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重回故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6本章字数:3004字

    鬼影一口气说了这么大一段,让段易感到有点不适应。

    但是,鬼影所说的内容,段易却是听明白了,也算是对段易说明了他这么苦苦寻找段易的原因。

    “所以,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拿回它?”

    段易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前,感受到它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

    鬼影背过身去,似乎没有注意到段易的这个小动作,他说道:“其实,现在军方内部也分成了两派:一派觉得你一定拿走了秦皇玉佩,认为要把你抓回去判刑才是正理;而另一派,则认为秦皇玉佩可能根本不在罪恶之城,情报可能是错误的。

    或者,秦皇玉佩虽然在罪恶之城,但你根本没有得到它,它现在应该还在罪恶之城的某处

    但不管是哪一派,都要求你必须先回去。不论真相如何,你一定要回去把事情给讲清楚才行。”

    “我明白了。”段易说道,“那么你认为秦皇玉佩在不在我的身上?”

    鬼影转过身来:“这我不知道,我只负责将你带回去。”

    “那你刚才还说是来拿秦皇玉佩的”

    “如果秦皇玉佩在你身上,我当然要拿回去。但如果不在,那就算了。不过,不管在不在,我都要把你带回去,这是我的任务。”

    “那好,我跟你回去。”

    段易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这回,反倒轮到鬼影感到十分诧异了:“这么干脆?”

    “嗯。”

    段易点点头:“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才好。毕竟,总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

    “你能够这样想就对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现在就可以。”

    庆安市所在的是一个南方大省,属于沿海的省份。

    在地理位置上,也是一个军事重地。所以,这里也有一个军市重区,是华夏五大军区之一的的南方军区。

    鬼影和段易来到了南方军区的驻地,一走进这里,段易就感觉到一种军营里特有的阳刚之气扑面袭来。

    这种气质,也就只有当年在和飞龙大队相处的日子里从他们的身上感受过。

    那是一种热血、激昂、奋发、拼搏的气息!

    然而,当年轰动一时的飞龙大队,如今却已经不在了。

    在这个军区里,凭借自己的身份,他们能够调动一部分资源为自己所用。

    鬼影向南方军区的首长出示了相关的证件,要求调用一架飞机送他们二人去首都京城。

    按道理来说,军区首长的职务是在鬼影和段易之上的,但鬼影隶属于特殊部门,归中央直接管辖,并不能按照常规的职务等级来衡量。

    更何况,现在他也算是在执行任务。

    在特殊部门中人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地方上是必须要尽力配合的。

    否则的话,很可能会惹上大麻烦。

    因此,当鬼影要求调用一架专机的时候,军区首长虽然有些犹豫,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感。

    段易在心中不禁感慨:“像鬼影这样的人,虽然生活在一个刀口舔血的世界里,但也拥有了许多人所没有的特殊权利。他们失去了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但却获得了这样的权利。这种权利,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补偿吧。”

    当飞机从军用机场上起飞的时候,段易靠在窗口,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脑海之中更是一片空白。

    马上就要前往首都了。

    和大多数人一样,段易这辈子其实没有去过多少次首都。

    他第一次去首都,就是奉命辅助飞龙大队去完成那件极其困难的任务。

    在那之后,自己也是从那里离开,前往罪恶之城的。

    然而,也就是那一次远行,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说老实话,在过去的几年里,段易曾想过此生再也不踏足那个地方。

    对那样的地方,段易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但如今,却又要前往那里。

    段易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或许,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

    “想什么呢?”鬼影端来两杯酒,在段易的对面坐下。

    他将其中的一杯递给段易:“喝些东西吧。”

    段易到没有反感,反而淡然一笑,接过水杯:“没想什么谢了。真想不到,你这好像鬼魅一样冷血阴暗的人,也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鬼影呵呵一笑,不过他的笑声也十分的干瘪,就像是老旧的门轴所发出的吱呀吱呀声:“虽然我名号是鬼影,但也并非十足冷血。对敌人,当然要残酷。但是对自己人,该有的客套还是要有的。”

    “这么说,你是把我当做自己人了?”段易看了鬼影一眼,“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我只从一些内部的档案上见过你的大名。”

    “确实是第一次见面,但你的大名也在我们中间传开了。”鬼影笑道,“我一直想会会你,看看这个能单枪匹马从罪恶之城中多会大量国宝的段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也一直想见见你,看看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影,到底有多可怕。”

    段易喝了一小口酒。

    这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酒,色泽淡黄,看上去就像是琥珀一般。装在杯中,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十分好看。

    入口之后,起初十分甘醇,但越到后面后劲越是充足。

    只是一小口,就让段易有了几分醉意。

    “现在见到了,感觉如何?”

    鬼影倒是没有喝酒,而是将杯子一举,好像在观赏着杯中的酒。

    “就像你说的,外界传闻你十分可怕,无非是因为你是他们的敌人。其实,你这人挺有意思的我倒想看看,你的真面目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段易的酒量虽然不错,但这酒劲很大,才喝了没多少,就让他有些微醉了。

    鬼影的语气里面,带着几分戏谑:“很多人都想看我的相貌,你猜,最后怎么了?”

    “这还用猜,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最后都死了。”

    段易摆了摆手。

    “是啊!”

    “草!”段易骂了一句,“你当你自己是谁啊,还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当自己是古时候的千金大小姐?不给外人见面的。”

    而说到这里的时候,鬼影却就只是呵呵直笑,再问什么也就不回答了

    几个小时之后,飞机终于到了京城,这座华夏的首都——千年的皇城。

    京城很大,古老的皇室建筑、胡同老巷和现代的高楼大厦交相辉映,形成一幅别样的景象。

    飞机在京城郊外中央军区的一个军用机场降落了下来。

    走出飞机,段易环视周遭,就发现这里的一切还是那样的熟悉。

    当年自己第一次来首都,就在在这里下的飞机。

    时隔多年过去了,这里的一切,和当年还是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在机场的工作人员可能和当年的已经不是同样的了。

    此时,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站着一名中年人。

    这就是前来迎接他们的人了。

    中年人长着一张很严肃的国字脸,浓眉大眼的。配上一身深绿色的军装,给人以一种庄严的感觉。

    只是站的很远,段易也能够感觉到,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上,有一股血气方刚的味道。

    那是一种军人身上独有的气息,和现在社会上很多娘炮是不一样的!

    看到鬼影和段易从飞机上下来,中年人立刻敬了一个军礼。

    见此,段易也赶忙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但鬼影却显得很随便,只是微微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王中将,怎么是你在这里接我们,其他人呢?”

    那个被称作王中将的中年人回应道:“就我一个在接你们,首长们已经在等着了。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吧。”

    段易注意到,王中将在和鬼影说话的时候,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

    看来,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承受鬼影的气息,即便是如王中将这样的资深军人也不例外。

    随后,王中将又看了看跟在鬼影身后的段易,对段易伸出手道:“你就是段易吧,久仰久仰。当年你仅凭一己之力,就在罪恶之城中夺回大量国宝,在军方之中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啊!”

    段易看着王中将,也很和善地伸出手与其相握:“哪里哪里,王中将过奖了。”

    但是,在二手相握的那一刹那,段易就觉得这个王中将的手好像是一把铁钳似的,死死地夹住了自己的手。

    并且,这把铁钳还越来越紧,很快的,自己的手就无法挣脱了。

    段易看了一眼王中将,发现他正用一种略带三分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

    很快的,段易就明白了过来。

    这王中将是在试探自己的实力呢。

    当下,他也是会心一笑。

    就见段易也不曾有什么动作,只听嗖的一声,他微微一缩,就把手从王中将的钳制之中给抽了初来。

    王中将瞪大了眼睛,一时之间居然也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这才说道:“好身手,我一直以为传闻之中多有夸大其词之嫌,没想到果然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