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邪术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7本章字数:3036字

    “如此说来,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幅画了?”

    段易问道。

    玄尘子道长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幅画,却是有些诡异。因为上面蕴含着千年以来,无数帝王的怨气。但画是死的,即便是它再怎么拥有无边怨气,也无法直接对人造成伤害。只能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这一点,段易倒是比较赞同。

    就比如说他身上的秦皇玉佩。

    天生就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

    所以,在冥冥之中,段易也被这股王者之气所感染,因而也渐渐地改变了原本的某些习惯。

    而这幅画也是一样。

    这幅画千年以来,被无数帝王将相所获得。

    但无一例外,他们的下场都是十分凄惨的。

    因此,这幅画上面也蕴含了无数帝王将相的怨气。

    久而久之,这些怨气越积越深,即便是历经千年,也无法消散。

    并且,这幅画上面所蕴含的怨气,还在不知不觉之中影响着获得它的人。

    让那些人也充满了怨气,因而最终落得一个非常凄惨的下场。

    “只是如果想要彻底被这幅画之中的怨气感染,应该需要很长时间的啊吧?”段易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玄尘子道长应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萧晨在得到这幅画之后,就这么静静的被这幅画的气息感染,确实需要很长时间。他之所以能这么快的中招,并不仅仅是这幅画的缘故!”

    “不仅仅是这幅画的缘故?!”

    听了这话,张亮一惊。

    “对,就像我刚才说的,画是死的,但人是活的。”玄尘子说道,“这幅画之中的怨念之气十分浓烈,乃是千年罕见。因此,这幅画对于很多修炼邪术的人来说,是十分宝贝的。对于他们而言,这幅画能够为他们提供很多便捷的帮助!就像街坊四邻之中传说的那样,吸取人的精气。”

    “吸取人的精气!”

    张亮彻底被震惊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那些街坊四邻口中所说的传言,居然还是真的。

    只不过,和街坊四邻传闻的不一样的是:这并不是什么女鬼吸收人的精气,而是修炼邪术的人!

    “修炼邪术的人?”段易皱眉道,“道长,你能不能详细说说?”

    玄尘子道长看了段易一眼,好像要把他给看穿一样:“这个世界,远比你们想象的复杂得多,自古以来就有许许多多秘传的术法之流流传于世,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虽然远不如电视上演的那么神幻夸张,但也有种种神奇的效果。就比如我所修炼的道家秘术,其中的复杂自然不必多说。但除了这些正道方术之外,还有数不胜数的歪门邪道。用现在的话说,就像是在民间流行的跳大神的巫蛊之术、在东南亚一带流行的降头之术等等,都是属于这一类的法术

    我所修炼的道家秘术,并不以术为主要。种种术法,不过是为了修证大道的辅助手段而已。但那些歪门邪道之术,却有借此敛财甚至蛊惑人心之嫌了。相关的种种案例,想必做你们这行的,也接触过不少。其中,不乏滥竽充数的骗子,但有很多也是非常强大的。就像这次的案件之中,那幅画很明显就是被什么修炼邪术的人所操控,在上面施展了巫术,借由此画来吸取人的精气为己所用,以达成某种目的。”

    “原来是这样。”

    听了玄尘子道长的话,张亮恍然大悟,但同时也更加迷糊了:“那么,他们吸取人的精气要什么用呢?”

    玄尘子道长笑了笑:“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巫术之法不说上万,也有上千。其中各种旁枝错节的法门,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有什么效果,那就需要看施术之人想要用来干什么了。总之,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无非就是想借此延年益寿、或是转运发财,亦或者借尸还魂之类”

    借尸还魂、转运发财、延年益寿

    听到这些词语,在段易的脑海之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皇玉佩的原本主人——华夏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秦始皇。

    据说,秦始皇在位之时,也喜好神仙方术之流,即便是死了,也让人建造了巨大的宫殿,让他好在地下也继续统治着这个世界。

    “这世界上,当真有让人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死之方吗?”

    段易忽然问了这一句。

    玄尘子道长看着他,眼神之中居然带着某种特殊的情感。他叹息了一声,说道:“自古以来,世人最喜欢问的就是这个问题。但世事无常,天道变化,一切都又怎么能尽如人意?若保养有方,自然可以延年益寿。而随着生活环境越来越好,以后的人肯定也会比现在的人更加长寿。但不论是以修真炼道来追求长生,还是以科学合理的生活习惯来追求健康,这都是一种正常的手段而已。但是,若是以那些歪门邪道来追求长生短期之内或许能看到一些效果,但长期以往下去,弊端还是会很大的!”

    玄尘子道长不愧是活了一把年纪的人,虽然是一个炼丹的道士,但也能谈论到科学,比很多只会装神弄鬼之人要高了不少。

    “就比如会产生类似反噬的作用?”

    “这只是一种可能而已,毕竟,你的施术手段不同,所能造成的效果也就不同。后果难料,因此,谁也无法断定。”

    “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那幅画到了哪里?”

    段易又问道。

    “那幅画,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施术者收回了。如果他的手段没有达成,应该还要利用这幅画继续去为祸人间的。”

    玄尘子道长答道。

    说到这里,段易他们此行的目的基本上也就结束了:“既然如此,那多谢道长指教,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说罢,行了一礼,就要和张亮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段易刚走出大门的时候,玄尘子道长却一把拉住了段易:“小伙子,你过来,我有几句话想要和你说。”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老道士想要干什么。

    段易问道:“道长还有什么事情?”

    玄尘子道长把段易拉到一边:“小伙子,我看你身上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在蛰伏,就猜到你一定得到了什么过人的奇遇。我想对你说的是,你能得到这个力量,那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也是你应该好好护持的东西。而这个力量,你如果用得恰当,可能会成为你一生的助力,如果用的不恰当,可能将会把你推入万劫不复,你一定要好自为之啊。”

    玄尘子道长明显话里有话,段易怎能猜不到?

    当下,他立刻行礼道:“还请道长指教一二。”

    但是,玄尘子道长却摆了摆手,说道:“这种事情,你不要问我,即便是问了我,我也不知道。天机不可泄露,也不可猜测。你要记住,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命运,其实就在自己手中”

    说着,玄尘子道长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厢房之中。

    “命运,其实就在自己手中”

    段易反复念叨着这句话,若有所思。

    直到张亮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段易,在想什么呢。刚才玄尘子道长和你说了什么?”

    段易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咱们走吧!”

    走在回去的路上,欧阳雪问道:“玄尘子道长和你们谈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有什么收获吗?”

    “有的。”段易答道,“现在可以确定的,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幅古画,而这幅古画,却是被某个会邪术的人所操控。那个人借助这幅古画吸取了萧晨的精气,并且还有可能继续作案。只是——现在这幅古画已经被那人收回,下落不明了。这又不是到别人家里偷东西,可以根据蛛丝马迹的线索找到作案人员。那古画就是凭空消失,这倒是让继续追踪古画有了一定难度。”

    “确实”

    无论是张亮还是欧阳雪,此时都面露难色。

    但一直没有说话的何小黑、何小白这时候却开口了:“段叔叔,其实这件事情——或许并么有那么困难。”

    “嗯?难道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听到他们说话了,段易倒是大吃一惊。

    这一路上,几乎都是段易、张亮、欧阳雪三个人在说话,那两小孩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其实不仅是在这次的行动中,就是在平时,这两小孩也很少插如到他们的交谈之中。他们一直都是两个孩子在一边自己玩,而段易等人,也真就一直把他们当做小孩,没有理会。

    也正因为如此,段易也并不觉得这两个小孩有什么太大的特长。

    以至于长久以来,段易都快把这两孩子给淡忘了。

    直到现在,他才想起来他们的存在。

    “还有,不要叫我段叔叔,那样听起来显老。你们喊欧阳雪叫雪姐姐,那就喊我也叫段哥哥吧,这样听起来亲切。”

    和小孩子打交道,段易一直比较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