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惊现灵子断层带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7本章字数:2397字

    梦晚晴看着云之蘅带伤运转出墨绿色的灵力,嘴角缓缓勾起。这一幕落在鸢羽心中,她双肩一抖,低头咬牙:这死丫头,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妖孽?美目一转:龙尊,龙尊!我需要的你帮助,请帮帮我!

    剑指捏诀,一点白光浮现在指尖,一晃之下飞入了眉心之中。“鸢羽?需要我的帮助?”低沉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正是龙尊的。

    “是的,你在落神雪山?请帮帮我!”她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意志传递给龙尊。

    “好,我马上过来!”

    做完这些,鸢羽的脸上渗出密密的汗珠,而这些汗珠立刻又凝成的寒霜。

    墨绿色的光渐渐积聚在枪尖,然而,看着云之蘅那微微颤抖的背脊,是人都能看出他的吃力吧。鸢羽从雪地里爬起,稳住身形仰头喊道:“一人之力不足以抗衡苦海与鬼道,勉力一试不过是以卵击石。借力使力,方为上上之策,我说你做!天道六合,五岳为基,四相繁衍,两极相合,一灵丛生!”

    松开大掌,闪着墨绿色光的长枪在身前悬浮着,他双手在胸口翻转起来。心中疑虑众多却也顾不得再去细想,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驾驭这样的阵法,当下跟着鸢羽念起了心法口诀,全身的灵力调动起来。“天到六合,五岳为基,四相繁衍,两极相合,一灵丛生!”

    一圈暗黑色的水纹从云之蘅立足的空中荡开,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当波纹跨度的面积超过直径四丈之时,六个方位亮起金色的点。“叮”齐齐的一声,六条金光将六个点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低调的金光流转起来,将云之蘅高大的身躯笼罩其中。

    “真的可以?”云之蘅心中一喜,却听得一声冷喝:“集中精力!”便全数心神放在了布阵之上。

    与此同时,鸢羽又张口念道:“九幽之灵听吾命,六芒星阵从容行。朗朗乾坤生绿焰,助吾之力灭苍生!九幽冥阵,起!”

    云之蘅沉目照念:“九幽之灵听吾命,六芒星阵从容行。朗朗乾坤生绿焰,助吾之力灭苍生!九幽冥阵,起!”

    “九幽冥阵!”这是老祖宗的家族史中提到过的阵法,来源于一个古老的种族——夜狼族。传说那一族人擅长阵法修术,尽管他们的灵力修为都不是很高,但在这方面的造诣能够完全弥补的自身的不足,当年布下苦海之阵的正是夜狼族的老祖宗!九幽冥阵,之所以让他记住不仅因为此阵霸气的名字,还有它本身强大的力量。

    一层绿色的火焰从水纹中盘旋而上,“轰”地一下窜上了天,云之蘅整个人都被埋进去了。鸢羽暗自松了口气,“不愧是族长,本身的灵力如此充沛,第一次驾驭这个的阵法就有这样的效果,已经很不错了。”但如果是她全盛时期,这个九幽冥阵的直径可以扩大到十丈!这个阵法最大的好处不是在于阵法本身多强大,而是可以将布阵者的力量成倍增长。就如他脚下的阵法直径是四丈,那么使出的攻击力道就扩大四倍。如此,对抗苦海与鬼道胜算便更大了些。

    云之蘅心中一动:这……怎一个惊字了得!这丫头,不但知道对抗苦海的邪恶力量是鬼道,居然还知道这个阵法?她到底是什么人。

    看到那绿色的火焰燃得越发旺盛,复又朗声道:“长枪为器,聚灵其中,幽冥之火,所向披靡!”

    铁黑色的长枪在阵法的带动下墨绿色的光大盛,调转枪头,整个枪身包裹着盘旋着的绿色火焰狠狠冲向了金红色的光。

    鸢羽皱眉,成败在此一举。双拳紧握,指甲掐进了肉里。那杆长枪带着绿色的火焰刺进了金红光内。

    绿色的火焰和墨绿色的光融进了金红色光内,缓缓地蚕食着鬼道红光!淡蓝色的灵子纷纷坠落,红光被一点点剥去,露出了镜湖之泪洁白的身影。

    云之蘅眉心一松:成功了!

    哪知,鬼道之力渐渐除去,三足鼎立的平衡被破,金光与九幽冥阵的力量相互抵制。“咔咔”声传来,“轰”镜湖之泪骤然冲出一道暗红色的光将苦海之力与九幽冥阵的力量彻底碎裂!没想到那鬼道之力如此阴狠,居然留有后力!

    “快逃!”鸢羽大吼道,云之蘅来不及反应便被生生撞飞出去。魁梧的身子如流星一般,砸向了雪地。人类的力量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你修为再高,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鸢羽大惊跑向云之蘅落下的地方,踉跄的身子起伏在废墟之间,恨不得此刻长出一对翅膀来。“砰”眼睁睁地看着他跌进雪里,她只有上前手忙脚乱的把他挖出来。“族长,族长!”他惨白的脸显示出灵力消耗过度,眼皮微微一动,云之蘅吐出一口浊气。

    “成功了?”眼中闪着激动的光,“是不是成功了?”他死死攥住鸢羽的胳膊。

    一层泪花将视线模糊,慌不迭地点着头:“嗯,你成功了。”

    “谢谢!”困难的吐出两个字,他咳嗽起来。鸢羽一愣,眼泪吧嗒吧嗒掉落,落在云之蘅身上便成了冰渣。

    想起当初她受赤焱之托前来寻找云夫人,却晚到一步,只得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化作一缕幽魂。如今,赤焱的父亲又在自己的面前奄奄一息,偏偏此刻她灵力被冻结,连长生诀都无法使出。她觉得好对不起赤焱:“对不起,我什么忙也没帮上!我……”没有一刻,她觉得自己如此的无用,就连看着赤焱被伤,被囚她都没有如此无助过。从前总是觉自己一旦恢复了灵力就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但现在呢?她体内的清灵咒不可能解除!如果没有外来灵力的注入,她将变成一个凡人。

    云之蘅痛苦地摇摇头:“听我说……看好浮生若冰,一定要看好,它关系着整个北冥的存亡!不能让龙腾……龙腾……得到……”

    “咔咔”声传来,鸢羽惊诧地看向苦海之阵。金色的光墙轰然倒塌,露出里面的第五层。还好,还有五层。就那五层,一般力量就无法破裂!

    镜湖之泪缓缓降落,白色的光忽然闪现,爆射出贯穿东西走向的白色光带:“嗤”刺耳的一声响起,鸢羽等本能地捂住了耳朵。耀眼的白光渐渐消逝,“啪”镜湖之泪落在了雪地里,恢复到了一颗珍珠该有的状态。

    然而,那半空中镜湖之泪留下的白色光带渐渐淡去的同时,留下一条若隐若现的黑色带。不,不是黑色带,而是灵子断层带!白光彻底消逝,黑色的条带大概有二十多丈的宽度,横跨天际。

    “岂有此理,那是鬼道之力产生的副作用。强大的灵子吸附能力之后,使得整个北冥域的灵子失衡。真的出现了灵子断层带……”鸢羽面色惨白的看着那条黑带,心中一时没了主意。如果她全盛时期,或许可以用逆天神器改变时差,阻止鬼道之力的使出。可是现在,谁还有那个能力去修复这样的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