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落幕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6本章字数:2466字

    地下,最深处的房间。

    段易被拷在铁椅子上,三个持枪大汉在他身边蓄势待发。这般阵势,比押解重刑犯还要夸张。

    “警察来了。”老人坐在他对面,面露冷笑,“你说怎么办吧。”

    “不怎么办。”段易懒懒一笑。

    老人见他竟还笑得出来,眸光更加阴冷:“你说,我若把你送出去,警察会收手吗。”

    “不会。”段易说道,“我死与他们而言,就像寻风的死与你们。”

    “哦?”老人挑眉,“我听说警察都是很讲义气的。”

    “义气?”段易冷笑一声,那一瞬间,他的眼神说不出是什么情感,“这不是褒义词。”

    老人愣了一下,没料到段易会说这种话。

    “你觉得,我有逃脱的可能么?”

    猛然之间,段易开口。

    “没有。”老人自信的摇了摇头,“这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你还被绑住了。”

    “是么……”段易勾嘴一笑,“可是你知道么,我的称号,是’无极’……”

    “我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段易这么说着,下一秒便站起身来。手腕微动,原本拷在他手上的手铐,竟然豆腐一般寸寸剪断。在老人惊愕的目光中,他忽然飞身而起,一只手便拎起了老人的脖子!

    嘭!

    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三声枪响。早已蓄势待发的三名大汉,在短暂的延迟后,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千钧一发之际,段易动了——

    面对飞射而来的三枚子弹,段易的速度几乎超越人类极限。手腕微转,百斤多重的老人,在他的手里就如同一张纸片,竟然轻而易举的旋转过来!

    一面人肉盾牌,骤然形成!

    嘭!

    血肉飞溅的声音,三枚子弹不偏不倚的射中老人。在站在他身后的段易,除了轻微的后坐力,几乎没有收到任何伤害!

    “啊!”

    沙哑的惨叫声,老人几乎是当场毙命。

    血水染透了段易的衣襟,他一字不发,忽然拎起老人就暴掠而来。那三个持枪大汉还处于呆滞状态,怎么会料到段易这般神勇。然后只觉得眼前一黑,脖颈一痛,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段易的拳头,便是夺命的死神之刃!

    三下闪过,面前的三人便倒地身亡,甚至连抽搐的机会都不再有。

    杀神!

    段易将老人扛在背上,虽然多了个累赘,却丝毫不影响段易的灵活。走到门口,闸门似乎是密码解锁。段易只是看了两眼,便输入了一串数字。

    然后,门开了!

    背着老人的尸体飞速逃出,门外的走廊上是一大批带枪的黑衣人。他们显然没有料到段易的出现,匆匆忙忙的举起枪支准备应战,却已经被段易近身。

    被近身,就是死!

    砰砰砰!

    拳头爆开的声音,段易所过之处,就像稻草的收割机。成片成片的黑衣人倒下,根本没有丝毫反手的余地。他的一身衣衫都被鲜血染得透红,仿佛是浴血而来的杀神,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根本没有反击的可能,将近一百个带枪的人,都没有办法奈何段易一人。他太强,简直强过了人类极限!

    所有黑衣人都绝望的瞪大了眼睛,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们本以为胜券在握,到头来,却输的一败涂地!

    半小时后,段易出现在赌擂广场上。

    被困的人群尚未得救,段易被押送离开时,老人命令留下十人看守。

    众人早已是满脸绝望,那是把黑洞洞的枪口,让他们感觉到生命的流逝。有哭泣声、叹气声,阴暗和负面的情绪将他们完全包裹。

    忽然,听到了脚步声。

    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原本以为是警察前来救援。但那声音,无论怎么听也只有孤身一人。

    刚刚燃起的希望,又这样破灭了。

    但是——

    脚步声忽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狂风呼啸般的声音。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从广场边缘直接飞出,然后冲向了持枪的十个黑衣人!

    那身影极为熟悉,应该是……

    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拳响,众人还处于完全的错愕之中,便看见那些黑衣人,如同麻袋一般倒飞了出去。

    一个浑身赤红的身影,稳稳落地。

    浓重的血腥味,从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就像刚从血池当中爬出来一般,浑身浴血。一双眼睛睥睨扫过,那一瞬间的眼神,仿佛连苍穹都要撕裂!

    这,便是杀神!

    无人能敌!

    “是……是段易!”

    不知道是谁,欢呼了一句。

    然后,整个人群都被引燃。几乎疯狂的欢呼声,要将整个广场都掀开。段易便是他们的英雄,是他救了他们,只凭一个人,一双手!

    他就是神,因为一个人,绝不可能做到这一切!

    人群中的不少少女,都已经喜极而涕。她们用近乎崇敬的目光望着段易,尽管暴力残忍的模样让她们恐惧。但是,段易这一刻的形象,已经永远印入了她们的脑海,绝不会改变!

    从即日起,段易便是她们的英雄!

    特别是蔡小云,已经高兴的快要哭出来。从段易被带走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就已悬到了嗓子眼。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某个时刻开始,段易的生死,与她而言已经非常重要。

    不仅,是因为他许诺自己要治好父亲。

    “抱歉了,”段易见蔡小云走到自己身边,故意后退了一步,他知道女孩子见不得血腥,“奖金我一分钱没拿到。”

    “没事……”蔡小云赶忙摇头,她不是来要钱的,“你没事就好了。”

    段易愣了一下,没想到蔡小云实在关心自己。他很少被人在乎,八年的特种兵生涯,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孤独。忽然被人这样惦记着,竟让他有些不习惯。

    “我先走了。”

    段易牵强一笑,转身便要离开。

    “你们在这等一会儿,警察很快会来的。顺便告诉他们一声,头目的尸体,在外面走廊上。”

    声音越飘越远,众人便目送着他染血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

    楚悠然终究没追上沈秀妍,她跑得极快,再加上天色阴暗,很快便没了人影。

    忽然,兜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楚悠然慌忙接起,仍旧是冯队长:“悠然啊,你找到人没有?”

    “没,跑太快了。”楚悠然有些担忧的摇摇头。

    “那算了,你快回来吧,好像已经安全了。”冯队长说道,语气有些疑惑,“刚刚特警赶到,正要潜入,却在走廊上发现了头目的尸体。地上有血脚印,很长一串。沿着脚印,我们找到了赌擂广场,人质全部被解救了。”

    “啊?血脚印?”楚悠然吃了一惊。

    “嗯,根据人质叙述,是有人救了他们。那人凭一己之力击杀了头目,还有近百个持枪的黑衣人。这血脚印,便是那人战斗后浑身染血,而留下的。”冯队长续道,显然非常不信。哪有人能赤手空拳杀死近百人的,堪比一辆战车了。

    “咦,你刚刚不是说只派去了一名警察,不就是沈秀妍么?她已经出来了,那这个神秘人又是谁呢?”听到这里,楚悠然也十分狐疑。

    “听目击者称,他的名字,叫段易。”

    听完冯队长的话,楚悠然浑身一颤。

    段易?

    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他怎么可能那么厉害?

    “冯队,我可能认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