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审讯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8本章字数:3021字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潜入华夏的目的是什么?”

    段易来到金发女郎的身边,询问道。

    “你真是天真,你以为就凭你这样,我们就会将一切都告诉你吗?”

    金发女郎冷笑道,神色之中满是嘲讽。

    “哟,都已经是手下败将了,但架子不小嘛!”

    段易笑了笑。

    随后,他走上前来,蹲吓身子看着这名金发女郎。

    金发女郎被段易这么看着,不知道是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怎么的,居然把脸一转,不再正视段易。

    “你不肯说的话,也没有关系,我把你带回去。我们有的是办法,可以让你们把一切都老老实实地交代出来。”

    段易冷冷地笑着。

    对于这些人,他向来不会心慈手软。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们有什么手段就都使出来吧!”金发女郎的中文说的不是十分标准,听上去有些滑稽,“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话音刚落,她只觉得自己头上挨了重重一击。

    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两个人,有些沉。”

    段易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自言自语道。

    “不过没关系,让张亮过来帮忙。”

    说着,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张亮的电话。

    电话那头,张亮的声音有些迷糊,看样子正在睡觉:“喂,段易啊,你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打我电话干嘛?”

    段易呵呵笑道:“张大组长,别睡了,咱们有事忙了。”

    “我抓住两个外国特务,一个人搬不走,打算叫你一起来帮忙!”

    张亮苦笑着:“你小子,什么时候请我吃饭有这么勤快就好了。你等着,我待会儿就到。”

    说着,就挂了电话。

    段易把两个晕死过去的外国人绑好,放在地上。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张亮到了。

    不过,他却是坐着一架直升机来的。

    直升机的声音呼啦啦的,在楼顶缓缓停下。

    “不愧是领导,下来视察好大的排场!”

    段易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小子就损我吧。”张亮笑骂着,给了段易一拳,“你说的那俩外国特务呢?”

    段易指了指边上背靠背绑在一起的两人:“被我给撂倒了,现在困了就睡觉了。带回去再把他们弄醒。”

    “好嘞。”

    说着,张亮就帮着段易把这两人给抬上了直升机。随后,他们二人也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了,却没有飞往玄组的办事处,而是朝着南方军区的方向飞去。

    “怎么去南方军区?”

    段易看着窗外,问道。

    张亮笑了:“这飞机就是从南方军区调用的,当然要给人还回去了。而且,就咱们办公的那地方,也能拿来审讯?严刑逼供这玩意,当然要去南方军区啦!他们那里,这家伙事齐全!”

    “呵呵,说的也是。”段易笑道

    当彼得从昏迷之中悠悠转醒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身前正坐着两名男子。

    其中一人他认识,正是刚才在屋顶和自己交手的那人。

    而另一人,则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他看上去十分的憨厚,就像一个淳朴的东方农民。但此时,他们的眼中都带着凌厉的目光。

    “我这是在哪?”

    彼得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

    旋即,他看到在这两人身后的墙上写着一行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对于华夏文化了如指掌的彼得,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自己这是被关进了审讯室了。

    彼得想要动,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当他想要施展魔法的时候,还能够感觉到,从自己身上的某些部位里面传来钻心的疼痛。

    这种疼痛,让他根本无法运转一点力气。

    低头看了看,原来是自己的身上已经被叉了很多枚细细长长的针。

    彼得知道,这是华夏传统的医学之中,用来做针灸用的针。

    而现在自己的这种处境,彼得也知道,叫做“点穴”。

    长此以往,对于这类东西,彼得一直是持以鄙夷的态度。

    因为,在彼得所接受的教育之中,这不过是一种东方的巫术而已,不足挂齿。

    甚至,在彼得所接受的教育之中,东方一直是一个野蛮、落后、被上帝所遗忘的角落。他们需要以上帝的慈爱,去感化这片土地,去改变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也正因为如此,当他们来到华夏之后,一直都不把这里的东西当回事。

    只觉得这些不过是用来骗人的把戏而已。

    但今天,他却被这些银针给死死地制住,无法动弹分毫!

    这小小的东西,居然能让自己一身的魔法修为无法施展,倒是让彼得大吃一惊!

    “看来,这东方也有许多神秘的存在,我们确实是轻敌了!”

    彼得在心中想着。

    而就在此时,段易和张亮也看到彼得醒了过来,他们对视一眼,笑了笑。

    段易问道:“咳咳,你是叫彼得是吧。”

    “是。”

    “你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吗?”

    “知道,你们想对我怎么样,尽管来吧。不过,你们别想从我口中套出一点信息!”

    彼得的话,和刚才那金发女郎说得一模一样。

    “是吗?”

    段易笑了,那表情似乎有些邪恶。

    彼得看着段易的表情,只觉得浑身发毛。

    他咽了一口唾沫,不知道接下来面对自己的会是怎样的严刑拷打。

    这样想着,他的脑海之中就像是放电影一般,把自己所能记得的酷刑都给过了一遍。

    他们是要用电刑,还是用皮鞭抽我?

    亦或者,是砍去我的手脚?让我像海豹那样在地上爬行?

    他的脑海中忽然想起来了一个传说,那是越南战争时期,越南人对待俘虏的做法。

    或者,还有更恐怖的刑罚?

    彼得忽然想起来了以前在关于东方的史书中说过,东方古代有一种酷刑叫做凌迟。

    那种酷刑,要在犯人的身上挖出一道道的伤口,然后在伤口上撒盐。而且,挖伤口的手法要十分注意,不能让犯人死亡,要保证犯人最大程度上地承受一切痛苦。

    那种感觉,别提多可怕了。

    想到这里,彼得只觉得自己的小腿肚子都有些发软。

    紧接着,裤当里好像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咦,什么味啊!”

    段易皱了皱眉头,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带着一脸的鄙夷,看着彼得。

    然而,他想象中的酷刑却没有发生。

    只见段易对着张亮耳语了一番,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紧接着,张亮就点点头,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段易和彼得两人。

    段易笑了笑,就把屋子里的灯给关了。

    他要干什么?

    彼得惊恐万状,却又不知道段易在卖什么关子。

    然而,过了好久,什么也没有发生。

    彼得紧张的情绪,也不由得松懈了下。

    然而,就在这时,屋里却突然闪过一道碧绿色的光芒。

    紧接着,彼得的耳边就传来了金戈铁马的声响。

    他眼前一花,恍惚之间,居然发现自己好像身处东方古代的战场一般。

    周边,全都是陷入混战的战士。

    奔腾的战马、擂动的战鼓、飞溅的鲜血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那样的真实。

    不仅如此,最让彼得感到恐惧的是,那些征战的战士,根本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具腐朽的枯骨。

    那些枯骨,有些只剩下了干枯的骨架。而有些,却还带着腐烂的皮肉。

    每一把刀剑砍刀他们那腐朽的身躯之中的时候,彼得都能看到那些枯骨空洞的嘴巴长得好大,那嘴里,布满了嚅动的蛆虫。

    这是

    彼得脸上的神色已经震惊道了极点,他大张着嘴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啊!”

    正在这时,一个呼啸着的大锤迎面砸来。

    那大锤足有磨盘大小,飞速袭来,好像要把彼得给砸成一滩肉泥。

    彼得被困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尽力躲闪。

    呼呼呼!

    才躲过了大锤,彼得还没有松一口气,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箭雨临空而下。

    那数以万计的箭矢,铺天盖地,就像是蝗虫一般,朝着自己迎面而来。

    他仿佛都快要窒息了。

    这一下,彼得无处可躲,只得紧紧地缩起脖子,等待着箭雨的降临。

    他浑身发抖,好像是筛糠一样。

    他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好像都要崩溃了。

    “说,我都说!”

    彼得再也忍受不住了,连连打颤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出来。只要别让我死,我什么都说。”

    “哦?是吗?”

    段易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

    “是的,是的!”

    近了,更近了!

    那些箭矢,已经近在眼前。

    下一秒,似乎就要将彼得刺成马蜂窝。

    彼得甚至都能够感觉到那箭矢之上所带着的血腥气息。

    “好。”

    段易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吐出了一个字。

    然而,就是这一个字,却让周围的场景又是一变。

    金戈铁马不见了、呐喊厮杀消失了,就连已经触摸到彼得鼻尖的箭矢,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才的一切,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彼得都吓呆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而在他眼前出现的,依旧是段易那冷笑着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