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无色无味蚀心障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5:47本章字数:3144字

    鸢羽屏住呼吸,原本呼之欲出的“不要”二字被生生压下。尽管她不愿意看到人类在她的面前失去生命,但她能阻止龙尊杀梦晚晴,却没有理由来阻止赤焱!是的,杀亲之仇不同戴天。眼下,她的双目紧紧追随着那条矫健而灵活的黑影,她只希望杀了梦晚晴不要让他陷入嗜杀的漩涡。不要迁怒到曾经想要打压他的族人身上,过去种种已然不那么重要,北冥如今已是千疮百孔,云之蘅用生命守护的民族,再也经不起任何风浪!

    纵然梦晚晴身手不弱,但对手是谁?笑傲北冥的少主,身具冰火双重力量的赤焱。而经过火牢的磨练,似乎他的寒冰真气更上一层楼了。鸢羽发现,从他冲出火牢使用的寒冰真气来看,竟能与火山喷发的岩浆温度一决高下。喷发正来劲的火山为何一下子就不喷了,不用说,一定被那剑麻一样的冰雕给堵住了喷发口,而且那些寒冰真气有冷却岩浆的作用,至于火牢里面是什么样子,她还真的没有办法揣测。

    随着赤焱使出的寒冰真气,原本白色的寒气不但没有就此散去,反而逐渐积累最后变成了环绕在他身边的淡蓝色雾气。

    梦晚晴心中一沉,手中的散灵藤不敢大意:该死,这家伙,明明有着绝对压制她的力量,为何到现在都不出手?如此这般,似乎在不断给她增加压力,难不成要将她一点一点逼到绝境,猫捉老鼠一般折磨死自己?

    无法得知赤焱的真正目的,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自己不受伤。但心里对于赤焱的冷酷绝情彻底愤怒了:“混蛋,我是因为你才会那么做的!否则放眼北冥,我何曾为了哪个男人掏空心思?到头来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要这样对我!你好狠……”

    她委屈的咬着红唇,眼中浮起一层薄薄的水雾,看上去万般惹人怜爱!

    不说这话还好,一听这原因赤焱眉心一沉,右手一招,身侧的淡蓝色寒气“嗖”地窜了过去。梦晚晴想用感情戏码让他分神,起码给自己一瞬间思考怎样拿下他的方法啊。没想到他却是这个反映,眸子里闪过寒气的影子,心下一沉,暗道不好,手中的散灵藤已经全力抖了出去,企图打散那扑面而来不知什么杀伤力的东西。

    黑色的散灵藤妖娆地扭动着身躯,不想那淡蓝色的寒气犹如生了灵性一般,竟然游离成薄薄的雾气分散在散灵藤的四周,陡然汇聚成一股旋风,“呲——”疯狂缠上梦晚晴的右臂。“啊——”不过眨眼的功夫,整个右臂被冰层覆盖,表面吐着淡淡的寒气。

    冻伤是不可避免的,让梦晚晴揪心的是散灵藤!众所周知,散灵藤是一种特殊的植物,上面布满了细小的倒刺,那是索取灵子的利器。就算是主人,在使用散灵藤的时候手掌里也是要凝出灵力保护掌心的。不过这会儿赤焱的寒冰真气将她的整条手臂冻伤,灵力顷刻间烟消云散,那死死握在手中的兵器便毫不留情的成了伤她最重的东西!

    手臂被冻的瞬间,散灵藤细小的倒刺狠狠扎进了掌心,钻骨的疼痛传来,几丝血迹蔓延在冰层之下,不一会儿便被冻住。但是,淡蓝色的灵子层出不穷的从手掌,透过冰层飞跃而出。

    眼泪如决堤地洪水,倾泻而出。小小的脸蛋满是痛苦之色,扁着嘴巴幽怨地看着赤焱。

    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满腹阴谋,胆大包天的鬼道启动者,而是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

    “收起你那副嘴脸!你没发觉我从来就不吃你那一套?”赤焱冷冷的说到,眼中的冰冷让她的小身子微微一颤。“你犯下的错何止这一点痛苦就能补偿的?我说过,我要捏死你,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死徘徊,什么叫做被算计,什么叫做叫天不灵叫地不应!”咬牙切齿的说道,对于这个该死的丫头,他恨不得撕碎了她。

    “我都是为了你……”

    “闭嘴!你配吗?”三个字,将她所有的作为都贬得一文不值。“拿我当借口?你以为我是他?”他食指一动,指向了站在一边的六长老,“蠢到被你三言两语就蛊惑?白痴到被你那张脸给骗了?哼,你的狡猾多变骗骗别人就算了,不要当我三岁小孩儿!”

    “想不想知道青鸾是怎么死的?”他邪恶的勾起嘴角,双目中泛起几丝血红,看着她右臂的寒冰眼中的红色不断加深。“你以为我不知道那笨女人是被你怂恿的?呵,以她那懦弱的性子,没有被你下了蚀心障,她会铤而走险,丧心病狂地要去杀鸢羽?”微微眯起双眼,冷光一扫,落在了六长老的身上。

    原本就在反醒自己过往的六长老猛地抬头,震惊地看向了梦晚晴:“蚀心障?”那是什么他当然清楚,一种无色无味的迷惑心智的毒药。喜阴暗潮湿,只有在暗黑森林才能生长。中此毒者,不但冲动易怒,就连性情都会残暴一些,施毒者若加以蛊惑,很容易被唆使去做一些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情!

    六张来颤抖着举起手,指向梦晚晴,嘴边的肌肉狠狠抽搐着:“原来是你,我就说,我家鸾儿向来温和,贤淑又大方,怎么会做出如此激烈的行为。是你,是你给他下了药!你这魔女,亏我还以为你一心顾念你们姐们情深,要为她出头,谁曾想你不过就是利用我思女心切帮你做大逆不道的事情……”

    赤焱皱眉,不屑地说道:“你以为你自己好到哪里去么?身为长老会的长老,如果不是同样被下了蚀心障你会在她的花言巧语下步步深陷?”

    “什么!”六长老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我……我没有,她根本没有机会给我下蚀心障!没有……”

    “没有?没有你现在为什么双目猩红一副想杀人的样子?”

    六长老低头,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没错,现在的他体内热血沸腾,想要……想要杀人,杀了梦晚晴那个小魔女!

    “什么时候……到底什么时候!”大吼一声,青袍已然出现在了梦晚晴的身侧,一把拎起她的衣襟,臂膀一用劲高高举起她的小身子。满面狰狞的仰头质问,如果她不说就要活活摔死她!

    梦晚晴双脚在空中一阵挣扎,右臂被冻,身子被高举,而且六长老的这招看似简单,犹如莽汉,却暗含擒拿手的技巧,让她无法使劲!

    然而,她立刻从最初的惊慌中缓过劲来,看着六长老的眼睛,镇定地说道:“你不放开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是怎么害死青鸾的!就算你杀了我,哼,你也休想知道,我死了就把所有的秘密带入地下!”

    “这……”六长老的眼中由杀气腾腾渐渐变成了迷茫。

    “哼,青鸾姐姐是如何的孝顺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吧。如果你连她怎么被害的都不知道,那她死的也太不值了,你这个当爹的太无能!”

    “我没有,我一直都在被她报仇!”六长老缓缓放下手臂。终于将她的小身子放到了地上,梦晚晴很是满意,狡黠在漆黑的眼眸下深藏!

    她一勾嘴角:“你以为你聪明么,想知道你是怎么被下毒的么?那我告诉你,是我送给你的风铃,绿色的风铃。用翠绿的叶子编织成的小亭子,碧绿的竹管……记得不?”她挑眉,“那叶子是我从暗黑森林带出来的蚀心障,原本为黄色,为了不让你看出它的本来面目,我特意用玲珑草的汁水来染色。不过经此一变,蚀心障的药力大打折扣。但那碧竹是好东西啊,那碧竹有‘绿参’之称!”

    六长老瞪大的双眼:“绿色野参之称的竹节树?”该死,绿参绿参,有着比野参还要强大的作用。野参通常作为药引,只需一点就可以增强药性,所以说这绿参的催动效应更为强大。就算蚀心障原本药效下降,在绿参的竹香催动下,药力会成倍增长。

    “当你每次站在风铃下缅怀你亲爱的女儿时,竹香浮动,会带着强大的蚀心障沁入你的体内。纵然你见多识广,灵力强大又如何?还不是要乖乖听我差遣。可是,每次遇到那贱人总是我失算的时候,你竟然临时变节,在那贱人的三言两语下就回转心神!说到底,是这些天你没有再吸蚀心障的结果!”说道最后,她自己却咬牙切齿起来。

    “果然很精彩,你不愧是北冥的天才。可惜了,用错地方!”一声长啸由远及近,不过一个愣神的功夫,梦晚晴便想大叫。

    不过,开口已然是不可能。刚刚逃离六长老的魔爪,却又被龙腾捏在手中。龙腾直接掐住她的脖子,将她带离了赤焱。

    赤焱眼角一跳:“龙腾——”本来还要去找他的,这样看来,倒省事了。

    “怎么,见到我,一声二叔都不愿意叫了?”手下的劲道微微加重,一丝血线从梦晚晴的口中溢出。双目含泪看着龙腾,却遭到了他的完全无视。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鸟?让我叫你二叔?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合不合适。杀了我母亲,暗地里又算计云之蘅,尽管他活该,但也不该你来动手!”他愤恨的说道,周身的淡蓝色寒气越发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