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老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7本章字数:3021字

    段易接着说道:“而这篇故事里面,虽然没有明说这幅让书生着迷的古画,就是野史之中让诸位帝王着迷的那幅画,但通过故事之中对古画的种种描述,也可以推断,这两幅古画应该就是同一幅。而历史上存在的这幅古画,应该就是现在这个案件之中的这一幅!”

    段易斩钉截铁地说道。

    旁边,其他四个人听得也十分入神。

    直到段易讲完了,那边欧阳雪这才说道:“你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但你又怎么断定,野史之中、笔记小说之中所记载的那幅古画,就是现在这件案子之中的那一幅呢?”

    张亮也是说道:“对啊,这个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去了,我们飞龙大队虽然就是负责专门处理这类事件的。对于你说的这件事情,我们也相信。但是,我们也不能空口无凭地认定两幅古画就是一幅啊啊!”

    段易笑了笑,说道:“我知道,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定论,我也只不过是猜测而已。所以,接下来,我们还是需要做更加详细的调查才是!”

    欧阳雪问道:“怎么调查?”

    而张亮看着段易胸有成竹的样子,则是问道:“段易,难道——你已经有了什么对策了?”

    段易神秘的一笑,说道:“真不愧是组长大人,洞察力就是不一般!没错,自从这个案子发生了之后,我这些天也没有闲着。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走访调查,我还真有了些眉目!”

    这时候,张亮才算是恍然大悟。

    难怪这几天段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还以为他是跑到那里寻欢作乐去了,没想到,居然是忙着调查这件案子去了。

    “那么——你准备怎么开始调查?”

    欧阳雪问道。

    段易嘿嘿一笑:“这个嘛,暂时还是一个秘密,你们跟我来就对了。”

    众人听了这话,纷纷面面相觑:这段易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玄清观,静静地隐藏在这条小巷子之中。

    尽管这个地方发生了那样的惨案,引得周边街坊四邻纷纷惊恐万状。

    但这个道观却依旧十分宁静,就像是这喧嚣世界之中,一片空灵的所在。

    关于玄清观,庆安市还有许多的传闻。

    据说,这座玄清观始建于古时候一个十分强大的朝代。

    距离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当时,包括大殿在内,一共有房屋九进九出,十分的壮观,也是庆安市的一个非常著名的道教宫观。

    这座道观,属于全真龙门派,也是庆安市唯一的一座道观。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道观之中的道士们也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了一座空空荡荡的屋子留在这里。

    时不时的,还有一些无家可归的人在里面过夜。

    在上世纪那个特殊的年代里面,道观曾经被改造成为一座殡仪馆,道观之中的神像也被拆除。

    当时,经过岁月的侵袭,这座道观原本九进九出的庞大格局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只剩下了一重院落而已。

    到了改革开放之后,国家落实宗教政策,道观这才被政府部门稍作修缮,成为了如今的模样。

    现在,这座道观里面居住着的道士玄尘子道长,并不是庆安市本地人,而是从外地流落至此的一名老道。

    当时无处可去,就在这玄清观中栖身。却不曾想到,居然一待就是几十年,一直到了现在。

    几经岁月沧桑,玄清观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气势恢宏的道观了。

    而周边的居民们也都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玄清观院中的那一棵巨大的古槐树,见证着这一切的发展。

    此时,段易一行五人,正站在玄清观的大门外。

    “段易,你带我们来到这座道观干什么?烧香拜佛吗?”

    欧阳雪问道。

    段易竖起一根指头,在欧阳雪的面前摆了摆,说道:“嘘——进道观不能说烧香拜佛,烧香拜佛应该去寺庙才对。”

    欧阳雪笑了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倒是张亮一直很镇定,他若有所思的问道:“段易,这座道观之中,难道有什么线索吗?”

    段易说道:“有。”

    而此时,道观中的玄尘子道长,正捧着一杯茶,坐在门口晒着太阳。

    看到段易一行人前来,略带几分疑惑地看着他们。

    段易笑了笑,走上前去,深深地行了一个礼:“道长。”

    玄尘子道长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一头花白的头发扎成一个高高地发髻。

    他脸上的皮肤很黑,褶皱很多,远远看去,就像是院子之中那棵老槐树的树皮一样,凹凸不平。

    老道士的眼神有些迷蒙,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你们是为了萧晨那小子的事,是不是?”

    听了这话,张亮等人的眼中立刻就放出光芒。

    自己还没有说明来意,这老道士居然就能说出一个大概来,看来有戏!

    段易点了点头:“道长猜对了,不过,我们今天前来,主要还是想问问关于那幅古画的事情。”

    那幅古画?!

    张亮等人又是一惊,难道那幅古画和这个老道士有什么关联吗?

    其实,关于这个道士,警方也调查过。

    因为,这个周边居住的人,大都祖上都是庆安市本地人,只有这个老道士是外来人口。虽然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了,但毕竟还是外来人。

    不过,根据警方调查的资料显示,这个老道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几十年来,一直居住在玄清观,人生轨迹比一张白纸还要干净。

    “那幅古画”

    一听段易提到这幅古画,老道士的眼神之中,就闪现出复杂的神色。

    “哎——萧晨那小子,真是命苦。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沾染上了这么邪性的东西?!”

    “邪性?!”

    听到这个老道士这样说,段易不免也感到有些奇怪。

    他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形容那幅古画。

    当下,便追问道。

    老道士见状,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随我来吧。”

    说着,从凳子上起身,步履蹒跚地带着段易等人朝道观内走去。

    和大多数道观一样,进门所见是一个小殿,里面供奉着列为神像。不过,这些神像造型奇特,大家也不认识。

    跨过了这个小殿,便是一个大院。

    在大院的一角,段易等人见到了那株古槐树。

    据说,这株古槐树还是这座道观始建之时栽下的,到了现在,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现在再看这株古槐树,它的树干处被不知道什么外力给劈成了两半,已经分叉开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两棵树一样,只有树根向上一截还连在一起。

    不过,即便如此,它还是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那枝头还连年报出新芽。

    走过这座大大的院落,便是三清殿。

    三清殿不大,那些房梁、石柱上到处都是斑驳的痕迹,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走过三清殿,就来到了屋后的厢房,老道士就住在这里。

    厢房中的摆设十分简单,只有一桌、一床、一柜,再无其他。

    屋子很小,六个人一起进去倒也很挤。

    所以,就留下玄尘子、段易和张亮三人在里面,欧阳雪、何小黑、何小白三人,则是在外面等候。

    “道长,那幅古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在厢房中,段易问道。

    玄尘子叹息道:“哎,此事说来话长哎”

    相传,在古代的时候,有一个皇帝,那个皇帝他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妃子。

    和大多数的正治婚姻不同的是,这个皇帝和这个妃子之间的感情非常的和睦。

    但是,好景不长的是,这个妃子在很小的时候就染上了一种十分罕见的怪病。

    这种病放到现在,其实也不算难治。

    但在当时那种医疗环境之下,妃子的病情很快就恶化了。

    随着病情的恶化,妃子的容颜也在一天天的衰老下去。

    而那个妃子不忍让皇帝看到自己衰老的模样,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叫了当时全国上下最好的画师,将自己最美的一面画了下来,绘制成了一幅画卷。

    而当这幅画完成之后,那个妃子也去世了。

    当宫里的太监把这幅画交给皇帝的时候,皇帝大哭了三天三夜,几乎都要哭瞎了。

    后来,皇帝就命人将这幅画挂在自己的寝宫之中,每天起床和睡觉之前,都要在这幅画卷前站好久。一动也不动,就这么痴痴地看着画卷出神。

    这之后又过了不久,皇帝也一天天地衰老下去,他的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

    直到一个月后,皇帝也死了。

    皇帝死后,敌国很快就攻打了过来。

    由于皇帝死得太突然,而太子又十分年幼,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因此,这个国家经受不住敌国的攻打,很快的就灭亡了。

    而在此国覆灭之后,敌国的皇帝也得知了这幅画卷的消息,想要得到它。

    但是找遍了整个皇宫,也找不到。

    这幅画卷,从此之后就消失了。

    据说,在以后的一些朝代之中,也有一些皇帝得到了这幅画卷。

    不过,得到了这幅画卷的皇帝,没有一个是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