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父爱无边胜一切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7本章字数:2803字

    鸢羽失神地望着空中飘浮不定的灵子断层带,手臂被捏得生疼。回头,云之蘅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臂,想要靠着她的支撑起身。“灵子断层带?那是……”

    “看到没有,地上的灵子,空气中的灵子都被吸进去了!”鸢羽喃喃地说着,将云之蘅扶起来,让他更清楚地看到周围的一切。淡蓝色的灵子,包括鬼道之力碎裂后的灵子、苦海之阵破裂后的灵子都被吸进了那条黑带中。淡蓝色的灵子宛若精灵一般,纷纷飞入黑色的断层中,消失不见,留下一片漆黑。那断层仿佛张开嘴巴的怪兽,不断吞没却又好像永无止尽。

    云之蘅一拳砸在雪地里:“该死,那不是像鬼道之力一般?”可是这一拳似乎用了他很大的力气,引来他一阵费力地喘息。

    “它和鬼道之力不一样,鬼道之力是为了催动出更大的杀伤力。而它只是在不断地填补灵子空缺,以求重新达到灵子的平衡,对周围倒是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可是,这个填补的时间和对灵子的需求,没有人可以估计!”说道最后,她的声音凄凉而无奈。如果说之前鬼道的力量是人为,那么灵子断层带对灵子的需求则是大自然的力量。一旦平衡力受到了空前的破坏,那么会自动修复以求重新构建新的平衡。这是一种不可抗力!

    云之蘅瞪大了双目:“什么?不可估计?那……那要怎样才能阻止?没有办法了吗?”

    鸢羽皱眉看着他激动而焦急的双目,残忍地摇了摇头:“没有!”就算是神,也不可以阻止大自然的行动,就好像无论神有着什么样的神通,它都无法阻止打雷下雨,地震火山喷发。

    青袍翻飞,六长老转瞬立在了云之蘅和鸢羽的身前。怪异的声音响起:“痛么?急么?无奈么?”

    鸢羽仰头皱眉:这家伙疯了么?陪着梦晚晴胡闹就罢了,现在这是在看笑话还是看戏?他也是北冥域的一员,如果整个北冥都被断层带吞没,他以为他可以幸免吗?

    “你还等什么?不是要为青鸾陪葬吗?还不快杀了他!”远处一声娇斥传来,梦晚晴的小身子轻轻一飘,落在了鸢羽身后不远处。这个死老头,还在蘑菇什么?眼下云之蘅力竭,不趁着现在动手,难道要等他缓过气来一决高下?他们筹谋了那么长时间,甚至冒险使出鬼道之力,不就是为了得到现在这一刻?

    鸢羽身子一斜挡在了云之蘅的前面,双目对上六长老充满愤恨的眼睛。“你不能任由梦晚晴唆使,如果青鸾知道你这样对待赤焱的父亲,她会开心吗?你是她的父亲,当然希望她可以安心离去!”

    “贱人!”梦晚晴低吼道,一扬散灵藤“啪”狠狠抽上了鸢羽的后背。原本就无法催动灵力,又有伤在身,鸢羽的行动力大打折扣,就算拼死也躲不掉,那么坦然受之好了!

    “嗯!”一张脸微微扭曲,鸢羽咬牙一声不吭,身子动也没动。任凭那带着倒刺的鞭子问候了自己的后背,隔着一层薄纱,霎时间血迹映出。“嘶”她大喘一口气,闭了闭眼睛,背脊颤了颤,挡在云之蘅前面的身子没有移动一分。

    “你……”云之蘅气滞。

    梦晚晴气急:不过区区弱女子,她凭什么一动不动地接下自己的散灵藤?微微眯起好看的眼睛,一抹狠戾闪过。笑道:“贱人,你还真是挺能耐的!想讨好赤焱的父亲么?我看你能逞能到几时,贱人的下场通常只有血肉模糊!”

    然而,不待鸢羽说话,梦晚晴的眼睛突地瞪大:“怎么会这样?”嘴角狠抽几下,是的,她没有看错。被散灵藤打伤的地方,除了流血,没有任何灵子浮出体表。这……这怎么回事?“贱人,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术?”

    苍白的脸费力地扯起嘴角:“什么妖术?哼,我只是灵力尽失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样一来,你的散灵藤对我,不过是普通的一鞭而已。你若喜欢,尽管来啊!”说到后面,鸢羽已经在吼了!

    梦晚晴似乎还在研究她所说的真假,一言不发,就只是盯着她的伤口,希望灵子可以从伤口中浮出,直到她的灵力尽数与灵魂剥离,生生痛死!

    “你千方百计设下这个圈套,让苦海之阵受到重创,引出疯癫的族长,为的就是让他在阻止鬼道的过程中重伤而败。好让你借六长老之手,除去他,自己好控制他以消除你为北冥带来伤害的嫌疑,回到北冥族中。让六长老为你洗脱罪名,逃脱惩罚之后继续立足北冥,甚至让他为此在族中挽回你北冥第一神童的光环,好让你顺利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梦晚晴,你的算盘打得可真响,不得不佩服你的心计,居然可以把整个北冥玩弄于鼓掌之中。”

    梦晚晴一脸菜色,冷声道:“不错啊,贱人,你看得果然通透。不过看得越通透,死得就越早。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和我一样聪明,尤其是你这个贱人!你还在等什么,动手!连这个贱人一块儿杀了。”

    六长老被她一喝,脸上的肌肉抖动几下:“为什么你自己不动手?”显然,鸢羽的一番话影响了他。

    梦晚晴一挑眉:“好啊,我献计为你达到了目的,你倒是过河拆桥来了!哼,信不信我可以让你失去一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能让你得到的东西,一样可以让你失去。要不要试试?不过,通常不信任我的,下场都不是太好!”

    六长老迟疑着,看看地上盯着他的云之蘅,握起拳的手又缓缓放下。“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你先说吧。出了这么多力,又差点儿将自己也搭进去,你不是就为了帮我替青鸾报仇这么简单吧。”况且我也不相信你会那么好,会不计一切地为青鸾报仇。

    梦晚晴咬牙看着他:“你也说了,我差点儿将自己搭进去。如今他知道我用赤焱的事情诓骗了他,因此害他失去了云夫人。在龙腾误杀云夫人的过程中必然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他不死,还有我的活路么?”

    云之蘅的眼睛陡然瞪大:“果然是你动了手脚。否则以龙腾对夫人的感情又怎么可能下狠手,更不用说以他的功力会误杀了!”

    “切,你怎么不相信龙腾的话呢?是这贱人从中作梗!”

    “哼,死丫头,夫人待鸢羽如何我又岂会不知?”云之蘅看向鸢羽的目光,痛苦而自责,带着深深地愧疚与无奈:“孩子,苦了你了。可是不那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想救焱儿,又想兼顾北冥。而你不属于北冥,北冥的规矩自然束缚不了你。所以才对你做了让你伤心的事,让你承受那些苦难。抱歉,抱歉……夫人如此看重你,你的品性又深得她心,作为她的夫君,我又怎能不知她的苦心?”

    梦晚晴看着云之蘅一脸慈爱的样子,那分明是很满意自己的儿媳!

    鸢羽早就泪流满面,有什么比真相大白更让她舒心坦然的?而且,这位父亲分明没有她想象中的冷酷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做的,无非是想做好一个族长的同时,又做好一个父亲。父爱博大,有谁可以对他评头论足?

    “我知道,可是……你怎么可以那样伤害赤焱?我不懂,你竟然对他使出黄金丝来禁锢他!”

    “哎,不那样做,如何显示一族之长的公正,如何容忍夫人为他周旋。如果我不使出黄金丝先一步将他囚禁,以他的性格,又岂会束手就擒?到时,只怕引来全族对他的绞杀,就算我是族长也无计可施了!他是我儿子,我必须救他,哪怕他犯下再大的错,也该惩罚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而不是剥夺他的生命!”

    字字铿锵,敲击在鸢羽的心头。“呜呜呜呜……是我误会了你,赤焱也误会了你。对不起……”鸢羽放声大哭,伏在云之蘅的身上,毫无顾忌地宣泄着自己的委屈和痛苦。连日来的疲惫与揪心一起释放!

    云之蘅坦然地接受着她的泪水,如果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和夫人真的可以拥有一个善良而体贴的儿媳。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