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小酌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7本章字数:3004字

    这天晚上,大家都很高兴,晚饭一直吃到十点多钟这才算是吃完。

    段易也喝了很多酒,一直喝到走路都开始有些打晃。

    看着他醉醺醺的样子,沈母关心地说道:“小易啊,我看呐,今天晚上你就别走了吧?”

    段易却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走的话,住在哪里啊?”

    沈母呵呵笑道:“这很简单啊,你和小妍住一个房间嘛!”

    说到这里,沈秀妍不由得和段易对视了一眼,脸上显露出羞涩的神情。

    段易嘿然一笑,道:“这就不必了,这不是还没结婚呢嘛,还是矜持一些的好。”

    虽然从段易的嘴里说出矜持这两个字感觉怪怪的,但他确实不打算现在和沈秀妍就进入同居生活。

    毕竟,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结。

    他希望将来和沈秀妍结婚的时候,能够无忧无虑。

    “既然这样的话,那也好。”沈父点点头,“小易现在毕竟还有事业要忙,儿女情长之类的,还是暂时放一放的好啊。”

    大家虽然都没有明说,但段易和沈秀妍的关系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

    “那要不我们叫一辆车送送你吧,这么晚了,又喝了这么多酒,一个人回去总是不安全的。”

    沈母又关心的说道。

    这时候,沈秀妍却呵呵笑了起来:“妈,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段易的身手好着呢,人家当年可是当过特种兵的。一般的小偷小摸哪敢对他下手啊,遇见他的话,那些小偷小摸的还是自求多福吧。”

    沈父也是哈哈笑道:“这倒是,小易啊,回头有时间也让伯父开开眼,让咱们啊看看你的身手!”

    “好好好。”

    段易笑了笑。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送送你吧。”

    沈母还是放心不下,打开门,扶着段易往楼下走去。

    沈秀妍和沈父也跟在后面,一起下了楼。

    “好了,你们就把我送到这里吧。”

    在楼下小区门口,段易对沈家人说道。

    沈家人也冲着他摆了摆手,道了声再见。

    段易走在回家的路上。

    此时虽然已经是深更半夜了,但庆安市是南方大市,即便是深更半夜,街上也有很多人来来往往,更有数不清的通宵营业的店铺在开着门。

    因此,根本不用担心人身安全。

    这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段易只觉得浑身上下在这一瞬间好像是坠入了冰窖一样,彻骨的寒冷。

    而这一阵寒冷,却让他感到感到一激灵,就连酒也醒了三分。

    “这大夏天的如此闷热,又从哪里突然刮来这么一阵寒风?”

    段易不由得一惊。

    就在这时,他却突然看到,自己的面前不远处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那是一名身材佝偻的老人,站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是那样的孤单。

    老人站在那里,身上穿着一件古朴的唐装,整个人看上去,和这座繁华的城市显得格格不入。

    他的手中,拿着一把笤帚,正在一下一下的扫着地。

    不知怎么的,在看到这个老人之后,段易就觉得此人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他的一举一动,和周边的景物都显得是那样的突兀。

    不过,段易却并没有打算理睬这名老人。

    他加快步伐,从这个老人的身边走了过去。

    然而,当段易的身子迈过这个老人的时候,一种异样的感觉却涌上了他的心头。

    下一刻,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那个原本应该已经落到他身后的老人,却突然又出现在了段易的面前。

    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居然还是刚才那么远。

    咯噔!

    段易心中不由一颤。

    这老人到底什么来头?

    他再不敢大意。

    当然,也没有准备理睬这名老人。

    就在段易的身体再次穿过老人的时候,先前的那种感觉再次出现了。

    当段易再次朝前看的时候,那个老人又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这!

    段易震惊了。

    不过,丰富的经验使得他没有因此而慌了手脚。

    就见段易不慌不忙地拱手问道:“敢问这位前辈究竟为何在这里拦我的去路,我好像并不认识你吧?”

    这时候,听到段易说话了,那老人也发出一串呵呵的笑声。不过,他的声音十分干枯,在这寂静的黑夜里听来,就好像是那古老的门轴所发出的吱呀吱呀声:“嘿嘿嘿,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现在的年轻人,果然有些本事。请问,你是不是段易?”

    段易应了一声:“是,还请问前辈尊姓大名,为何在这里拦着我的去路?”

    “嘿嘿,老朽的名字嘛,过这么多年,也没人提起我的名字,我自己好像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因为,这每一年啊,都有许多厉害的后生晚辈出现,像我这样垂垂老矣的人,怎么能被人记住呢?让我想想啊,我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元”

    “元?”

    听到这个名字,段易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这个名字,曾经在庆安市8支队的时候,曾听飞龙大队的人提起过。

    这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也是世界十大杀手之一。

    不过,和鬼影不同的是,元的排名,位于前三!

    世界十大杀手之中,有些擅长用毒,有些擅长忍术,有些擅长飞刀,而有些擅长潜行。

    因为对于一个寻常的杀手而言,以上所述,都是成功率最高,也最为普遍的暗杀手段。

    只有元,他所擅长的,是一套被称为“元拳”的拳法。

    这套“元拳”,是他自己独创的一套拳法,据说融合了华夏百家拳法之所长,将所有拳法之中杀招的精髓全都融于一身,是一套专门用来杀敌的拳法。

    也是世界上最适合杀敌的拳法!

    每一招,都直捣要害,一击毙命!

    同其他的世界十大杀手一样,元暗杀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他们寻常时候根本不出手,一旦出手,必取敌人性命。

    所以,被十大杀手盯上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在传说之中,元的身份一直是一个谜题。

    没有人知道元是男是女,年龄多大。

    但是和鬼影那整天隐藏在暗影之中的造型所不一样的是,元并没有刻意地伪装自己的相貌。

    他出动,从来不用伪装自己。

    之所以没有人知道元的相貌如何,那是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

    也正因为如此,当段易看到面前的元的时候,这才十分震惊。

    在他的印象之中,元应该是一个身穿紧身黑衣,隐藏在月色之中,全身如死寂一般的杀手。

    就如同鬼影那般,让人望而生畏。

    但让段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元,居然是这样一个浑然不起眼的老人!

    这样的老人,在华夏国这样的人口大国里面,一抓一大把。

    不过,既然元出现在了这里拦住自己的去路,那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原来是元前辈,晚辈段易,久仰前辈大名。只是,不知道前辈今天在这里拦着我的去路,有何贵干?”

    段易知道,和元这样的人打交道,不能用和寻常人打交的手段。

    因为,谁也不知道元的脾气是什么样的。

    万一元发怒起来,那自己能不能抵挡得住还是一个问题呢。

    元摆了摆手,说道:“你少跟我这么客套,我不吃这套。我今天来,只不过是因为有人花钱买你的人头而已,让我务必把你的人头带到。”

    “花钱买我的人头?”段易听了这话,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觉得有几分诧异。

    按照道理来说,元这样的人,并不是那样轻易能为钱所动的人。

    是什么样的人,又花多少钱,才能请得动元来拿自己的人头呢?

    想到这里,段易不由得记起了那个女杀手所说的组织——隐蛇,那个华夏国境内最为强大的杀手组织。

    但转念一想,段易还是摇了摇头。

    那个隐蛇再怎么强大,至多也不过是和元平起平坐的级别而已,远远没有请得动元的能力。而且,就算能够请得动元,那又得花多少钱?

    “那——请问前辈,是什么人让你来取我的人头的呢?”

    段易问道。

    元停下了扫地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段易,那眼神之中,颇有几分赞赏之色:“不愧是段易,和传说中的一样,有些手段。要是换一个人,见到我之后,只怕都吓得尿裤子了,但你却还能这样安然不动,确实不简单啊!”

    段易笑道:“前辈谬赞了。”

    “能让我出马取你人头的人,你不必要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那是你惹不起的存在。”元看着段易,那目光之中,似乎透露出丝丝的恐惧之色:“就连我,也得惧怕他三分。”

    接着,他又话锋一转:“不过,我也是一个十分惜才的人,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百年罕见。如果就这么死了,倒也是一大不幸,我也于心不忍。所以,我们做一个约定如何?”

    段易追问道:“什么约定?”

    元伸出一只手,说道:“我们相互之间过十招。这十招,你我尽自己全力施展。如果在十招之内,你还活着,那我就让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