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突如其来无所从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160字

    “多余的我不敢说,因为现在我也还没有查清楚。但有一件事,有人企图利用浮生若冰做文章,挑起神兽彻底反叛北冥族,激化神兽一族与人类的矛盾。如今既然已经清楚,当真是不该再误会下去。不过我可以向大家保证,一切的一切自会水落石出,还请各位不要再相互猜忌。当下应该摒弃前嫌,重建家园。”

    “那被神兽杀害的族人我们就不管了么?”一个声音愤怒的扬起,人群中立刻一阵骚动。

    “这是宿主与神兽之间的问题吧。要我说,每个人对自己的言行都该付出应有的代价。如果你们想要报仇,亲自找神兽出来便是,没有必要将整个神兽一族和北冥族搭进去吧。毕竟血之契约,是为了两族长远的发展而建立的,不是为了自相残杀!”掷地有声的话语,生生将刚刚挑起的愤怒堵了回去。

    “可是……龙尊统御之下,还有谁敢寻仇啊……”

    “是啊……”

    鸢羽轻喘一口气,回首望着空中的庞大身躯,微微点头,龙尊向着北冥众人说道:“大家可以放心,若真有人寻仇,本座必然尊重你们的选择。就算是神兽也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有一点,寻仇可以,故意生事就休怪本座翻脸。”

    “嘶——”一阵抽气声传来,“这也行!当初龙尊可是一手掀起了叛逆的浪潮啊,现在这般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初本座鼓动神兽反抗是因为受不了愚蠢人类的欺压,那些家伙是罪有应得。但本座也知道更多的人并没有虐待与之契约的神兽。如今本座约束神兽,不代表会放过北冥一族的罪人——连飞!本座与他的仇不共戴天,但本座可以承诺,除了连飞绝不会牵连其他人!这场灾难,就算是两族相互的提醒吧。”

    鸢羽暗暗心惊,当初连飞是被龙腾利用的吧,可若不是他有心禁锢龙尊又怎会将自身献出,作为封神印的载体?只是,被龙尊盯上又岂是他可以轻易逃过的?

    连飞当日说的一点都不错,她太善良。就算连飞对她另有他想,但对于曾经救过的少年,那个立在火架旁扬言要将她带走,疼爱她呵护她的男子,她始终讨厌不起来。

    大长老吹胡子瞪眼,挑衅地看着鸢羽:“那到底是什么人居心不良,欲借神兽之手毁掉北冥呢?”哼,你不是一副主持公道大义凛然的样子吗?你倒是说啊,看你能说出朵花来!

    “居心不良的除了人还有什么?”鸢羽凉凉的说道,并未看着大长老。

    嘴边的胡须颤动着,若不是碍于她背后的龙尊他当真是要一把掐死这个妖女。若不是她从中作梗,今日定要逼得云之蘅交出族长之位还有镜湖之泪!

    喂喂喂,这位大长老是否忘记了,若不是人家鸢羽带着龙尊前来阻止神兽,整个北冥域都要成了神兽的老巢了吧,还有你在这里吹胡子瞪眼的机会?

    二长老皱眉,几不可闻的叹息声没有逃过鸢羽的耳朵:“老朽惭愧,北冥一族竟然会出现这样的败类。只是这么一来又免不了一场猜忌与争斗了。姑娘可有证据,直接将那乱成贼子拿下便是!免得那狗贼暗地里使坏,惹出其他祸事来,经此一役,北冥族人可谓是再也经不起摧残了。”

    二长老垂首抱拳恭敬地朝着鸢羽一拜,鸢羽当下一怔。

    云之蘅一直都阴沉着脸,只字未言。然而鸢羽的意识一直就锁定着他,从他身上反馈回来的气息,显示着他不同寻常的淡定。想要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却是不可能了,那边的龙腾从龙尊控制住神兽之后就没再有多余的反应。但他与飞天的互动她还是看在了眼里。

    很显然,那家伙就是指使飞天控制神兽的人。想要借神兽搅乱北冥的,算他一个。那他又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还是如同大长老一样,觊觎着权利和镜湖之泪?好深的心思,好狠的计谋。一个弄不好,北冥一族就会毁在那些神兽脚下,他倒是真敢啊!

    目光一动,搜索着什么:果真,飞天白虎与龙尊甫一交手,落了下风,眼见大势已去就这么消失了。哼,一人一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当真是将神兽与北冥族人耍的团团转。可是,龙腾失手杀了云夫人,显然云之蘅是明白的,迟迟未与龙腾翻脸是不是说明他早就知道了龙腾的所作所为,按兵不动只是为了一招必杀?龙腾满面愧疚的忏悔不过就是骑驴下坡,顺着云之蘅的意思而已。

    切,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兄弟俩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如果云之蘅当真知道龙腾的一切,却任凭他做出差点儿毁了北冥一族的事情,禁锢自己的儿子不说,又忍下丧妻之痛。这男人又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罢,想要浑水摸鱼的人何止他一个,不如将水彻底搅浑了,也便宜行事!鸢羽微微眯起双目:“大家可有觉得少了些什么?”

    众人不解纷纷朝着周围看去,“少了什么?”议论传开,鸢羽却目不转睛地盯着龙腾。

    咯噔一下,龙腾咬牙。这该死的女人,他当初果真是救错了她。想起蓝镜湖边满身是血的柔弱女子,曾几何时她变得如此犀利咄咄逼人?今日又是来坏他好事?

    微微沉目,双拳一握。低垂的眼帘中闪过一抹狠色,抬眼猛地对上鸢羽满是探寻的双目,不可察觉的笑从嘴边扬起。

    鸢羽背脊一颤,一股寒冷从心底浮起,这家伙……

    “啊——”一声长啸从人群中爆发,鸢羽大惊,目光一闪落在了右边不远处的云之蘅身上。瞳孔猛地一缩,想要使出神隐已然迟了!

    “呃……”不过眨眼间,云之蘅的身体闪到了龙腾的身边。右手使劲插入了龙腾的胸腔:“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凶手!”

    周围的族人作鸟兽散,纷纷惊恐地盯着云之蘅。这突如其来的一处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龙腾痛苦地颤抖着身子,胸腔中喷出来的血溅到了他苍白的脸上,他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大哥,一脸的不敢置信。

    反观云之蘅,本就彰显凌乱的衣衫此刻在他周身劲起的鼓动下,毫无整洁可言。发丝在脑后飞扬,族弟的血也溅到了他的脸上身上,不过是平添了他的狰狞与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