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热火朝天一锅粥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074字

    云之蘅目光一颤,在看到飞天白虎的一瞬间一张脸变得铁青。咬牙切齿的看着空中嚣张的畜生一时间竟然什么话也说不出,广袖下的一双拳头紧紧握起。

    鸢羽立在龙尊的头上睥睨着脚下万千北冥族人,眼中浮起一丝愠怒。人类,为什么总是这样争斗着?一万一千年后是这般,一万一千年前的现在依旧是这般。是的,有人类的地方必有纷争,然而大敌当前这些家伙竟然离谱到搞内讧,真的是不怕死么?

    这一刻,鸢羽终于明白自己的善良真的是一个错误。不是不能善良,而是不能盲目善良。贝齿咬唇,鸢羽轻启红唇:“如果我是你们,定然要团结一切力量共同抵御神兽,而不是为了飞天白虎区区一句‘交出镜湖之泪’将北冥一族生生撕裂!”依旧温柔的声音中显然多了几丝冰冷。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大长老猛地仰头怒道:“妖女,你忘恩负义卑鄙无耻,北冥一族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老夫真后悔当初没有一意孤行将你给击毙。”斜了一眼人堆里的云之蘅与龙腾,“如今要怨就只能怨那些睁眼瞎的东西!”

    淡淡一扫龙腾,没有任何反应。出乎意料的,云之蘅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似乎这样的诋毁与罪名早就司空见惯。

    飞天白虎微微眯起眼睛,冷哼一声:“龙尊,你好样的啊!竟然能够容忍一个女子骑在你的头上,你还真的是丢了神兽一族的脸。”仰头看去,那白衣款款的女子竟然如同一根眼中钉。周身是圣洁的白色,越看越是刺眼,最让它不爽的是那女子竟然由内而外的透着一股子淡淡的疏离,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清丽而脱俗。

    “你还有脸说丢神兽一族的脸?哼,血之契约的规则就是让我们神兽一族效忠北冥族人,可是你们呢,竟然叛族!霸占北冥城不说,还残杀人类屠戮北冥!”龙尊双目中的紫色越发深沉。

    “哈哈哈……真是好笑。好像发起叛乱的是你吧,龙尊,现在要把屎盆子往我们头上扣?你独身逃避,胆小无能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做出这等死不认账的事,你当真配不上‘万兽之尊’一称!那么干脆拖着你那没用的空壳子早点龟藏吧,少在这里丢人现眼,所谓的万兽之尊也该换换了。嘿嘿。”

    龙尊的身子微微一颤,是,当初是它一声令下,所有被欺压的神兽才奋起反抗。可它着实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如果知道会这样它就算忍受连飞带给他的痛苦与屈辱也不会贸然反抗的。“我当初只是想让欺压神兽的家伙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不是让所有神兽屠戮人类,血染北冥!哼,你野心不小啊。飞天,从来你就一声不响的,冷酷的不屑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想不到你不鸣则已一鸣必要惊人!煽动神兽叛乱,不过是想为自己铺路。”

    “切,龙尊我奉劝你一句,早点儿给我滚开,否则我可不会看在你是神兽的份儿上,而刻意避开你。万影寒刀一出,你会和那些愚蠢的人类一样成为生肉片!”

    “飞天,你今天话太多了!”地上很久没开口的貔貅终于开腔了。

    飞天一躬身子:“你少来,看到这个软不丁当的家伙我就不信你不气?当初要不是它灵光一现之后逃之夭夭,我们围剿天阙居的神兽们会落地全军覆没的下场?”噌,前肢的爪子纷纷露出。此下,飞天白虎似乎真的愤怒了,杀气腾起,锋利的爪尖流转着能量波动,背上银光闪闪的前翼更是一震,伺机而动。

    龙尊深紫色的眼眸一凛:软不丁当?它堂堂万兽之尊竟然被同族视为软不丁当?烂泥扶不上墙?“吼——”一声龙吟长啸天际,紫色的身躯暴涨数倍,卷着紫色的闪电流窜在云层之间。紫色的眼睛投射下淡紫色的光:“飞天,你当真是无法无天了,今日若不教训教训你什么叫做‘万兽之尊’你岂不是真以为自己要笑傲北冥了?”

    不论天上还是地下,所有神兽都因为飞天白虎的一席话而集体蔑视龙尊。此下听它说得这番话都露出轻蔑的表情,就连神兽威压都失去了作用。那架势似乎在看一个无能为力的小孩子指着大人说“我一定会打倒你”!

    看着龙尊本体放大数倍,飞天白虎一脸不屑:“就你会变大?”

    它身后的神兽听闻一下子伸长了脖子集体长啸高空,一时间兽鸣声划破天际,之后便是奇形怪状的大家伙又变大数倍,黑压压遮住了原本就昏暗的天空。

    “啊……神兽……”地上的人类看着黑压压的神兽群,一时间瞠目结舌。六长老站在大长老身后彻底懵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怎么看起来那龙尊和妖女与飞天白虎它们不是一路货?还是说它们之间有什么纠纷?乱七八糟,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和六长老有一样想法的人们成片石化,“神兽要打架么?那镜湖之泪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那妖女和龙尊是来帮忙的还是什么?”

    “是和云之蘅一路的吧!嗯,肯定是要帮着云之蘅私藏镜湖之泪的!”

    “我看是神兽内讧吧。仅凭龙尊一个能抵抗那么多的神兽?是来找死的吧!我们要不要趁着这机会赶紧离开?”

    “笨蛋,没看到我们被地上的这些畜生给围住了么?现在就是不想看这场打架都不行!”

    人群中的议论声嗡嗡一片,听得大长老与云之蘅一行人不断皱眉。

    云之蘅大大喘上一口气:这些人是吃屎长大的么?一把岁数都活到狗身上了!不管那些神兽打不打,如今都应该一致对外,要搞分裂要私吞镜湖之泪我用得着等到今天?被狼子野心的家伙当枪使还很兴奋,我是该愤怒你们脑子被狼啃了还是该庆幸没有与你们为伍寄希望于你们可以保卫北冥?

    大长老一会儿看着左边议论的热火朝天的族人一会儿又皱眉听着右边的议论声。白色的须发不断地颤抖着,一双还算精明的眼睛滴溜溜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