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任务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8本章字数:3010字

    “这——这是东方的巫术吗?”彼得脸上的惊惧还没有消失,“听说,东方有很多神奇的巫术,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噗嗤!”听了彼得的话,段易觉得十分好笑,“什么巫术?这不是你所能理解的,你就不要多问了,还是直入主题吧,要是再废话,小心我再让你尝尝刚才的滋味。”

    “不不不!”彼得吓得连连摆手,“我说,我什么都说,请你不要再让我经历刚才的一切了,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说吧。”

    段易在彼得的面前坐下。

    彼得清了清嗓子,开始叙述自己的经历

    彼得虽然是美国人,但他的祖上却是地地道道的欧洲人,算是当时跟随殖民者一起进入美洲大陆的那一批人,也是美国最早的一批移民了。

    在表面上看,彼得的家族是在那次全球性的殖民热潮中的既得利者,但在背地里,他们却有一个隐秘的身份——那就是欧洲灵修会的骨干成员之一。

    欧洲灵修会,并不是一个神秘的组织。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是,但它却是一个传承自中世纪的神秘宗教组织。

    这个组织有多大,没有人知道,但他们是教廷的忠诚守护着,一直在背后默默地守护者教廷,帮助教廷完成许多以教廷的身份无法完成的事情。

    但是到了现代社会,传统的宗教组织很难生存了,所以他们也从地下转而开放,成为了一个合理合法的组织。

    并且,在世俗之中从事各种各样的生意。

    彼得的家族,从中世纪开始,就是灵修会的成员了,一直到现在,都在给灵修会做事。而彼得自己,也在灵修会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虽然他目前的地位并不高,但即便是灵修会中一个很普通的基层成员,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在世俗之中获得不俗的地位、财富等等。

    而与之相对应的,彼得也必须帮助灵修会去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

    比如,这次潜入华夏,就是他们的一个任务。

    这次任务的具体细节,只有灵修会的高层才有资格知道。灵修会规矩森严,上下级之间,是一种极度的服从关系,彼得他们不过是负责执行任务的人,并没有资格去过问上层的一些事情。

    任务的细节与目的,他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灵修会让他潜入华夏来寻找一幅古画。并且,让他们在华夏内部立下脚跟,以图谋后一步的发展。

    华夏是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但这个人口巨大的国家,却并不属于西方基度文化。甚至,在这片土地上,宗教并不是那么的受欢迎。

    人们更愿意相信并且祭拜自己的祖先。

    在西方势力的眼中,这样一片大陆,自然就成为了野蛮和落后的代名词了。

    不过,由于华夏没有统一的宗教信仰,加上华夏官方开明的宗教政策,所以,西方教廷对于这样一块大蛋糕还是垂涎三尺的。

    毕竟,如果让华夏人都成为上帝的子民,那给西方教廷带来的,又是多么巨大的好处?在这么巨大的利益面前,谁又能不心动呢?

    也正因为如此,西方教廷也一直谋划着想要将华夏人渐渐潜移默化地改变成自己的子民。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殖民。

    而张家,自然就是彼得等人进入华夏的第一步。

    对于西方教廷进入华夏从而改变华夏人的信仰的目的,段易到不是十分关心。因为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的问题,他最关心的,还是当下的事情。

    “古画?”

    段易听见彼得说,他们是来寻找一幅古画的,不由得暗自一惊。

    这让他想起了前不久接触到的那起诡异的案件。

    “什么古画?”

    段易来了兴致,继续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古画。”

    彼得摇摇头说道:“这些都是属于灵修会内部的秘密,只有组织的高层才能知道。我们这些底层,只负责执行任务。而我们接近张家也有一个目的,张天华在当地的古玩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在全国的古玩界也有自己的人脉。接近他,或许能够更快的找到那幅古画。”

    “那——你们要找的那幅古画具体长什么样子?”段易又问道,“这你们应该知道吧?如果没有样子,那你们怎么找?”

    “有有有。”彼得不知道段易为什么会对一幅古画来了兴趣,只以为他是要保护自己国家的国宝。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对段易说道,“古画的照片就在我上衣胸口的口袋里,你帮我松绑,我把它拿给你。”

    “不用。”

    段易说道。

    “我自己会拿。”

    说着,就伸手在彼得的上衣口袋里摸了起来。

    果然,被他摸到了一张照片。

    段易把这张照片取出来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着张照片上的古画,正是前段时间那起诡异案件之中的那幅古画。

    不过,段易细细看来,却发现这幅古画和那幅画又有不同。

    画上的女子,并不是同一个人。

    虽然都是身着白衣的古装女子,但细细看来,相貌却略有差别。

    只是两张画的动作、背景都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才让段易有了这种错觉。

    “这幅画叫什么名字?你们为什么要找它?”

    段易问道。

    “不知道,这些我们真不知道。”

    彼得说道。

    敢情这家伙是一个一问三不知啊,段易想着。

    不过,这幅古画和前段时间所见到的那幅古画,这么相似,这其中肯定也不是偶然。

    段易觉得,这两幅古画之间,肯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而这种联系,之中有可能隐藏着某种惊天秘密!

    他想了想,又说道:“那么——对于这幅古画,你们如今有什么线索了吗?”

    “线索倒是有一些”彼得说道,“这幅古画,应该在华夏的江南一带出现过。我们已经有人前往江南去寻找了,得知在一个叫做姑苏的地方有这幅画的线索。”

    姑苏

    段易轻声念着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在华夏都非常有名的城市,乃是一座千年古城。

    也是江南水乡的代表。

    “好了,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先给我老实呆着。”

    说着,段易就准备转身离去。

    而彼得却在身后问了一句:“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可不可以把我放了?”

    段易却笑了笑,说道:“对不起,我也只是个办事的,放了你这件事啊,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的政策向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既然这么坦白,那肯定不会让你吃苦头的。至于能不能放你,什么时候放你,那可得上面说了算了。你先好好呆着吧,别想什么心思。”

    彼得又问了一句:“那——玛丽呢?”

    “玛丽?”

    “就是和我一起被你们抓进来的那个女子。”

    “原来她叫玛丽。你放心好了,她好得很,在另一间房间。只是,你们现在还不能见面。什么时候能把你放出去了,也就会把她放出去。”

    说罢,彼得还想说些什么,但段易却转身离去了

    “事情就是这样。”

    在南部军区一个很隐蔽的房间里,段易对张亮说道。

    而这时候,欧阳雪、何小黑、何小白三人也都赶来了。

    “你是说——那彼得他们在寻找的,是一张和先前那张差不多地古画?”

    张亮眉头紧锁,有些不解地问道。

    “是的,你们看。”说着,段易便把照片取来给他们看。

    看着照片上那张古画,众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总觉得两张古画,就是一张。

    “果然很像。”欧阳雪惊异道。

    “不仅如此,先前那张古画,能够凭空消失,肯定不是一张简单的古画,也不是仅仅有怨气积蓄那么简单。而彼得他们苦苦所寻找的这幅古画,也肯定不是一般的古董。这两张画这么相似,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段易说道。

    “说的也是,那个彼得他们背后的灵修会,肯定不会为了一张普通的古董,又是谋划又是派人,大动干戈这么长时间的。即便这幅古画价值连城,以灵修会的手段,肯定能通过别的什么方式得到。”

    张亮也是比较赞同。

    “灵修会,灵修会”欧阳雪轻声念着这个名字,“就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个灵修会既然是负责守护教廷的组织,那他们之中,肯定有人会施展魔法一类的东西。”

    “这倒是真的,我和他们交过手,彼得和那个叫做玛丽的女子都会魔法。”

    段易说道。

    “既然如此,那他们所要获取的古画,应该也是有某种神奇的力量。”欧阳雪说道,“而这种力量,应该还是我们目前没有发现的。”

    “确实如此。”段易点点头,说道,“但问题就在于——上次我们去找玄尘子道长的时候,他并没有告诉我们还有其他的类似的古画存在啊?”

    “会不会是”

    张亮的心头,突然之间就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