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风雪祭台通火牢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160字

    破晓来临,风雪大作。本就昏暗的天地变得灰蒙蒙一片,雪花乱飞迷了人眼。守卫们哆嗦着裹紧自己身上的皮毛大毡,咬牙恨不得能够全身都缩进去,却死也要握紧手中的兵器。

    就趁现在,白色的身影几个起落,运起神隐消失在层层守卫的视线范围。一个闪身出现在磨盘形的祭台下,抱膝而蹲紧紧贴在巨大的祭台边。一双清澈的眸子带着焦急的目光四处观察:到底什么地方才是火牢的入口?该死的,没有那么多灵力,神隐也不能长时间的维持,否则就算隐去身形来回走动也不是问题!

    手指狠狠摩挲着祭台的边沿,咬牙叹道:洛迦,若是有生之年我鸢羽还能再见到你,必定要向你讨回所有公道!

    这一刻,她再也不是往日的命运女神,因为她的心里有了一种叫做“恨”的东西!原本无欲无求的眼睛里,多了烦躁,多了不安,更多了谨慎小心!

    正当她无计可施之际,一滴水滴到了她的手背上。猛地一惊,回头,手背的上方悬着一个冰锥,冰锥的尖端仍然悬着一滴水。这会儿滴到手背上的水结成了薄冰!循着细小的水流,发现一小股水印从祭台的中心蔓延出来。抬手一抹水印,是热的!

    鸢羽眼睛一亮:呵,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掌心贴着祭台,放开灵力去感应。嘴边的笑容渐渐绽开,果然!这个祭台是空的!下面定然就是火牢,北冥域最热的地方,所以才有热水向外涌。

    风雪越来越大,她却笑得很开心。蹲下身子,双手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圆形的塔,并在塔的周围埋下六合印。起身,兰花指在胸前翻转:“俯仰大地,放浪形骸,六合为尊,宇内同化。高耸云巅的玲珑之塔啊,将我带入你的地下吧!”

    “轰”一阵龙卷风在祭台周围旋起,带起一场奇特的雪暴,呼啸着似乎要吞没北冥域的一切。所有守卫都吓得伏在了地上,或者随便找个支撑物抱着。茫茫风雪中,那个白衣女子张开手臂,投入了暴雪的中心,随着飞雪堕入地下那个未知的世界!

    风雪过后,一切归于原样。守卫们惊慌失措的整理自己被吹乱的皮裘,庆幸着自己的劫后余生。多少人热泪盈眶向着洛神雪山深深一拜,又有多少人匍匐在雪地里亲吻着脚下的土地。

    “方才是龙卷风吧?怎么没见它过来呢?几十年难得一见的自然灾害,这会儿怎么像个小媳妇儿,扭捏一阵就这么散了?”男人拍拍身上的雪花,和一边的同伴胡侃。一面又伸长着脖子,看看那翻天覆地的暴雪是不是真的一去不复返。

    “谁知道呢!想现在,神兽都敢叛离北冥一族,将我们赶到城外这个破地方来,这不,连难得一见的龙卷风都成个娘们儿性子了。这天是变定了!”一旁的男人摇着头,意境高远的看着阴沉沉的天空。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族长目前是四面楚歌……”先前那男人小心翼翼地查看着四处,贼眉鼠眼的样子像是在偷腥。怎知,这风雪肆虐的天气,有哪些没事的人会四处溜达?“我可听说了,少主杀了六长老的千金,六长老以死相挟,必定要为女儿报仇。可云夫人极力周旋,说少主可为北冥出力。当下天阙居都失手于神兽,除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少主,还有谁敢独闯北冥城?”

    “我也听说了,少主单枪匹马救回满身是血的姑娘。传闻啊,那姑娘深陷神兽之口,愣是被少主夺回一命!”

    “嗨,你说的不对!我听说的是,少主带着身受重伤的姑娘和神兽大战了几百回合,将一众神兽悉数逼退,那姑娘身上的血可都是少主杀了神兽才被溅到的!照这样看,少主也不是那般无情无义之人。要我说,定是六长老的千金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少主的事情,少主才痛下杀手的!”

    “是吗?可我怎么听说那姑娘是个妖孽,迷惑了少主,还要霍乱北冥的?到现在少主都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愣是硬着脖子说那姑娘的好。云夫人一己之力,怕是要付诸东流了!”

    “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长老会分成两派,一边主张一命抵一命换取族内协调,共御神兽。另一派主张少主将功赎罪,献身北冥!”

    “哎,不管怎样,北冥一族这次可真的是内忧外患啊!”

    “……”

    鸢羽借着六合玲珑之阵,从雪地上到了地下。原来厚厚的雪层下是厚达数丈,多孔的火山岩,而自己现在站的地方就是一个中空的地下隧道。灼热的空气浮动着,鼓起她的薄衫与青丝。她不敢出声,不敢肯定自己在的地方一定有赤焱,哪里敢放声一呼?毕竟不是从正门走进来的,又不清楚路线,轻易不敢乱使灵力。她没有忘记:若是没有长老的引导,就连北冥最小的神兽都别想溜进来!

    所谓的地火,就是活火山吧。灵力的波动若是引发火山的喷发,造成的后果将是不可估量的。若是连赤焱一并害了,岂不要叫她抱憾终身!

    好在温度的变化对她没有什么影响,否则,这样的温度起码要让人窒息了!让她头疼的是眼前的隧道纵横交错,到底哪一条才是通向赤焱的康庄大道?“哪里才是囚禁人的地方?靠近岩浆的地带不安全,温度又高。族长不会那么大意,虎毒还不食子!所以不可能往地心去,那么前方这条向下的通道定然要排除了。”

    抬手摩挲着多孔的火山岩,口中喃喃道:“这些是岩浆冷却后形成的,而上面的祭台就是在这个岩石的上修建的。为什么北冥的古人要在这上面修建祭台?不!这些都是侵入火山岩,所以应该是修建祭台的人发现了这些,一路开凿才有了现在的隧道。”心中一惊,如此灼热的地下竟然也有人能下的来!

    是了,长老们引路说明他们也有抗热之法!如此,鸢羽猛地一颤:“不会吧……”倒抽一口凉气,白色的身影一晃隐入了前方通入地心的通道!

    如果那些家伙真的将火牢建在岩浆附近,岂不是要将赤焱的性命高悬崖边?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云之蘅疯了吗,他这是要逼死他的儿子还是要将他们父子的关系彻底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