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命丧黄泉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7本章字数:3023字

    “这——”萧晨被女子拉住,忽然全身像是过电一般,颤了一下。他嘴唇动了动,想说话,但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是什么人,晨风又是谁?”萧晨淡淡地问道。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奇怪的梦,他只觉得面前这女子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具体是在哪见到过,他的脑中却又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那女子见此,又道:“晨风,是不是相别太久,你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无妨,无论你是否记得,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你都是我的晨风,我的夫君”说罢,女子居然依偎在了萧晨怀里。

    她居然说自己是她的夫君!

    萧晨差点没一下子跳开,但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在这时候变得软弱无力。而那女子的如雪肌肤,则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女子均匀的心跳和深沉的呼吸,那一对酥匈,按压在自己的身上,怎能不让他想入非非。

    自己,自己当真是在梦中么?

    萧晨不由得在心中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如果是在梦中,这梦也实在是太美妙了。只是,这种感觉却又太真实了。真实得让他不敢想象,自己居然会是在做梦!

    若这是梦,倒宁愿永远不要醒来。

    不及萧晨想得更多,女子的脸,就已凑了上来。他想要躲避,但一张温热的唇,已经堵住了萧晨那半张着的嘴。紧接着,一条湿滑的舌头,便伸进了萧晨的口中。

    萧晨只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而已,哪里经历过这些事情。在短暂的抵抗之后,他的心理防线,终于还是在这一瞬间就被彻底地击溃。

    接下来,场景一花,周遭如梦似幻。不多时,那寂静的古街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布置典雅的房间。

    房间里,都按古典风格布置。耳畔还有佩环轻鸣,甚是悦耳。

    窗上,挂着红色的帘子。床前,顶着红色的帐子。就连桌子上的蜡烛,也是鲜艳而喜庆的红色。萧晨此时,已经与那女子躺在了一张很大很大的雕花大床上了。

    床上春光无限,这让萧晨很是享受。

    作为一个身心发于都很正常的人,自己也不止一次地在午夜幻想过某些美妙的东西。但那些都是幻想,做如此逼真的梦,却还是第一次。

    既然这是一场梦,那在梦中做什么也都无所谓了。在最原始、最本能的人性面前,任何礼义廉耻都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十七岁的少年,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面对如此的诱惑,又怎能不沉沦?这十七年以来的压抑,在这一刻,全都尽情地释放了出来

    凌晨五点多,庆安市老城区的某条不起眼的小巷之中。

    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呼啸的警笛声。

    “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休息啦?”

    有人在床上翻了一个身,不耐烦的骂道。

    “当家的,不好啦,出大事啦!”

    正在这时,一个妇女猛然将门推开,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由于她进门的时候十分慌张,以至于被门槛盘了一跤,差点没跌倒在地。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忙慌的?”

    还在睡梦中的男子很不耐烦的起身问道。

    那妇女指着门外,大口大口喘着气说道:“隔壁萧家的儿子——死啦!”

    “什么?!”

    男子也是大吃一惊,从床上猛然惊起。

    “我昨天还看到萧晨那小子出门呢,晚上也看到他回来,怎么这一晚上不见就死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穿好衣服,跟着妇女走出门外。

    在门口,早已经聚集了一大圈人。

    那些人都是来看热闹的,此时,聚集在萧家门口,议论纷纷:

    “哎,你们听说了吗,萧晨那孩子昨天晚上死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啊?我说今天早上怎么就听见警车的声音呢!”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

    “哎,那可真是可惜了。萧晨这孩子挺好的,学习又争气,又懂事,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就是啊,萧晨死了,那萧家人该多伤心啊!”

    “别提了,哎”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对于这些住在老城老巷中的人们来说,可能一辈子都是波澜不惊的,没有一点大事。

    像这样的事情,就已经够他们谈论好久的了。

    “你们知道萧晨是怎么死的吗?”

    这时,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压低了声音问道。

    “不知道。”

    其他人纷纷摇头。

    “听说啊,萧晨是被女鬼吸走了精气才死的!”

    那人声音压得更低了,似乎生怕被别人给听见似的。

    “什么?被女鬼给吸走了精气?”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拉倒吧,你胡说什么呢?”立刻,就有人不信,“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哪里来的女鬼?”

    “就是啊,别自己吓唬自己,说不定是萧晨有什么看不见的毛病,猝死了呢?”

    “对啊!”

    刚才那人见大伙儿不信,又神秘兮兮地说道:“就知道你们不信,那也没办法,我本来也不信。但是听他们进去见过尸体的人说啊,萧晨的那具尸体全身干瘪,肌肉萎缩,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干了一样。”

    “这怎么能断定就是被女鬼给吸干的呢?干尸也有不少啊!”

    又有人说道。

    “这世上确实有不少干尸,我也经常从网上看到那些古代的木乃伊什么的。但是——你们想想,能在一夜之间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一具干尸,这是人能够做到的吗?就算是被人作成了木乃伊,那也是需要时间的,好吧?!”

    这话一出,围观众人可就不淡定了。

    确实啊!

    这件事情太过诡异了!

    当下,就有人浑身一哆嗦,嘟囔了一句:“大清早的,真晦气。”

    说罢,就转身离去了。

    此人一走,又有一些人觉得不该在这里停留,也都纷纷转身离开。

    而站在人群中打听消息的楚悠然在听到这段对话之后,脸上的神色也很不好看。

    她还没有进到案发现场中看尸体,但光是听这人的言语,就让她觉得很不好受。

    在接到消息之后,楚悠然第一时间就从家里赶了过来。但她家离得毕竟比较远,因此赶到这里之后也用了不少时间。

    不过,楚悠然却并没有着急亮出警察的身份,然后进入案发现场,而是混在人群里,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是楚悠然的一个习惯,因为街头巷尾的谈论看似漫不经心,但往往也能有一些关键的信息隐藏在其中。

    不过,这些人的谈论显然都是无稽之谈。

    作为警察,楚悠然当然也见过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奇闻异事。但鬼神之说,她还是不信的。

    正所谓邪乎到家必有鬼。

    这里的鬼,可不是鬼神的鬼,而是肯定有人在搞鬼。

    所以,尽管他们的谈论让楚悠然感觉很不舒服,但她却也不信鬼神之说。

    这样想着,楚悠然就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越过警戒线,进入了案发现场之中。

    “悠然,你怎么来了?”

    在案发现场,冯队长问楚悠然道。

    似乎对楚悠然的出现赶到颇为震惊。

    “我就不能来吗?我好歹也是警察啊!警察来办案,天经地义。”楚悠然笑道。

    冯队长看着楚悠然,脸上的神色颇为复杂,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样的地方,还真不是你这个女孩子该来的。”

    “为什么?”

    楚悠然有些不解地问道。

    冯队长只得说道:“尸体的死状太过凄惨,你看了只怕会做噩梦吧”

    楚悠然很不服气:“做噩梦?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干警察干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尸体没有见过?冯队长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是要见识见识,那尸体到底长成什么样。”

    这时候,楚悠然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刚才那些路人口中尸体的模样,不由得打了一个颤。

    “该死,怎么会想到这个?”

    楚悠然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

    “你真要看?”

    冯队长追问道。

    “嗯。”

    楚悠然用力地点点头,她倒要看看,这个尸体再吓人还能吓人到哪里去?

    “那好吧,你跟我来吧。”

    冯队长带着楚悠然向案发现场走去。

    这时,萧晨的家里人听见动静,也都纷纷地走了出来。

    看到冯队长,萧晨的妈妈立刻上前拉住他的手,说道:“冯队长,你们一定要给我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啊!”

    此时,萧晨的母亲,这名中年妇女已经是泪眼婆娑。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她仿佛已经老了十岁。

    在萧晨母亲的身边,萧晨的父亲也是沉默的站着。

    他虽然没有哭泣,也没有说话。但眼圈红红的,儿子的死对他的打击也很大。

    倒是没有看到萧晨的妹妹。

    因为这段时间家里肯定不得安宁了,而萧晨的妹妹还要上学,于是就暂时住到了亲戚家里去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小女生而言,也是很大的打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