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再回赌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5本章字数:2034字

    黑道小巷被一具歼灭,从铁门后的夜总会开始,到每一个藏匿的赌场、酒吧。警察获得了这片区域的管辖权,将这里合理整合成了一条规范的娱乐街。

    风明赌场,便也更名为风明酒吧。

    坐在吧台后,王宁燕心不在焉的调着酒水。自从那次洗劫过后,她已经许久未见段易。听人说,段易便是那场战斗的主要参与者,凭一己之力覆灭了整个夜总会。

    她着实吃了一惊,原以为颓废的男人,竟也有这么霸气的一面。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在她心中的地位。

    无所谓了,亡夫已逝。或许,自己已不算黑道中人,黑白两立之说与自己无干。

    近来生意惨淡,伙计也解雇不少。正在昏昏欲睡之际,酒吧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光线昏暗,看不清来人。

    他低着头,一身衣衫破烂不堪。身上并无酒气,却如同酩酊大醉了一般,摇摇晃晃的走进门来。一头蓬乱的头发,胡茬肆虐满脸。

    他走到吧台前,沙哑的声音:

    “一罐啤酒。”

    王宁燕愣了一下,随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她认出了他,却并没有说破。在平复了情绪之后,和以往一样,拿了一大杯啤酒给他。

    他也不多说,仰头就是一杯酒下肚。喉头上下翻滚着,酒水顺着嘴角零落下来,好像两行泪。

    “老板,”他忽然开口了,“错过的人,还有机会回来吗。”

    王宁燕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我骂了她,骗了她。”又是一罐啤酒。

    “去和她解释。”

    “我没脸见她。”

    “段易!”王宁燕忽然吼了一声,原属于黑道第一夫人的气场瞬间爆发,“你看着我!”

    段易抬起头来,眼眸浑浊迷乱。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脸?”王宁燕上前一步,一把将段易抵到墙壁上。她的脸就这样贴到段易脸前,没怎么化妆,霓虹灯打亮了半边。

    段易没有说话。

    “男人,你是男人!”王宁燕说道,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我不管你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无论是什么,都不是一个男人倒下来的理由!”

    顿了顿,眸中似有泪水聚集。

    “我,我丈夫死了。”王宁燕说着,强忍着没有落泪,“我当时觉得世界都毁灭了,他是我的全部,然后他消失了,永远的消失了!”

    “我曾经和你一样颓废,饮酒度日。也因此,我摔断了两条腿,还被各种不明身份的人侵犯。那种灰暗,你不懂,你不会懂!”

    “但我都挺过来了,因为生活还有很多,你我都还年轻。还有别的东西可以去追求,不能永远沉溺在回忆里。朝前看,人,要看着未来活;男人,更要看着未来活!”

    她不再说话,就这样看着段易。

    段易愣住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攀上心头。他死寂了太久的心,竟然悦动起来,幻化出生命的色彩。

    是啊,看未来。

    还有很多人等着自己保护,很多未尽的事需要完成。他是男人,就不能一直沉浸在回忆里。他不能因为痛苦就去逃避,是该他挑起的担子,就必须由他挑起!

    他睁开眼睛,黑眸中的浑浊渐渐散去。

    像蒙尘太久的宝剑出鞘,从即日起,必将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谢谢。”

    两个字,然后起身。

    他没有付酒钱,但她都不在乎。他和来时候一样起身离去,衣衫凌乱,蓬头垢面。但却又完全不一样,因为他的身上,多了一种生命的活力!

    一种,睥睨天下的风采!

    ……

    “找到沈秀妍了?”警察局里,冯队长有些担忧的翻找着监控录像。

    “没有。”楚悠然摇了摇头。自从那次之后,警队派出不少力量寻找,但是,电话关机、家中无人。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没有了踪迹。

    到底怎么回事?

    平时很乐观坚毅的沈秀妍,不知为何伤心落泪。这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玩失踪?

    “真是烦,”冯队长抓着他快要落光的头发,“这监控录像都被人破坏了,几乎没有录下任何线索。”

    虽然黑道小巷已经解决,但警察这边,还有许多事情要查。除了余党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个神秘人。

    毕竟,可是有近千人证明,他是凭一己之力杀了近百人啊!

    这样的非人类,要么就收归正义所有,要么就该躺在实验室里。

    绝对不能,让他逍遥。

    “这段易我也只有一面之缘,”楚悠然无奈的摇着头,“也就在案发前几小时,我们俩还打了一架。”

    “你又手欠了吧。”冯队长微微一笑,楚悠然的性子他何尝不知,一天不找人打架就手痒。

    “哎呀,”楚悠然翻了个白眼,“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有警官证!”

    “什么?!”冯队长显然也吃了一惊,“你们是在哪里打架的,我看下那附近有没有监控录像,也许有拍摄到他!”

    “在……那个黑道小巷的尽头。”

    “好。”

    冯队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一阵飞舞,很快便调出了当时的监控。万幸的是,因为距离较远,这个监控尚未来得及被破坏。只是位置不好,正被一丛树叶挡住,看不太清楚。

    但是依稀可以看到,段易在轻而易举的躲过楚悠然好几次攻击之后,忽然接到电话,然后骑上自行车准备离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展开了自己的警官证。

    “等等。”看到这里,冯队长忽然愣住了。

    他将监控视频放到最大,虽然极端不清楚,但是还可以辨认,那警官证并不是纯红色,而是有一点泛黄。左下角,还很清晰的印了“庆安市8支队”的图章。

    “橙黄色的警官证,八支队……”冯队长兀自念叨着,心中的震惊已经无以言表,“这是八年前存在的特警队,但是,在一次危险的任务当中,他们全军覆没了。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该支队的队长,名字就是段易。”

    “什么?!”楚悠然显然也吃了一惊,“也就是说,段易应该是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