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百口莫辩鸢羽伤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140字

    “不要!”鸢羽嘶声喊道,神隐一展,出现在雪雾之中。然而,她的指尖尚未碰到云夫人的身子,脸颊上飞溅而来的一滩温热让她的血冷到骨子里!

    云夫人的背脊一僵,双膝缓缓弯曲“砰”跪在了雪地里。她身前的龙腾震惊于自己的行为,发现满手都是她的血。“啊?”像是被烫到一般,龙腾颤抖着缩回了握住影锋斩的手,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烟儿?烟儿你……”背后的伤口隐隐作痛,冰蓝色的灵子没完没了的从他身体里向外散失着。

    眉头一皱:“烟儿你怎么样?”那把影锋斩没入她的胸口,大量的血向外冒着,将她身下的整片雪地都染红了。因着神兵的特性,云夫人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就直直的向前倒去。惨白的脸贴着雪,眼中是震惊,是不甘,是愤恨!然而再多的情绪都被死亡的灰白所笼罩,前后不过眨眼的时间,那把神兵便夺走了她的性命。

    “云夫人!”鸢羽一个冷战,跌跌撞撞地扑到了她的身上,鲜血将她的裙摆染红。一把抱起那轻飘飘的身子,搂在怀里,一抹白光浮现在指尖,牙关打架,勉力吟唱道:“天地之道,轮回长生,一叶菩提渡英灵!”白色的长生诀将云夫人的身体罩住,一个个字体不断旋转着。

    泪水决堤,顺着脸颊流进了嘴巴里。“你醒醒啊,醒醒……”词不成句,怀里的美妇人一点生气都没有,就算神亲自降临都无济于事,遑论区区长生诀?

    “呜呜呜……你醒醒好不好,都怪我来晚了。你睁开眼睛啊,赤焱在等着你,他在等着你!”依稀记得,这位温柔的母亲照顾着重伤的她,递给她面纱,告诉她与人的相处之道;为了维护自己,训斥着他无礼的儿子;事态严峻的北冥,聪慧如她暗地周旋想要扭转局势……一切的一切都随那缕幽魂烟消云散。

    看着满手的血,龙腾陡然抬头,猛地转身,身后的梦晚晴悠哉的立在雪地里,嘴角噙着俏皮的笑容:“龙二爷,这下可糟了。不过,我想问你,亲手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儿呢?嘻嘻……”狡黠的眸子闪着精光。

    龙腾十指紧握,指节泛白,一张脸狰狞起来。如同一只将要发怒的狮子,滔天的怒气充斥在胸腔之下,几欲爆体而出。

    “夫人!”一声低喝,夹杂着不敢置信地疑惑。云之蘅宽衣广袖从天而降,直直奔向鸢羽。狠狠推开了她,将他毕生的挚爱拥在胸口:“夫人,为夫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你看看我!”老泪纵横,说不出的凄凉。怀里的人任凭他如何拥抱,属于她的体温迅速散去。铁黑色的影锋斩让他一阵绝望,泪眼婆娑,看向了自己的族弟:“你……”

    “大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我误杀了嫂嫂,可是我不想的!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她……”龙腾痛苦的上前几步,却被云之蘅制止。

    云之蘅目光辗转,眼底的慌乱与无措让他看起来尤为烦躁。目光落在了跌坐在地的鸢羽身上,茫然的神色陡然像是有了寄托。鸢羽一时间摸不着头脑,冷风袭来:“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抽过,鸢羽整个人向侧面滚去。嘴角的鲜血滴落到了雪地上,心中的苦涩夹杂着万般委屈,让她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

    “都是你这个妖女,自从你来了北冥,这个世界就彻底乱了。焱儿不安分,神兽叛乱,族人内讧,就连夫人都惨遭毒手!都是你,妖女,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北冥?为什么要给这个安宁的世界带来灾难?为什么偏偏要将灾难加注在无辜的人身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云之蘅双目泛红,整个人显得疯狂无比。燥乱的气息的环绕着他,抱着云夫人猛地站起。

    “砰”龙腾跪在了云之蘅的身前:“大哥,就是这个女人,我是想要捉拿她,谁知嫂嫂却要护着她,不想给了她机会将嫂嫂当做挡箭牌!她是个祸害,我真后悔当初把她捡了回来,你杀了我吧!”

    鸢羽彻底傻了!她四处寻找云夫人的身影,却感应到了杀气从这里传出,于是怀着不安的心一路奔来,却看到了龙腾满身杀伐,不顾一切的将影锋斩插入了云夫人的身体。她还来不及救施救,云夫人的生命气息就被那把邪佞之极的兵器夺走了!

    她还来不及为云夫人报仇,还来不及愤怒,怎么现在忽然变成了她拿云夫人当挡箭牌?

    她的呆愣成了最好的默认。云之蘅抱着云夫人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这一刻,她好似蝼蚁般的渺小却又令人憎恨。

    这一幕出奇的离奇曲折,就连梦晚晴都不禁挑眉。龙腾,你实在是太有才了!只是,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在保留你的底牌,你到底还想做什么?

    若不是落神雪山的山洞门口,她将连飞逼得几近癫狂,他也不会断断续续说着什么龙腾交给他封神印,并不是他一手导致……以她的聪明才智,瞬间就将一切串联在一起。猜个八九不离十,剩下的就只有验证一下,正好帮她一个忙!

    粉红色的身子默默退出了这场游戏,转身消失在了白茫茫的雪地中。哼,家务事,就不该外人插手吧!

    陆陆续续有北冥族人靠过来,所有人都鉴证了龙腾指证鸢羽的过程。尽管他一脸忏悔的央求云之蘅将他杀了,尽管他满眼含泪地向云夫人冰冷的遗体道歉……

    北冥族人疯狂的围住鸢羽,高呼着要将她处死,愤怒如同一把燎原之火将整个北冥点燃,而鸢羽就是火中的干柴!

    “我没有,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云夫人是……”

    “妖女,你这个祸害,你怎么不去死?跑来北冥害人,呸!”一口唾沫啐在了她的衣衫上。

    “呸、呸、呸……”唾沫星子横飞,所有的委屈连同她瘦弱的身躯一并淹没在族人的愤慨之中。

    “来人,将她捆上火架!”一声厉喝,云之蘅猩红地看着地上的鸢羽。

    立刻走来两个汉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架起了她单薄的身子就走。云之蘅沉痛地看着怀中的妻子:“明日巳时,随夫人一起走!”言罢,抱着云夫人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