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拨开云雾见明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202字

    话音刚落,她纤瘦的身躯已然踏足木台。这才发现,木台上布下了夜狼族古老的“流风阵”,这样的阵法在后来的夜狼族中被用于改善风水,却没有料到后世的阵法竟然遗失了最重要的东西,而有这些重要的东西构成的流风阵,竟然可以将阵内的一切气息流通到阵外,使阵内的空间隔绝成一个相对适宜的环境。只是,尽管是如此强大的古阵法,也不能完全阻隔脚下岩浆的灼浪!

    突如其来的重量使得铁链一晃,“哗啦”一阵声响,鸢羽一个趔趄单手撑地。赤焱想要去扶她,然,心有余而力不足。鸢羽惊讶的抬眼看着他,她原本以为他会张开双臂将她抱住!心下免不了一阵失落,起身一步步走向他:“你好不好?”温柔的声音,犹如一片冰凉的羽毛拂过他的心头。

    缓缓吐出一口热气,赤焱皱眉:“这地方太危险,你不该来的!”低低的斥责声掩不住深切的关怀。他们如同相敬如宾的夫妻一般,亲切、平静而不失温暖。

    红唇颤抖,泪水无情地洗刷着脸颊:“我担心你,我……想你。”上前一步想要扑进他结实的胸膛,五道金光陡然绽开。鸢羽大惊之下抬手遮眼,待适应金光后才缓缓放下手臂。惊怒不已:“这些……这些是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对你?”伸出手想要去抚摸他,却又怕触动他的伤。

    四道金光分别穿透他的四肢筋脉,剩余一道扣死琵琶骨,而他在这样的制肘之下,不能动弹分毫!一瞬间,所有的问题都已明朗。为什么长老们要把他囚禁在这样的地方?为什么他不自己逃走?又为什么一路走来都没有任何禁制和守卫?

    火牢之所以设在岩浆之上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劫囚!而他被这样的禁制所束缚,自然无法逃离。除了拥有抗热之法的长老们,没有人能够进入这样的地底。可是,鸢羽,这个北冥域的意外却轻而易举的进到了这个地方。

    即便如此,鸢羽仍然失望的看着那些金色绳索,一个劲地掉眼泪。进来又有何用,她根本救不了他!

    “回去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北冥现在一点也不安全,目前我无力保护你……你还是……”他骄傲的头一点点低下,鸢羽哭的更凶了。

    这个嚣张跋扈的男人,不会在强势的压迫下低头,不会为了自己的自由向长老会低头,现在却为了不能好好保护她而向她表示愧疚!“我不要看到这样的你,我不喜欢!”她不顾一切的踮起脚尖,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紧紧贴着他的身体,哭喊道:“你不要这样,我不要看到你这样!”

    “鸢羽……”无奈的沉吟在心底拧成一道褶皱,双掌紧紧握成拳,然而即便他再想将身前的身体狠狠拥进怀里,却没有了那个机会。何必?如果我没有向你种下清灵咒,你的灵力一定不会是现在的程度,那么你也不会被困在这个地方!你可以像蓝镜湖上的蝴蝶一般,翩然远去,越飞越远。然而,那个清灵咒,根本就无法可解。对不起,对不起……

    咬牙默默感受着她的温度,天大地大,再也找不到这样的身体,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不冷不热,这是她特有的温度!

    深深呼吸着,想要记住她的味道。动了动脸颊,摩挲着她的发丝。眼底是化不开的痴恋:“走吧,走的远远的!”低沉的声音回荡在鸢羽的耳边。

    “我不!我一定要救你出去!我去求族长,去求六长老。你原本不该是这样的……”她咬唇,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他勾起嘴角,给她一个最温柔的笑:“我不后悔!”

    刹那间,满是岩浆的深渊再也不是艰难险境,而是春回大地满世芬芳。他,竟然可以笑得这般温柔,鸢羽痴痴地看着他:“我早就知道,你笑起来肯定很好看,早就知道……”早在渺无声息的北冥域冰川上,看到层层冰川下躺着的一身铁黑色戎装的他时,她就知道,他的笑一定可以让北冥域融化!

    纤细的手指抚上他刀削般的轮廓,指腹轻抚他的眉宇:这里,有他的桀骜不驯;坚挺的鼻梁:这里,是他最俊俏的地方;眼睛:这里,是她最爱的地方;嘴巴……

    踮起脚尖,仰头,樱唇送上,双目轻轻闭起,两行清泪划过眼角流进了云鬓!

    他的唇一如既往的冰凉!丁香小舌轻扫他的唇线,他震惊的双眸闪过一丝无奈。顿时,化被动为主动,火舌席卷,将她的温柔淹没在他的霸道中……

    灼浪撩起她长长的青丝,纠缠着他张扬的红发。如果可以,请让她在这样的地方堕落;如果允许,请让她留在北冥与他同生共死;如果幸运,请让她能够永远陪在他的身边,上穷碧落下黄泉!

    梦晚晴口吐鲜血倒在了群居所之外,颤抖着手臂一点点向前爬着。“救我,救救我……”微弱的呼救声引来了守卫。

    “晚晴姑娘,你怎么了?”守卫怜惜地抱起她的小身子,向居所走去,“你坚持一下,我让人去请老神医!”

    “不!我要见,见族长……”

    恰在此时,六长老和大长老一路走来,瞧见这样的状况哪有不问的道理。“这……晚晴你怎么了?”

    梦晚晴一张小脸惨白,痛苦的说道:“大长老,妖女,去了祭台!我看到了!她,要杀我!我看到了少主……和她一起逃出了火牢!”

    大长老白色的眉毛一拧:“怎么可能?火牢之境,何其险恶,怎是她一介女流可以出入!”

    六长老皱眉:“大长老有所不知,那妖女不知是何来历,蛊惑少主都有那等手段,说不定真有出入火牢之法!”

    龙腾出现在二人的身前:“怎么回事?”

    “哼!”大长老一拂袖,愤怒的转过身去。六长老将梦晚晴所见据实相告:“烦请二爷秉公办理,无论真假,这事族长应该亲自去验证一下!”

    “晚晴,你说的都是真的?”云之蘅不知何时出现在龙腾的身后。

    “大哥!依我之见……”

    云之蘅一抬手:“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留下,群居所的安全暂且交给你。大长老,烦请召集长老会,一同前去火牢!”

    “若少主真的逃脱火牢,还请族长无需迟疑,一定要全力追捕二人,带回处死,否则难平北冥一族上下之怒。只有一族同心,才能全力抵御神兽!”大长老愤怒的撩起衣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