这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你怎么就能下得了手的?”

    “住口!我做什么事轮得到你们说话吗?难不成她对我心爱的女人下杀手,有向你们报备过?而你们又默许了?或者支持了?”剑眉一蹙,冷酷的气息层层跌宕。这种罪名怎么可以随便乱扣?“如此,你们这些人当中,还有她的同谋或者帮手不成?我就说嘛,她什么时候有那个胆子,敢动我的人!”

    “这……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们……”一片七嘴八舌,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做错了事情怎么还能赖在我们的身上!”

    “对啊,关我们什么事……”

    “不管你们的事,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看戏?北冥如今大敌当前,你们还真是有闲心啊!”冷冷地一笑,嗜血的味道寒风中凛冽。

    除了镇定有余的龙腾,无一不瞠目结舌。他们是来寻找他的,为的就是在查明真相后将他带回,怎么现在变成了他在审问他们?质疑他们的存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