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美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7本章字数:3027字

    这幅古画用包装包的好好的,被萧晨紧紧地揣在怀里。毕竟,这是他花五十块钱买来的东西,怎么的也得看得紧一点。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庆安市里华灯初上,大街小巷都宛如白昼一般。

    不过,萧晨却是没有一点心思欣赏这美丽的夜景。他耽误了太长时间,也不知家里人怎么样了。萧晨下意识地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有好多未接来电,全是家里打来的。不过,当时自己的心神全都被古画吸引了,全然没有注意到。看来,在这段时间里家里人没少操心。他叹了一口气,忙回拨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自己的妈妈,母亲见是自己儿子打来的,语气有些急躁:“萧晨啊,你怎么搞的,出门买东西,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啊。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我们差点就报警了!”

    萧晨听得出来,母亲虽然有责备自己的意思,但其中蕴含的,还是无尽的关爱啊。

    萧晨心中有深深的歉意,说道:“对不住了,妈,出了一些事情,让你们操心了。我这就往家赶了,很快就到家了”

    挂了电话,萧晨的脚步更快了。

    萧晨家并不富裕,自然住不起高档小区。他的家,住在庆安市的老城区。

    现在庆安市的发展很快,到处都在搞拆迁,像这样的老城区要么就已经被拆除,要么就淹没在了高楼大厦之中。而萧晨的家,就属于淹没在高楼大厦中的那一批。

    骆驼巷离市中心并不远,但是隐藏在无数高楼大厦之中却也不易被发现。

    这是一个有了好多年头的老巷子,巷子之中都是古老的平房。路面至今还是青石板路,显得十分沧桑。同样是青石板街,但东城街给人的印象就是充满了传统文化的气息。到了此处,却成了老旧、破败的感觉。

    街边墙角,都是居民堆着的杂物。屋檐下,还有一条一条的自家拉的电线。旧时代的风情,在此处是一览无余。

    平房里住着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有就是自乡下进城谋生活的朝九晚五的工人。他们没钱在外面租住昂贵的商品房,有个落脚之处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很多时候,老巷之中,是十分安静的。

    老巷的宁静,和城市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好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巷子很长,但里面几乎没有路灯,晚上回家的人除了靠路边人家窗户里透出来的光亮,就只有靠自己的手机、电筒等照明设施照明了。

    走着走着,前面忽然有了一处很明亮的地方。萧晨知道,自己家快到了——那是自己家隔壁玄清道观门口的路灯所发出的光亮。

    玄清道观,是一个破败的道观,虽然有上百年的历史,但现在大多数庆安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了。

    如今道观里居住的,却只剩下了一个孤苦伶仃的老道士,叫做玄尘子道长。这玄尘子道长毕竟是出家人,心怀慈悲,不忍见巷子里晚上一片漆黑,就在道观门口安装了一盏灯,给晚归的人照明之用。

    老人贫困,能安得一盏彻夜通明的灯已是尽了全力。虽然与无边的黑暗相比,这点微不足道的光明显得可有可无,但对于晚归之人而言,心里却是暖暖的。

    萧晨的家就在道观的隔壁,看见灯光,就到了自己的家。他走到灯下,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走了进去。

    和所有老式的建筑一样,进门之后,都是一个小小的院落。院落里堆放着一些平日里很少用到的杂物,还有三辆自行车。

    在院落的后面,便是萧晨家的小平房。平房的正厅里还亮着灯,可以看到,父母和妹妹正坐在里面。

    “爸妈,我回来了!”才进屋子,萧晨就喊了一声。

    家里人听见了响动,都跑出屋外来看。首先跑到萧晨面前的是自己的妹妹萧雪,她歪着脑袋问道:“哥,你一下午都去哪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萧晨苦笑一声,这一下午的经历十分奇妙,自己都没搞明白,只怕说出来家里人也不会相信的。他想了想,说道:“下午我去东城街买东西了,你们看,这些都是给你们买的”说着,他把手里的大包小包递给了父母和妹妹。

    “买完东西,我就去一家古玩字画店看了一下,看中了一幅古画,看得入神以至于忘了时间”

    萧晨把自己这一天的经历简单地说了一番,当然,还是将那一段奇妙经历一笔带过了。他还把手里的那幅古画拿出来给家人看了一下,父母都称赞这幅画画的不错。

    不过让萧晨感到奇怪的是,家人看到那幅画后,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就好像这幅画仅仅是一幅画的不错的古画一般。

    看见儿子手里的大包小包,母亲的脸上露出了责备的神色:“那三百块钱是给你自己买东西的,你却给我们买了这么多”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他们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妹妹倒是没那么多的顾忌,接过萧晨给自己买的零食,就一头钻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萧晨笑道:“从小到大都是你们买东西给我们兄妹俩,今天我生日,也买一些孝敬孝敬你们二老,虽然还是用的你们的钱,但这也是做儿子的应该做的。”

    忙活了大半天,萧晨还没有吃完饭。还好,家里的饭菜还剩下一些。母亲拿到厨房热了一下,萧晨就将就着吃了。

    吃完饭,萧晨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萧晨的家和平常人家的平房一样,分为东西厢房。其中,东厢房又被分为两个小房间,分别是萧晨和他妹妹萧雪的房间。至于西厢房,便是父母居住的了。

    萧晨把那一幅古画从包装里取出来,小心翼翼地挂在自己书桌旁边的墙上,正对着床铺的位置摆好。

    他仔细地端详着这幅画,下午的一切,他还历历在目。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去描述。总之,十分的奇妙。自己只是一个恍惚之间,却过去了那么久,还真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现在在灯光之下,萧晨总算是看清楚了画上的一切。之前,他的目光完全被这画中女子吸引,对于整幅画倒没有太多的注意。

    现在在灯光之下观看这幅画,萧晨只觉得这幅画里面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看着这幅画,只觉得这幅画是那样的美妙!

    渐渐地,萧晨居然觉得有些迷迷糊糊了。

    在迷迷糊糊之中,萧晨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轻飘飘的,好像是一根随风飘荡的羽毛。这种感觉很美妙,飘飘欲仙。一时之间,他居然沉迷于其中不能自拔。

    “这是在做梦吧。”萧晨在心中想道。“尽管是在做梦,但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萧晨不禁发出一阵感慨,他感觉自己身心一阵舒畅,这是说不出的自由。他甚至不愿意醒来,就害怕这种感觉一闪即逝。

    突然他眼前一花,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一条街道之上。

    这是一条长长的古街,两边房屋林立,透出古韵古香。但是,那些房屋却都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远处,是一个耸立着的城楼。城楼饱经风霜,已经有不少砖块上长出了斑驳的苔藓。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显眼的痕迹。

    而在城楼之上,挂着的牌匾上却是写着三个大字——东城街。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刚才还想着东城古街和那幅画,现在做梦就梦到了东城街。”萧晨打量着周围,发现这梦里的东城古街和现实中的还是有些区别的。那就是,此处的房屋都比现实中的古朴一些。

    现实中的东城古街,历经千百年的风霜,其实很多地方都已经破旧了。现在看到的,很多地方都是经过相关部门修缮的。所以,相对而言会显得崭新一点。

    而现在梦中所看到的,却是真真切切透着古朴沧桑的气息!

    萧晨现在已经被眼前的一切所吸引,全然没有发现自己本身已经处在梦中,竟然还能知道自己正在做梦。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感受,但却没有在意。

    正在此时,他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郎君,是你么!”

    郎君?

    身后突然传来人声,萧晨不免有些惊讶。他回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位身着雪色衣裙的女子。

    这女子眉目如画,十分清秀。一双妙目流转,只是惊鸿一瞥,便有风情万种。她身上一件雪色的襦裙在此地看来十分显眼,好似一片白雪飘落至此。

    萧晨看得痴了,只觉得这女子的相貌,真像是传说中的仙女一样!别怪萧晨见识浅薄,“仙女”二字,已经是他所能想到的最绝顶的赞美之语。一时之间,他居然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女子也看见了萧晨,脸上忽然流露出惊喜的神色。她上前一步,拉住萧晨的手,说道:“郎君,果然是你。你可知道,我在此等你等的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