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楚长云的请求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8本章字数:3002字

    年轻人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然而,段易却觉得这笑容之中暗藏杀机。

    段易耸了耸肩:“传统的书法,我也是学过的。既然如此,那就请赐教吧。”

    接着,就看见年轻人从旁边拖来一张长桌。在这张长桌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笔墨纸砚。

    看来,这年轻人早就准备好了。

    “既然段先生这样说,那我就献丑了。”

    年轻人笑了笑,说着,就开始挥毫在纸上写了下来: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馀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这是一首华夏人耳熟能详的诗,乃是华夏国当朝太祖所作。

    华夏国当朝太祖,文韬武略可谓一代豪杰。近代历史上,无人能及。

    此刻,这首诗由这名年轻人写来,段易也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年轻人身上弥散开来。

    伴随着他一笔一划地写着,仿佛也让段易回到了那个金戈铁马的年代。

    果然有些门道!

    段易心中想着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行文至此,段易只觉得那年轻人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越来越强,那股气势就像是一座大山,要把自己给彻底压垮!

    “这个年轻人,说自己不会武功,只是一介文人。但仅仅凭借着气势,就能够震慑他人。就凭着这一点,许多武人也是望尘莫及啊!”段易在心中感叹道。

    这样想着,就见段易暗中稍稍发力。

    他目光猛然一凛,开口喝破:“字写的倒是不错不过,你虽有气势,却未曾领略到这首诗词之中的真谛,也没有彻底领略出太祖的精神,终究是稍逊了一筹啊!”

    段易毫不客气,直接指出年轻人字中的缺点。

    咔嚓!

    这一瞬间,年轻人手中之笔,居然断成了两截。

    而笔一断,这字当然也就没有办法再写下去了。

    字写不下去,那无边的气势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段先生技高一筹,在下佩服!”

    年轻人笑了笑,将桌子撤到一边。

    段易注意到,这一张桌子少说也得一米五的长度,上面放着笔墨纸砚。但这年轻人撤开桌子的时候,只是轻描淡写,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用似的。

    “看来,这年轻人也并不是像他说的一介武夫。”

    段易笑了笑。

    告别了这个年轻人,段易继续向前走着。

    别看这豹头帮中的人,都好像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一样,但是段易在里面干什么,周围的人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段易连闯两关,周围的人们,也都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而接下来的这一路上,时不时的就有人阻拦在段易的跟前,要和段易比试。

    段易,当然无法拒绝。

    再这样的地方,你要是拒绝和别人比试,那就等于是认输。

    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和楚长云见面。

    虽然没有人明着说,但这不成文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当段易一连闯破十关之后,周围的人,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内心的震撼了。

    豹头帮人才济济,黑白两道尽数囊括其中。

    自从豹头帮成立以来,连破三关的人都很少,像段易这样连破十关,还都是轻而易举的破关的,却是一个也没有过。

    这个段易,还是人吗?

    而这里面的人,看到段易之后,脸上都流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甚至,还有很多人看到段易朝着自己这边走来,纷纷主动避让。

    段易也不理睬这些人,既然没有人阻拦自己,倒也省了不少事情。

    他索性径直朝着最深处走去。

    在这个巨大空间的最深处,是一个很大的房间。

    段易来到房门口,拱手笑道:“楚爷,我来了。”

    吱呀——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这个房间的大门开了。

    段易走了进去。

    步伐十分从容,没有半点犹豫。

    “好,好啊!”

    在房间之中,段易再一次看到了楚长云,这个让无数人谈之色变的人。

    “我这个豹头帮总坛,无论是黑道白道,让无数人谈之色变。没想到,今天你段易来到这里,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废。”

    楚长云的脸上,写着佩服的神色。

    以楚长云的地位,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佩服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不过,段易却算作其中的一个。

    “楚老爷子过奖了,您这豹头帮,可真是名不虚传啊。人才济济,各有所长,晚辈我真是大开眼界了!”

    段易拱手说道。

    楚长云倒是十分随和,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子,示意段易坐下。

    但段易却没好意思在楚长云的身边坐下,而是坐在了楚长云的对面:“不知,楚老爷子今天叫晚辈前来,是有什么事吗?”

    楚长云笑了笑,说道:“难道没什么事就不能叫你来了嘛,你段易可真是一个大忙人啊!我早就让你来了,你却一直不在家。直到现在才知道来我这老头子这里吗?”

    “前辈说笑了,我前些日子确实在忙。因此有些怠慢,还请前辈见谅。”

    对于楚长云,段易还是给足了礼貌。

    他知道,和这个人作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更何况,他对楚长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接着,就见楚长云一摆手,立刻就有人前来给他们倒茶。

    “不过,我今天让你来,还真是有事准备找你。”

    楚长云喝了一口茶,说道。

    “哦?有事找我?什么事吗?”

    段易问道。

    “我这里有一件事情,颇为棘手,我不好处理。不过,身为飞龙大队成员的你,却应该不在话下。我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但能进飞龙大队的人,肯定都不是等闲之辈了”

    楚长云侃侃而谈。

    “原来,前辈知道我进了飞龙大队的事了?”

    段易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句话简直是白问了:且不说豹头帮手眼通天,单单是问楚悠然也能够问出来啊,毕竟自己进入飞龙大队之后,还和楚悠然打过交道。

    楚长云笑了笑,倒是没有说话。

    “那么,请问前辈,是什么事情,居然要让我来帮忙呢?”

    段易又问道。

    “哎,说来话长啊”

    楚长云家有一个远房的孙子,叫做楚天乐。

    楚天乐的性格在班上属于比较内向的,平时除了一两个相处极好的同学之外,也不怎么和人接触,尤其是女生。不知为什么,楚天乐从小一见到女生就腿肚子发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林晓雪却是一个例外。

    林晓雪是楚天乐的同学,也是他的同桌。

    她的成绩很好,楚天乐却很一般,顶多算是中等偏上。所以下课后,林晓雪就时常帮助楚天乐复习功课。再和林晓雪在一起的时候,楚天乐放得很开,也很轻松,并没有什么不自然的举动。

    也正因为如此,楚天乐也遭到了班上不少林晓雪的追求者的白眼,开玩笑说他是癞哈蟆吃到天鹅肉了。

    楚天乐对于这些言论,从来都是一笑了之的。他自己是什么分量,心里还是有数的。他对林晓雪有好感,但也仅限于朋友间的情谊,并无非分之想。

    不过,这些也都是楚天乐内心的自嘲之语。情窦初开的少年,怎可能没有那一份朦胧的情愫?

    那天楚天乐像往常一样去上学,他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屁股还没把凳子捂热,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挡在了他的面前。他抬头看了看,发现居然是班长——张约翰。

    张约翰是一个混血儿,他老妈是西方美国的白种人,父亲是本地一个做生意的大富豪。为了获得美国的国籍以及使自己看起来更“国际化”,就娶了一位留学生为妻。所以张约翰的长相,倒也有些东西合璧的味道。

    张约翰个头很高,接近一米八。皮肤有些白皙,应该继承了他母亲的血统。但长相却又偏向于东方人,所以看上去很秀气。稚气才脱的脸上棱角分明,不笑的时候嘴角的线条很坚韧,又显得有几分肃穆。一双眼眸是淡蓝色的,炯炯有神,有一种能把人看穿的感觉。他剃着板寸头,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异常帅气。

    张约翰不仅长得帅气,同时也是班里成绩数一数二的尖子生。他成绩十分出众,跟林晓雪是不分伯仲。每次考试,都是他们俩争第一第二。这样一个长得帅、成绩好的人,想低调都很难啊!

    也正因为如此,张约翰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现在女生受电视、网络的影响,对帅哥这种生物的抵抗能力几乎为零。每看到一个帅哥,犯花痴都是最低等的级别。一个个大呼小叫“我要给你生孩纸”,这才是家常便饭。

    张约翰对这些女生的赞美很受用,加之家里有钱,跟他“生过孩纸”的女生那是数不胜数啊。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其享受过的女人其实很多,甚至不是一些二十几岁的宅男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