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傲视苍生女神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435字

    鸢羽稳稳地立在龙尊的头上,白色纱裙被扬起,黑色的发丝在身后飞舞:“神兽一族向来为北冥族人所用,何以背叛血之契约?还有,你们要浮生若冰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向温柔的女神退去柔弱,居高临下的身姿在风中摇曳。

    众人仰望,一股伏地的冲动油然而生。这哪里是什么妖女?很多人不由自主的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晕将她整个身体笼罩,在龙尊紫色身躯的反衬下,她的样子越发圣洁!

    神兽畏惧龙尊的魄力,纷纷低头:“传说浮生若冰乃不世珍宝,今时于天阙居绽放就是为了让有缘的生灵得以赐福。得神药者可飞升九霄,傲视苍穹,主宰万物。这个传说在神兽中已经不是秘密!届时,神兽就不再是血之契约的束缚着,就可以不再受到北冥族人的欺凌。”

    “谁生来就是别人的奴隶?谁又生来就愿意被人奴役?谁又生来就要受到人类的驱使,不知疲倦?”

    鸢羽愕然,轻轻皱眉,低首看着龙尊:“浮生若冰真的有那么强大的作用?”那就是说,谁得到浮生若冰就可以成神?不对啊,神是依靠着浮生若冰才建立的神殿?这太荒唐了吧!来自未来世界,她又怎么可能会相信这毫无史证可考的东西。

    几千年的神殿生活,让她翻遍典籍与史料,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浮生若冰这样伟大的神药。如果这真的是神得以飞升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不被记录?

    龙尊摇头,腹语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否则我早就去寻找了,还等它们巴巴地去争抢?”它不屑地哼哼着。

    “那就肯定浮生若冰的事,必定乃人为!”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的来历?”鸢羽挑眉,“龙尊,挑出这事的人就是北冥神兽叛逆浪潮的主导者。他不但想要掀起北冥的浩劫,而且还想颠覆你在神兽中的地位!这场浩劫又何尝不是神兽一族的浩劫?”想到那个梦晚晴,她一阵头疼,唯恐天下不乱的丫头,她不会也是因为知道这些东西而来蹚这趟浑水吧?那云之蘅与龙腾呢?

    “嗯!所以,你说的对,当下必须先控制住神兽。再想办法找出那家伙,一计不成他必然要有其他动作。毕竟他真正的目的,绝对不止是搅乱北冥那么简单!”

    鸢羽微微一笑,总算是有一些眉目了!点点头:“那就看你的了!先放我下去吧。”

    紫色的身躯向下沉了沉,万众瞩目下,窈窕的白色身影从天而降。“族长,神兽的叛离是有人故意为之,现下龙尊承诺将神兽大军带回约束,你们没有意见吧?”

    “妖女!”六长老面目狰狞的指着鸢羽,然后两个字刚喊出口,在鸢羽、云之蘅以及很多族人不满的目光下,六长老咬牙说道:“那个人就是你,还在这里假惺惺的做什么?我看你就是来夺取镜湖之泪的!”

    鸢羽眉头一皱,下巴微微扬起,清冷孤傲,遗世独立。就连那道令人厌恶的伤疤都无法影响她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我看六长老对我有偏见吧!第一我从来没有怂恿赤焱伤害你的女儿,倒是她想要我的命,杀人未遂而被赤焱撞破;第二我没有伤害云夫人,你们信不信我都没有做过,相反是有人故意设计让这场悲剧发生。至于她背后的目的我也无从得知,想必这一点族长也已经想到;第三……”

    她的目光紧紧锁定云之蘅,没有丝毫愧疚与畏惧,“族长想要置我于死地怕是因为赤焱吧。还是那句话,我从来没有妖言惑众,我与他之间从来没有牵涉任何人,所以也不希望有人干涉我们。第四!”冷冷吐出那两个字,清澈的眼眸一转,目光扫过所有北冥族人,“若是我可以号令群兽,争夺镜湖之泪,何苦身受重伤困于北冥域?带着神兽大军直接灭族北冥,岂不快哉?那时,北冥之上,蓝天之下悉数归于我手中,区区镜湖之泪我还会稀罕么?”

    所有人类与神兽都倒抽一口凉气,这根本就不是那个温婉动人的鸢羽!那份傲视苍生的魄力足以鄙视所有凡夫俗子,目空一切的她绝非凡人!

    大长老冷冷哼道:“那你来到北冥为的是什么?你从来就不属于北冥!”颇具深意的双目死死锁着她那张脸,企图从她的每一丝变动的表情中窥得一二。

    微微一怔:“这个……大长老似乎管不着吧!起码不是同大长老一般,一心想要夺取族中大权,恶意内讧北冥一族。我一个外人,能做什么?”

    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是啊,她一个外人又能怎样!然而,如果是先前,北冥族人绝对不会给她这样说话的机会,可是眼下,人家背后是黑压压的神兽大军,天上还盘踞着能够使出“逆龙在天”那种绝对技能的龙尊,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再对她张牙舞爪的!若是让她不爽了,一挥臂膀,那神兽还不把北冥域踏平了?

    “鸢羽姑娘。”二长老一脸正色的上前一步,站在云之蘅身边的他一身白色长袍,青白相见的须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只是在云之蘅的威严下要逊色许多。“你说的都没错。只是,老朽不明白,姑娘既然身为旁观者,当真是目睹了许多事情,心下对于这场变故知之甚多,为何姑娘还要不惜一切地卷入这场浪潮?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姑娘作壁上观岂不是更好?”他眼下之意就是,你一走了之,谁能将你怎样?还巴巴地回来做什么?若是一早就消失,又怎么会被捆上火架?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说过要救他出去就一定要做到,北冥是他的故乡,更是他赖以生存的地方,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被毁。如今,情势危急,挑起事端的人不止一个。这里面牵扯到的人太多太杂,已经超出了大家的预料。早就听闻二长老刚正不阿,还请长老明鉴。”

    大长老一愣,嘴边的白须狠狠抖了抖。这就是说他不但觊觎权利还是个颠倒是非黑白的家伙?愚蠢到不顾灭族之危,硬要搞族人分裂?

    二长老似乎没有看到大长老吹胡子瞪眼一般,一挺背脊:“姑娘过奖了,若老朽能做,必定要做到最好。既然姑娘说此番变故有着多重因素,还请姑娘说明一切。”

    “是吗?原来是有人故意为之。这么说族中现在两方势同水火,倒是有人要背地偷笑了!哼,到底是谁?这么狠毒!”

    “哎,同为一族人闹到现在这种地步也着实不应该!”

    然,议论之声渐渐变大。话题一转竟然偏离了正题!

    “你说,那浮生若冰真的如神兽所说,得之者飞升?”

    “我看十有八九,否则老祖宗怎么会摆下守候大阵?还有,那些神兽怎么会因此不惜背叛血之契约?”

    糟糕,鸢羽一愣。人群中传来的议论声让她一阵皱眉。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本神兽为了那莫须有的传说就已经争得头破血流了,现在刚稳住了神兽,这些人类也露出了贪婪的一面。这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