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必杀之争局中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182字

    然而,连飞向前靠了靠:“我怎样?我只是不想你现在这样!鸢羽,你看着我,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心甘情愿地承受这一切?是不是为了那家伙?”他有些癫狂,双手捧住她的脸颊,执意要将让她看着自己。

    鸢羽气红了脸:“你放开我!”全身被缚,被他逼迫着对上了他灼热的双目。“北冥本不该是这样的,所有人都不该承受这一切。”

    “不要跟我谈别人,就谈你自己好吗?离开吧,离开这个不属于你的地方,离开这个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地方!我来照顾你好不好,我一定好好疼你,好好爱护你!”他俯身亲昵地靠着她的脸,就在双唇即将吻上她脸颊的瞬间,鸢羽一使劲,别过了脸。

    “够了!你离我远一点。”她气愤地说道,“连飞你不要动我!”

    原本的狂热一下子被浇灭,连飞幽怨地看着她,看着眼前不耐烦甚至是在强忍着怒气的她。忽的扬起了嘴角:“你看看,你就是这样。就算没有绑着你,以你的性子只会一味的躲避不是吗?若是换成别的女子,非得狠狠抽我一巴掌!但你是鸢羽,你永远都不会。”

    他猛地松开了手,退后一步,目光不由自主地盯着她,看着她渐渐松开了皱着的眉头,抬起眼惊愕地看着他。连飞无奈地说道“我终于明白,你对赤焱的泥足深陷,来源于你的温柔,你的善良,还有你的单纯。他的霸道,他的嚣张,他的冷酷你照单全收,所以只要他的一丁点温柔就可以让你心动。鸢羽,如果你先遇到了是我,而不是他,将你带在身边的是我,而不是他,你会爱上我吗?那家伙不值得你爱……”

    鸢羽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用这样祈求般的眼神问她会不会爱他的人!他的爱有那么卑微么?

    她使劲摇头:“连飞,你……你不该对我这样。我……”

    “你的心给了他,给不了我了是不是?”

    她没有回答,只是咬着唇,低下了头。然而,这样一种默认的方式比直接承认更为有力。

    “好,现在我不逼迫你。但是,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心甘情愿的爱上我,完完整整的把你那颗心交给我!”

    背脊猛地一颤,鸢羽不可思议地看着前方那个飞身远离的人。他眼中的坚决如同一根刺,深深埋在了她的心底,只要一动就会狠狠刺痛她。

    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喝了两口冷风才觉得,北冥真的好冷!

    “后悔了?后悔没有让他带你走?贱女人,你到死都要折磨人,生来就为了祸害别人。”冷厉的话语从背后响起。

    鸢羽一惊,双目微沉:“梦晚晴?”一股怒火从心底腾起,秀眉一皱:“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呵,我为什么不敢呢?”梦晚晴始终站在火架的下方,鸢羽的后面,导致鸢羽难得想要瞪一次人都没有机会。

    “都是你计划好的不是吗,支开云之蘅,利用龙腾杀了云夫人!”

    “可惜了!让龙腾那老贼瞒天过海了,否则……”她一脸惋惜地摇头。

    鸢羽挣扎着想要脱缚:“你……”脑海中陡然灵光一现,目光斜视:“你想挑起云之蘅和龙腾的内斗?”心中咯噔一下,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为了什么?此刻,在神兽的叛潮下挑起内讧,不是等于加快了北冥的灭亡?

    “你还不笨!哼,可惜了,聪明的人总是活不长的,尤其是聪明的女人!因为,我忍受不了女人比我还聪明!”冷冷的说道,缓缓放出她的散灵藤。黑色的藤条卧在白色的雪地上,细小的倒刺在白雪的映衬下清晰可见。

    “明日巳时我就会给云夫人殉葬,你何必多此一举?”她镇定的说道。

    “你以为我会那么蠢?今天到明天,这里面的变数何其之多?我等不了,也不能保证你不会玩儿出什么花样!最让人高枕无忧的办法就是杀了你,那样我才可以安心地回去睡觉。”

    “你支开云之蘅,就不怕他找你?”

    “哼,现在,他还没有那个闲情吧。对他来说,云夫人太重要,重要到三言两语就被自己的弟弟给忽悠过去了。可是等到他反应过来,我已经铺好了一切后路,时间一定刚好够用!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那么容易被龙腾给骗了。以龙腾的身手会轻易误伤?”她小小的身子在雪地上踱起步子,单手,摩挲着下巴。

    “是了,你到底使得什么诡计,竟然让龙腾杀了云夫人!”鸢羽吼道。但,梦晚晴的话又何尝没有在她心底激起浪花?云之蘅的举动确实很怪异!

    还是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信任过龙腾的话?杀她,只是顺水推舟,卖北冥族人一个人情,还可以除去她这个蛊惑赤焱的妖女?

    果真如此,云之蘅就太冷酷了。自己的夫人香消玉殒,他却想要借此做文章?那杀妻之仇该如何呢?龙腾之举又该如何解释?依此看来,云之蘅与龙腾并非外界看来的那般手足情深,各怀心思的两个男人,暗地里都做了些什么?北冥越来越乱了!

    想到深不可测的云之蘅,赤焱痛苦的形象在鸢羽的脑海里越发清晰。和那些弯弯肠子一堆的人比起,火牢中的他真是太简单了!那个男人,被自己的父亲用那样极端的方式困住,如果得知他的父亲是这样的人,又该如何呢?

    梦晚晴轻嗤一声:“我用得着给一个死人解释吗?受死吧,过了今天你就可以永远的离开这片痛苦的地方了。”

    散灵藤倏然抽动,朝着鸢羽的脖子窜来。阴天忽然一阵响雷,紫色的闪电当空劈来,“呀!”梦晚晴惊呼一声,手中的散灵藤被截成了两段。

    看着断口,梦晚晴秀眉一蹙,冷静的低吼道:“谁!”该死的妖女,运气还真是该死的好!走了连飞,这会儿又会是谁?

    狂风大作,雪暴平地而起。梦晚晴抬袖掩面,却还是被迷茫的风雪遮蔽了视线,心下暗叹一声不妙,飞身上了火架前的柴堆。然而,一阵飞旋的风暴刮过,差点将她一并卷入,堪堪躲过,那火架之上哪里还有鸢羽的身影?

    手中断掉的散灵藤“啪”地一下抽在了空空如也的火架上:“妖女,你不得好死!我不过放过你,上天入地也不会放过你。眼下就容你多折腾一些时候,看你能好运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