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新仇旧恨一起报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7本章字数:1416字

    直到听见他饱含温柔的声音,鸢羽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真的出来了!“焱……”谁曾想,甫一张口泪水便哗哗地流出。不争气的咬住唇,企图制止那不受控制的水。然而,不想发出声音,却换来了身子的一阵阵颤抖。

    赤焱微微皱眉,听得她亲昵的呼唤,声音中满是爱意却又夹杂着浓浓的哀伤,脑海里闪过所有的可能性。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扶住她瘦削的双肩,看向她的眸子中带着疑惑:“母亲呢?”

    三个字让鸢羽的身子狠狠一震,咬牙,泪水默默漫出眼眶,打湿了洁白的衣襟:“都是我不好,你交代我的事情,我……没有办成……夫人她……”

    “母亲怎么样了?”震惊的眸子浮起层层冷意。

    鸢羽痛苦地看着他,纤手反握住他的手满面自责的说道:“我来晚了!如果我早一点到,那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都怪我……”

    “啪”他蓦地甩开她的手,退后一步:“说清楚!”丝丝寒气透体而出,在铁黑色长袍的映衬下,他整个人看起来戾气暴涨。红褐色的发丝在脑后张扬,勉强收住的杀气一点点外泄,好像只要她说出让他不满意的话,他就要掐住她的脖子。

    她什么时候忘记了,他本就是这样一个人——冷酷而决绝!有那么一瞬间,她居然闪过以前种种不过梦一场的想法。然而,她又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他和她之间是有过去的。那确确实实就存在,没有任何人可以将之抹灭!

    胸腔下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呼吸地急促让胸口起伏地甚快。她不怕他会恨她,却怕他会因此作出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比如,失去常性。他虽然冷酷,但她知道,温柔时候的他却能融化一切东西。若失去常性,她不敢想象这个世界会多出一个怎样的魔鬼!

    咬咬唇,眉心狠狠地皱着,猛喘几口气:“我找到夫人的时候,她的胸口被龙腾的影锋斩洞穿而过……”

    “然后呢?”似乎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三个字。

    背脊一阵发凉,没有意料中的暴跳如雷,嚷着要为母报仇,却冷冷的要听她后面的话!他居然知道还有后话!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是梦晚晴一手导演的这场戏。一记调虎离山,以你之名让族长带着长老会离开群居所去了火牢,引导龙腾误杀夫人。为的就是挑起他二人的不和,继而煽动北冥一族分裂。可是,族长忽然间疯癫起来,而当时我发现族长有些不对劲,似乎他的疯癫并非因为丧妻之痛,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因为我看到了一条金色的血线从他的颈动脉钻入了他的脑子里,想来他是被人种下的某种毒咒。疯癫的族长嚷着要报杀妻之仇,重伤龙腾后被人禁锢。眼见着北冥族人的内讧就此告罄,一计不成二计又生的梦晚晴竟然怂恿六长老和她联手开启鬼道大阵,如此,族长为了守护北冥,已经……随夫人去了!”鸢羽抬袖擦擦眼角。

    “云之蘅活该,可是母亲却是无辜的!”冷喝一声,他骤然转身,双目死死锁定远处的小身子,“臭丫头,新仇旧恨一起报,这次不捏死你,我就不是赤焱!”

    鸢羽尚来不及解释眼前便只留下一条黑色的残影,“啪”散灵藤迎空而出。原本为了防止龙尊的全力一袭而蓄势待发,却被鸢羽阻止,长时间地保持高度警惕,梦晚晴正在为自己酸痛的手臂苦着脸,却发现杀气磅礴,逼人而来。她不是没有看到赤焱逃出火牢,甚至在看到那个矫健的黑色身影,并没有因为牢狱之灾而狼狈不堪,反而精神焕发英伟甚从前,一颗芳心早就砰砰乱跳。但看到他直接拥住了鸢羽掠向远处时,心中的妒意几乎要将整个北冥域泡在酸水中!

    不过,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为他的重生感到高兴,他倒好,二话不说痛下杀手!然而,她梦晚晴岂是吃素了?就算是心爱的男人,也不能如此被她纵容。男人,是不能宠的,宠坏了反而害了自己!

    感受到那通天的杀气,散灵藤毫不犹豫地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