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义愤填膺口水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088字

    大长老一听,鼻子皱了皱:“你们还真是手足情深哪,可是,你的一片赤诚之心怕是要喂狗了。你跪在这里这么久了,他的门连个缝儿都没有开,他那样不知好歹的家伙,值得你这般掏心掏肺么?”

    “是啊,龙二爷你先起来吧,族长不领情你又何苦作践自己呢!”身后的族人当先体恤起他的苦心。

    “要我看哪,从族长亲手将少主带回囚禁,他心里就不舒服了,左右不过是舍不得儿子呗。杀人放火怎了,那始终是自己的血脉。”

    “族长变了,往日的他不过是严肃些。可是自从囚禁了少主,他似乎暴躁了很多,云夫人的死让他变本加厉了!”

    “是吗?好像真的,族长和长老们过去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但不也是有商有量?可这回他是铁了心的要护短,不处死少主也就算了,怎么连龙二爷都要牵连?难道就为了那妖女是少主宠爱的女子么?”

    “对,二爷你先起来吧。一切自有长老会为你做主,你不必这般糟蹋自己的身子。”

    一群人苦口婆心,但龙腾却不为所动。一腔热情被打上“不远破坏手足”的标签。

    又是一群黑压压的人跑来,指着院门外的那票人吼道:“你们做什么?族长沉痛之际,你们不思安慰也就算了,还跑来闹事,你们想怎么样?”

    大长老当先回头,身后的一群人自动分开一条路,看着义愤填膺的族人,大长老怒道:“你们想造反?长老会要与族长商议事情,你们居然敢聚众闹事?”

    “哼,什么狗屁议事?还不是仗着人多逼族长退位?”

    “是啊!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族长宅心仁厚,自上任以来什么时候为自己做过打算,还不是为了族人谋划一切?神兽围剿,他没有想要牺牲族人为他镇守天阙居而是冒着生命危险带着所有人撤离北冥城。族长大义,你们有几人为族长想过?少主纵然有错,罪不至死,夫人谏言让少主待罪立功有何不可?非逼着族长囚禁少主,现在还逼着族长在丧气之际退位,你们还是不是人?几十年往死里活了?”

    大长老身后的一众人一听立刻像炸了毛的狮子,跳脚七七骂道:“你们放屁!”

    六长老愤怒地推开人群走到了大长老的身侧:“狗娘养的东西,你们眼睛叫屎糊住了?长老会还不是一直尽心为了北冥,没有长老会的扶持,那云之蘅哪里能做好一切?以权谋私也就算了,竟然变着方儿的折磨自己的兄弟,还挑战长老会的权威,这是谁借了他狗胆!族长一位有能者而居之,只有真正有德之人才能带领族人渡过这次危机。”

    “你说什么……”

    “……”闹哄哄的口水仗甚是热烈,“哐”木门被一脚踹开,陡然响起的声音将所有人惊得闭了嘴。众人回头,见云之蘅魁梧的身躯抱着云夫人的遗体走出了家门。面无表情的云之蘅仿佛没有看到跪着的龙腾,绕过他直直走向院门。有些凌乱的发丝在风中张牙舞爪,眉心的褶皱总也抚不平。有些暗黄的脸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颓废。

    原本热闹的门口霎时间鸦雀无声。纵然气愤,却没有人敢真正去拦他的路。后来堵在门外的一群人纷纷上前:“族长,我们来送夫人!”

    “是,族长,巳时将至,请夫人归天。”众人低头,闷闷地说道。

    云之蘅点了点头:“去祭台!”短短三个字,像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嘶哑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一阵心酸。一个大男人得是遇到多大的困境才能被折腾到这样的境地?

    大长老点点头,朗声道:“送云夫人!”做戏做全套,虽然云之蘅可恶,但云夫人为人一向好评如潮,又是北冥妇人们的典范。她的死,族人们都纷纷扼腕而叹。

    一众人跟着云之蘅来到了祭台,族长一事暂且搁置。刚刚柴堆上放着盛装而卧的云夫人,安静的面容带着一丝灰暗,昭显着她曼妙的生命已然告终。

    “巳时已到,族长,请!”一个汉子递过来火把。哔哔啵啵的火苗子将云之蘅的脸庞映得通红,却照亮了他满面凄凉与哀伤。

    火苗子迅速窜起,他看着火中的妻子,那个总是温柔如水却不乏正义与魄力的女人,那个世间最美最好的妻子,就这样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了。火焰吞噬了一切,云之蘅的眼中泛起层层的黑色,杀气之仇不可不报!

    龙腾站在人群中,一双眸子中的沉痛与愧疚骗过所有人,却骗不过他自己!心中的痴恋与愤恨矛盾地激化着,疯狂地侵蚀着他最后的理智。烟儿,如果你肯站在我这一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不是吗?如果你选择了我就不会与我对立,就不会为了他让我们兵戎相见!害死你的不是我,不是梦晚晴那个死丫头,是云之蘅,是他!

    龙腾看着云之蘅的背影,愤恨的眸子快要喷出火来。就连她死,他都不可能以丈夫的身份去送她。云之蘅你霸占了一切,还夺走了吾心之所爱,你是我龙腾这辈子最大的敌人,我的好兄长!

    双拳紧握缓缓举起。龙腾化拳成掌缓缓拨开人群,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跪在了龙腾身后:“大哥,你杀了我为嫂嫂报仇吧!”

    身后一众制止声立刻想起:“龙二爷,你何错之有?快起来啊!”

    “是啊,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子为什么要把账算在你的头上!”

    一句话彻底激起了云之蘅的血性,猛地转身,狠狠盯住所有人:“是!是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妻子,我云之蘅没用!但,族长一位我绝对不会放弃,长老会休要猖狂。”

    “长老会休要猖狂!”

    “混蛋,你们说什么!”

    很明显两拨人分别为自己的追随着分辩着。

    然而,云之蘅双眉一横,猛地仰起头看向昏暗的天际。龙腾与众长老也立即抬头,所有人看得他们如此,放弃了争辩纷纷仰头。

    那是什么?黑压压一群神兽来势汹汹,与天相接的地平线上雪雾奔腾,轰轰的地震之声老远传来,不能飞天的神兽组队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