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商议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8本章字数:3008字

    他们三人回到旅馆的时候,天已经是麻麻亮了。

    旅店的老板娘已经起来了,正在门口刷着牙呢。

    看到他们三人一起回来,老板娘颇有些震惊:“咦,你们怎么从外面回来了?我早上没看到你们出门啊。”

    段易笑道:“哦,我们起得早,就出去溜了一圈,这山里的空气啊就是清爽,比大城市好多了。”

    “那是!”老板娘笑道,“咦,这不是罗有全嘛,怎么和他们一起回来了?”

    看到罗有全,老板娘感到很是震惊。

    罗有全脸上还带着刚才哭的痕迹,一路跟在他们后面,没有说话。

    “哦,这”段易心想,完了,这可怎么说呢?总不能把事实告诉她吧、

    谁曾料到,段易还在惆怅间,那边老板娘就一拍手,笑了起来:“你又跟你媳妇儿吵架,玩离家出走了对不对?哎呀,小两口儿吵个架什么的不是家常便饭嘛,不是有那句话嘛,打是亲骂是爱。小两口吵架,床头吵架床位合,回家之后道个歉认个错就行了,玩什么离家出走啊!”

    既然老板娘这样说了,那段易也就忙朝下接到:“是是是,我们刚才在旁边的树丛里看到他蹲在那里哭,就问他干什么的。他就说了,是跟媳妇吵架,闹离家出走了,现在跟我们回来避避风头。我们刚才也是这样说的,你说你一大老爷们儿,至于嘛。”

    罗有全只是跟在他们后面,也不说话。而张亮则是强忍住笑意,不停地在心中暗暗佩服段易。

    老板娘也不多说什么,只以为是罗有全还在气头上,便由得他们去了。

    三人来到房里,这才开始坐下谈话。

    “哎,罗有全啊。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们不想帮你,但是我们两个人对蛊毒之术一窍不通,要是贸然相助的话,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在房间里,张亮说道。

    “张亮先生,我求求你,可一定要帮助我啊!”

    段易摆摆手,说道:“我没有说不帮你,但是这蛊毒之术可不是我们俩的擅长。所以,我们需要叫帮手来。”

    这时,罗有全才拍了拍匈脯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

    接着,段易就掏出手机,给欧阳雪打了一个电话:“喂,小雪啊,你在干什么呢?”

    电话那头,欧阳雪有些惊讶地问道:“段易?你不是在南疆执行任务嘛,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段易笑了两声,说道:“是在南疆执行任务嘛,不过,遇到了一点麻烦。”

    “什么麻烦?”

    电话那边,欧阳雪似乎正有急事,颇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说来话长,不过都是和蛊毒有关的。我和张亮对蛊毒之术不太擅长,这不准备叫你出山嘛,来帮我们一把!”

    “蛊毒?”

    欧阳雪有些惊讶道。

    “南疆那种地方,这些神头鬼脑的东西很多,确实有些麻烦。但我现在有事呢,也不能立刻就赶过去啊。”

    欧阳雪的语气有些为难。

    段易却说道:“你有什么事,能比任务还重要?”

    “我男朋友的爸爸过两天要过生日了,我正想着给他送什么礼物呢,马上还要陪闺蜜去逛街,哪有空?”

    欧阳雪有些不乐意了。

    这时,张亮却一把把电话夺了过来,佯装发怒道:“是任务重要还是逛街重要?快给我过来,小心我扣你工资!”

    一听见是张亮,那边欧阳雪不敢发作了,忙说了一声:“好,那我把这里的事情安排一下,尽快过来。”

    “不要尽快了,你今天把事情处理完,然后明天买早一点的飞机票,就赶紧过来吧。”

    张亮说道。

    欧阳雪吐了吐舌头:“好吧。”

    “这才对嘛。”

    张亮的语气又恢复到了温柔。

    “好了,她明天应该就能到了,咱们就等一晚上吧。”

    段易挂了电话,说道。

    “还要等一晚上嘛?”罗有全明显感到有些不安。“晚一分钟,他们的性命就会多流逝一分啊。”

    “那也没有办法啊,就多担待担待吧。”

    段易无奈道。

    “好吧。”

    第二天上午,段易和张亮便来到了机场。

    很快的,他们看到欧阳雪提着大包小包地出现在了机场。

    段易忙赶上前去,说道:“我说小雪,你以为是来旅游的吗?还带这么多东西。”

    那边欧阳雪一把把行李甩给段易,顺便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跟他们说来南疆旅游,不多带一些行李能行吗?”

    段易竖了竖大拇指,说道:“我靠,这样也行。小雪啊,你现在还没结婚呢就经常在外面奔波,要是结了婚之后,你男朋友不会说你吗?”

    欧阳雪把眼一瞪:“他敢!”

    随后,又说道:“好了好了,咱们也不多说什么废话了。不是有事情嘛,咱们还是快点去办事吧。”

    “好的,这就出发。”

    他们再次来到了旅店,在房间之中,欧阳雪见到了罗有全。

    看到欧阳雪,罗有全的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你是——小雪??”

    欧阳雪看到罗有全,也是一惊:“罗叔叔,怎么是你??”

    这回,可轮到段易和张亮发愣了:“怎么?你们两个认识??”

    欧阳雪把头一扬,说道:“那是当然,罗叔叔和我可是有很大渊源的呢!”

    这时候,段易一拍脑门,这才想了起来:“对哦,小雪你也是学巫蛊之术的,罗有全出身巫蛊世家,你们应该认识才对啊。”

    “对嘛。”

    欧阳雪说道。

    “罗叔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见到有困难需要帮忙的人是罗有全,欧阳雪再也不敢怠慢,忙问道。

    罗有全就把发生的一切,都说给了欧阳雪听。

    欧阳雪听了之后,直皱眉头,念道:“尸王蛊我以前曾听师傅提起过。据说,那尸王蛊乃是一种十分凶残的蛊毒,因为能让中了蛊的人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故而得名。不过,这尸王蛊十分难以炼制,能够炼出一只就已经很不容易了,那个家伙是怎么让全村的人都中了此蛊的呢?”

    说到这里,罗有全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当时的场面,却是历历在目我只记得,那养蛊坑中,涌出无数黑压压的东西,铺天盖地,就像是蝗虫一般。那些黑压压的东西,在空中飞着,到处都是它们振翅的声音。它们飞到人的身上,直接就是一口咬了下去。村里的人慌乱成了一团,到处乱跑。但人哪里有哪些东西跑得快?大多数人都被咬了,只有我们少数几个人溜了出来。而身后,却到处都是惨叫声”

    说到这里,罗有全的双眼瞪得老大。

    似乎还是有说不出的恐惧。

    罗有全说完了,大家都没有开口。

    毕竟,他所描述的场面太过骇人、太过可怕。

    换做是谁,也不一定能在短时间之内接受得了。

    “我看,要不咱们可以叫附近的驻军来帮忙吧?”

    张亮想了想说道。

    “毕竟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而且,如果那些蛊虫如果真像罗有全说的那样多的话,就靠我们三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那些蛊虫,哪怕只有一只都是祸害。要是全都逃了出来,那就不堪设想了。”

    “是啊。”欧阳雪对张亮的提议表示赞同。

    她深知蛊虫的厉害,就如同张亮所说,如果真是尸王蛊的话,哪怕只有一只,也能够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啵,更何况是那么多呢?

    这么多的虫子,一定不能放出去。

    “不过”段易倒是说出了他的担忧,“如果动用军队的话,势必会引起周边地区的警觉,而这种事情太过诡异,当然不能对普通的民众说。不是不能调用军队,但是——一定要编一个合适的理由才行。”

    段易的担忧也不是不无道理。

    要是无缘无故地动用军队的话,只怕在社会上会引起更多的舆论话题。

    “这还不简单。”张亮笑了小,似乎对这一类事情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反正如今小余村中的人全都中了蛊毒,我们就对外宣称,这里发现了某种传染病,把周边的群众都疏散一下。然后再让军队驻扎在这里,不久行了嘛?”

    “卧槽,老张你真行。”段易赞叹道,“说谎话简直都不带眨眼的。亏你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但肚子里怎么这么多鬼点子呢?”

    张亮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哪里哪里,干这一行的,时间做久了就什么都知道了。咱们这也不算是说谎话,这叫对周边群众的生命安全负责,是善意的谎言,你知道不?”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

    段易笑骂道。

    既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那么,张亮就负责前去联系驻扎在周边的部队,准备让他们以小余村发现了传染病为由,对周边群众进行有秩序的疏散。

    而段易,则是陪着欧阳雪、罗有全,在旅店里静静地等着。

    等到这方圆几十里都变成无人区,接下来,就要看他们的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