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人性贪婪无底洞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6本章字数:2361字

    萧条的北冥城一片脏乱,一别半月,已然不是当初那个让人神往自给自足的安乐土。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冻得硬邦邦,地上的鲜血结成了暗红色的冰渣,一滩又一滩。剩余的北冥族人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这片地方,唉声叹气地开始收拾。

    鸢羽一路走过,看到她的族人也只是点头打招呼,便各自忙碌去了,这样看来她倒成了最闲的人。如果是真的闲,那便好了。龙腾重伤,云之蘅疯癫被禁。梦晚晴那丫头不知所踪,原以为这次神兽侵袭她会出现,以她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至少要看上一眼顺便做点儿什么吧,可是没有!

    飞天白虎消失了,暗地里又会得到龙腾的什么指示?谁也没有注意到,云之蘅疯癫后,貔貅不知不觉中退出了人们的视野,淡然而去。那个家伙不知道又有什么底牌,会不会和飞天一样是受到云之蘅的指使?眼下云之蘅莫名疯癫,它又会有怎样的动作?传说中神秘的幻影神兽也没有出现,那个最后一次以少女身姿出现的神兽,不但有着神秘的背景更有神秘的修术……

    混乱的线条让她感到头疼,轻吐一口气,猛地抬头,鸢羽愣住了。眼前的一片废墟,不是天阙居又是什么!

    “这……”她不禁苦笑,竟然走着走着,到了这个地方。物是人非,事过境迁,往日的兴盛与坍塌的建筑一并掩埋,留下的唯有那座假山上的浮生若冰!透明的冰层包裹着红色的花瓣,晶莹的灵药傲雪绽放。这片杂乱之地,的确只有它独占鳌头。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白色的裙纱微微漂浮,她纤瘦的身影一动隐入了废墟之中。几个汉子猫着腰,警惕着周围,摸到了浮生若冰的所在地。鸢羽点头:原来是他们!当初在蓝镜湖边,拿着弯刀要将她杀了的北冥卫队。小胡子的那个是队长,其余两人一个三角眼,一个刀疤脸。

    三个汉子蹲在守候大阵之外的地方,围成一个小圈子。小胡子说:“如果这守候大阵那么容易破,云之蘅早就将灵药捏在手里了,会等我们来?”

    “对呀,那么多神兽都来扫荡过了,这不,那株草还是长在那石头缝儿里好好的?”刀疤脸粗声粗气,却还是尽量压住了声音。

    “你懂什么!云之蘅没有得到浮生若冰,那是因为他在等待浮生若冰的盛开。可浮生若冰绽放了,天阙居也被神兽群给围攻了。神兽没有得到浮生若冰,那是因为契机不对,空有灵力那怎么行,世间万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嘿嘿!”

    小胡子低低地笑着,得意的挑挑眉,炫耀着自己的广闻博见。

    “你怎么知道?”另两人惊诧道,一如那汉子所愿,用极其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我怎么不知道?我要是不知道今天会带你们来这里?”汉子舔了舔唇,眉飞色舞地说道,“看看这是什么!”他从怀里摸索一阵,掏出一个布包,成功地吸引了其余二人的目光。

    鸢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到那三人到底被什么所震惊。一点白光从中间升起,将三人的脸盘都映成了白色!看着瞠目结舌的三人,她心中一颤:镜湖之泪?

    三角眼愣住了:“镜……镜湖之泪?”汉子颤抖着手,双目泛光的说道。如果不是今天得以看到,这辈子也就只能远远地看一眼吧,崇拜地目光更加狂热,胸口不断起伏,“咕咚”狠狠咽下一口唾沫,“这怎么会在这里?”

    托着镜湖之泪的小胡子得意地收起包裹,白光骤然消失。四下查看了一圈,低声道:“云之蘅疯了,那你可知道是谁在看守他?”

    “你是说,这是六长老给你的?”三角眼搓着手。

    “哼,那是。今日六长老成功劝服大长老,让他主持北冥城的重建仪式,这会儿全族上下都该前往祭台。所以,我们可以放心的破了老祖宗的阵法,嘿嘿,取走浮生若冰!”小胡子两眼放光,死死盯着假山之上的灵药。

    搓着手的三角眼蓦地一愣,眯起双目:“你是说,我们为他人作嫁衣裳?”那声音透着八分不愉快,两分不甘心。

    托着镜湖之泪的手掌一抖:“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你想私藏?”

    “嘿,怎的不可!有了灵药,我们哥仨儿飞升而去,掌天下万物,还用担心有什么杂碎威胁到我们?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敢,一辈子都跟定了六长老?做他身边的一条狗?这镜湖之泪是他从云之蘅那儿得到的,我们只是黑吃黑而已!”不屑地拢了拢袖子,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刀疤脸兴奋的满脸肌肉在颤抖:“呃?对!对!咯咯咯……我怎么没想到!飞升而去,整个世界都在我们脚下,还怕那老头子寻仇不成。哼,我们不灭了他,就是他的造化了!”

    “飞升?”小胡子双目迷茫,握着镜湖之泪的手狠狠一握。“干!否则,爷们儿岂不是要一辈子被他们当看门狗?什么北冥卫队,呸,说白了,除了不会流哈喇子,我们和狗有什么区别?凭什么他们吃肉,我们只能啃骨头!”

    刀疤脸一把抽出身侧的弯刀,“今日我们哥仨儿就在这儿立誓了,一起得药,一同飞升!”

    “噌噌”两声,小胡子和三角眼面露狠戾:“一起得药,一同飞升!”

    鸢羽冷冷地勾起了嘴角:乌合之众,一面想着借别人之力达成目的,一面又要提防着不被人算计。立誓?有用么?你们族人虔诚地向落神雪山祈祷,但有几人能够做到问心无愧?

    三把刀在空中“铿”的一下交叉在一起,算是对彼此的承诺。三角眼问道:“那六长老可有和你说如何破这守候大阵?”

    “当然,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找你们来的原因。”小胡子走到守候大阵前,金黄色的光拔地而起,形成一堵通天彻地的光墙,将浮生若冰拱卫在中央。金黄色的光墙内,最外层流转着顺时针的禁咒,第九圈流转着逆时针禁咒,以此类推,十圈,每一圈的禁咒流转方向都不一样,流转速度也不一样。

    这就是苦海之阵!鸢羽不禁大赞夜狼族的先人,先前就已经猜到了阵法的运作方式,但真正见到了还是忍不住点头:果然,夜狼族以阵法修术著称不是没有道理的!

    小胡子定定地看着苦海之阵:“上次龙尊已经把阵法触动了,我们只要破解就可以!”

    “怎么破?”刀疤脸粗声说道。当真是利欲熏心,恶向胆边生,此刻他们眼中除了浮生若冰,哪里还能看到其他?

    鸢羽摇头,那苦海之阵岂是什么人都能闯的?当日神甲蛇就那么毫无转圜之力的被吞噬,你们小猫三两只还想硬来?就算镜湖之泪在手那又怎样?没有足够的驾驭之力根本就不可能用好!

    她抱臂远观,若不是好奇那六长老想到用什么样的方法,才不会浪费时间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