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诡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7本章字数:3075字

    “小朋友,你们都有什么本领啊?”

    段易饶有兴致地看着何小黑和何小白二人,脸上写满了笑容。

    他很是喜欢小孩子,于是就忍不住伸手去摸何小黑的头。

    但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何小黑头的时候,一股奇怪的感觉却涌了上来。

    段易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紧接着,何小黑就出现在了距离自己足足有十多米的地方,而自己的手摸到的,却是何小白的头!

    再看何小黑,他脸上带着一丝顽皮的笑,冲着段易扮了一个鬼脸。

    而何小白,却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这两个小孩子,有两下子啊!”

    段易忍不住赞叹道。

    “嘻嘻。”那边欧阳雪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嘻嘻一笑,道,“段大哥,原来你也抓不到他们啊?!”

    “抓不到他们?什么意思?”

    段易有些不解。

    欧阳雪吐了吐舌头,说道:“这个嘛,也是一个秘密,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段易无奈的一笑:“敢情这飞龙大队里面一个个都是有些本事的人啊,还有自己的小秘密。也罢,自己不也是有着秘密吗?虽然对于很多高层而言,自己这个也不属于秘密。但在这些普通的飞龙大队队员面前,自己的秘密还是很大的。所以,再这样的组织里面,需要养成的一个最基本的习惯,就是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最好不要过问。”

    这时候,一直站在边上的另一个名男子开口了:“好了好了,咱们不要闹了,今天休息一晚,明天咱们就出发吧。回到庆安市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呢!”

    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看他的样子,不过是三十多岁的模样,长得憨憨的,看上去十分平易近人。

    男子作自我介绍道:“你叫段易是吧,我叫张亮,是玄组的组长,你就叫我大亮就可以了。”

    段易却是说道:“好歹是一个组长,怎么能叫你大亮呢?看你比我年纪大的样子,就喊你一声张哥吧。”

    张亮倒是一个爽快人,一拍手道:“行,那就这么定了。”

    玄组的房间,走进门内是一个大厅,在大厅的四周,还有五个房门。每一个房门进去之后,都是一间小房间,这是他们各自的卧室。

    这天晚上,段易等人就住在这里休息。

    而第二天上午,他们也该回到庆安市了

    庆安市,东城街。

    这是一条古色古香的老街,是庆安市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但是和寻常的旅游景点不一样的是,东城街并不是封闭起来收门票的,而是类似步行街一样开放式的。

    萧晨漫无目的地走在东城古街上,满眼望去,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他的手插在口袋里,紧紧攥着早上父亲给自己的三百块钱,手心里早已渗出了不少汗水。

    萧晨的家并不富裕,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每天起早贪黑挣的钱也就将将够一家人五口人维持生计罢了。

    前些日子,外婆生病住院了。这一下子,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生活顿时就变得更加拮据了起来。这段时间里,父母整天都冷着脸,一点笑容都没有了。才四十多岁的人,脸上却已经是布满了皱纹。

    萧晨已经是高一的学生了,而他妹妹也在上初中,都是正花钱的时候,已经十七岁的他怎能不明白家里的情况?

    所以尽管今天是萧晨的生日,但他还是拒绝了父亲的提议,没有去饭店摆宴席。

    不过,天下哪有不疼爱自己子女的父母?这么些年,都没给子女正儿八经的过个生日,父亲心中也十分愧疚。今天早上,父亲愣是硬塞给了萧晨三百块钱,让他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萧晨推辞不过,也只能收下了。

    “这三百块钱,虽然是爸给我的,但我也不能随便乱花。”萧晨边走边想。“给妹妹买些东西,再买一些礼品给爸妈,他们这么些年也够辛苦的,剩下的我再买两样喜欢的东西就罢了。”

    这样想着,萧晨就在路边的店铺里买了一些零食,这是给妹妹的。又买了一些芝麻糊和牛奶,这是给爸码的。当他双手提着大包小包从商店里走出来的时候,兜里就剩下八十多块了。萧晨一阵心痛,暗想:真是不当家不识柴米油盐贵!以前平日里也没什么开销,也不觉得这东西有多贵。但现在可算是见识到了,三百块钱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快没有了。

    “哎——”

    萧晨叹了一口气,从店铺里走了出来。

    现在正是周末,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东城古街上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萧晨走着走着,身子突然定住了——他的目光,落到了街对面的一家古玩字画店铺之中。

    店铺里的游人也有很多,进进出出的,热闹非常。

    不过,萧晨的目光却没有停留在这些游人身上。他的目光,直接穿过了层层叠叠的游客,落在了店铺最里面一面墙壁上挂着的一副画上了。

    由于站得远,那幅画上画了些什么,萧晨看的并不清楚。但不知为何,他能够感觉到,就在自己的目光落在那幅画上之时,画中突然传来一股神秘的力量,将自己的目光牢牢吸引住。

    萧晨不由自主地朝那幅画走去,冥冥之中就好像是有什么指引一般。

    走进了店铺,靠得近了,他才看清,这幅画上画着的,是一个身着精美华装的女子。女子亭亭玉立,正站在一条古街的正中。面容精致,却带着些许的焦虑,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样。

    古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这女子孤独地伫立着,平添了几分凄凉。

    当萧晨的目光与她双目相对之时,她眉目之间,似又多出了淡淡的笑意,尤其是那一双妙目,栩栩如生,灵动非凡。在那一刹那,萧晨只觉得这画中的女子好像活了过来!

    看得出来,画这幅画的人,一定是一个功力深厚的大师。只是一张古画,却让萧晨有了身临其境之感。

    不仅如此,他更觉得这幅古画是带感情的,画家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倾注到这幅画里。待画成了,就成了这样一幅灵动的画。

    嗡的一声。

    突然之间,萧晨只觉得一阵头疼。

    古城、长街、女子、刀光剑影、金戈铁马

    一切的一切,印入他的脑海之中。

    “哎,小伙子,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我们都快打烊了,你还不走?”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萧晨的耳边响起,把他从深深的沉思之中拉回了现实。

    萧晨一愣,环顾四周,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家古董字画店里居然就只剩下自己一个顾客了。而自己的身边,此时正站着一个膀大腰圆肥肥胖胖的中年男子。这个男子睁着一双三角小眼睛,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看得萧晨一阵尴尬。

    “嗯?怎么了。”萧晨不解,发出一声疑问。

    那个男子指了指外面,冲着萧晨说道:“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们店都快打烊了,小伙子你一站就是一下午,在想什么呢!”

    听了这话,萧晨就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一蹦三尺多高:“什么,都晚上八点多了,我怎么觉得才过了一会儿!”

    “你自己看看时间,确实是晚上八点多了。你一站就是一个下午,在想什么呢!”那个中年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萧晨。“小伙子,你一定是被这幅画迷住了,对不对?”

    萧晨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发现此时确实已经暗了下来。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确实看得入神了,不好意思对了,老板,这张画画的真不错,多少钱?”

    萧晨突然想把这幅画买下来,似乎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似的。

    不过,他兜里此时只剩下了八十多块,这样好的一幅画,价钱一定不菲吧。

    萧晨这样想着,心里立刻就打起了鼓。

    那男子上下打量了萧晨一番,说道:“小伙子,算你有眼光,这幅画可是我这里最好的一幅。庆安市美术界多少好手来看过,都啧啧称赞!不过,这幅画虽然看起来像是一幅古画,但它的年代却无法断定,就连专家也看不出来,我估摸着八成是现代人仿制的。这样吧,我看你也是一个老实人,又是个学生娃,反正是今天最后一笔生意了,也不诳你,就按照进价卖给你得了——一口价,五十!”

    “五十!”萧晨不禁大吃一惊。“好便宜啊!”

    他下意识的再次看了看墙上的那幅画,发现那女子的眼神还是正看着自己。这回,萧晨不敢再长时间的注视她的目光,忙收回眼神,看着胖老板。

    那胖老板嘿嘿笑道:“说实话,这幅画是从一个乡下老头子那里收来的。那老头儿不识货,当废品卖,也就卖了十块。反正也无法鉴定年代,就算是现代人画的也说不定。五十给你拉倒,你爱要不要。”

    “要要要。”萧晨心中暗道:就算是现代人画的,那也是一幅好画了,自己拿出去卖指定不止五十!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当他将这幅画从墙上卷下来收好之时,画上的女子,居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