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终结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9本章字数:3018字

    “在那边躺着呢。”

    段易用目光瞥了瞥。

    随着段易的指示,张亮和欧阳雪看到了倒在一片狼藉之中的罗天佑。

    此时的罗天佑,已经被段易从那巨大的虫躯之中拽了出来。

    他浑身光遛遛的,除了数不清的粘液,什么也没有穿。

    不过,还好,他是趴倒在地上的,从这个方向看去,只能看到他光遛遛的屁股,其他的隐秘部位倒是看不见。

    此时的罗天佑,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重重地喘着粗气。

    他抬起头,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歹毒和怨恨:“段易,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他声音嘶哑,就像是破旧的老风箱。

    “诅咒我?”段易冷冷地哼了一声,“可惜,我段易不相信任何诅咒。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那时候给罗强找来的那幅画,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存在和那幅画长得差不多的画?”

    段易终于问出了他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

    但是,罗天佑脸上,却充满了狰狞的笑:“这个问题,你还是到阎罗殿来问吧!”

    说着,就看到他双眼、鼻孔、嘴角、耳朵中开始流出浓稠的血液。

    紧接着,他身体一顿,然后摔倒在了地上。

    罗天佑,彻底死了。

    这时候,罗老太太也是走上前来。她看着倒在地上的罗天佑,眼神之中满是怜悯的神色:“哎,这个孩子的天赋,是罗家这些年以来最好的。本来可以在蛊术一道上有更多的天赋,但是——一步走错,就是步步错啊。说到底,还是我们罗家教导无方,这才酿成这等大祸,真是罪过啊,罪过。”

    “老太太您不必自责了,现在这里的阵法被破了,咱们还是把这些村民都带出去安顿下来吧。”

    段易对罗老太太说道。

    笼罩在小余村上空的浓雾终于散去了,此时,在河对面一直等候着的军队也进入了小余村。

    看着满地的虫子尸体,每一个军官的眼中都充满了无限的震惊。

    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他们这种军人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不该知道的事情绝对不要去问。

    在张亮的指示下,士兵们开始用火焚烧这满地的虫子尸体,然后开始消毒。

    尤其是那些巨大的地下养蛊坑,更是要彻头彻尾的消毒。

    当然,在罗老太太的一再要求下,那些养蛊坑都被封起来了。从此以后,蛊术的秘密,就被尘封在那黄土之下,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那些昏迷着的村民,也陆陆续续地清醒了。

    对于刚才的一切,他们也并不是完全不知道。在被尸王蛊控制的时候,他们还是存在一些意志的,不过不能自行移动而已。

    因此,事情的经过,他们也大致知道了一二。

    在段易等人向他们道出事情经过之后,所有的人都十分震惊。

    接着,就都是一阵悔恨,纷纷表示,早知道就不应该听从那罗天佑的蛊惑了。

    原本一些十分顽固,反对罗老太太要消灭蛊毒的人,也渐渐转变了看法。

    这样的东西,还是彻底尘封的好。

    从此以后,小余村就和这茫茫大山之中的其他村庄一样,变成了一座很普通的村庄。

    只是在这小余村的地下,却还有着那蛊毒的秘密。

    就是不知道数百年后的人们,会不会发现这个秘密了。

    当然,对外宣传可不能说是蛊毒惹祸。

    官方的宣传,是说小余村爆发了恶劣的瘟疫。由于疫情太过严重了,军队这才开入其中,采取了必要的行动。而从小余村村民很长一段时间被隔离、治疗的情况看来,倒也像是爆发了瘟疫的情况。

    至于是什么问题,官方没有说。

    不过,在坊间,大家还是相信——是蛊毒出了问题,这才导致了这场瘟疫。后来军队开进了小余村,对小余村的蛊毒惊醒了彻底的清剿和消毒,这才制住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而这些,也不过是当地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不过从这件事情之后,小余村确实再也没有人炼制蛊毒了,也算是对这件事情一个完美的交代了吧。

    小余村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但罗老太太却单独把段易叫到了一边。

    她神色凝重地对段易说道:“小伙子,当时你是不是问了罗天佑关于一幅古画的事情?”

    段易听了这话,脑中灵光一现:“老太太,难道您知道关于那幅古画的事情吗?”

    罗老太太点了点头,但是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是的。”

    “那还请劳烦老太太将那幅画的事情告诉我,这幅画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

    段易赶忙说道。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关于这幅画,我也不知道太多的事情。因为,这是已经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的秘密了。我只能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至于其他的,就需要你们自己去寻找答案了”

    关于这幅古画,罗老太太也是知道一些的。

    其实,像她这样对古老的神秘之事有所研究的人,都对这幅古画有些了解。

    这幅古画的大致信息,和当天玄尘子道长告诉段易等人的一般无二,都是古时候某个皇帝为一位妃子所画。

    但这幅画的真正用途,却并非玄尘子所说的那般。

    也不知道玄尘子道长当日所说的,到底是他自己故意隐瞒真相,还是真不知道,那就没人知晓了。

    这样的画儿,据说一共有十二幅。而罗强那天所用到的,不过是这十二幅画之中的一幅而已。

    至于其他十一幅在哪里,罗老太太就不知道了。

    而段易却知道,其中的一幅,在江南一带出现了,也不知道江南那边的天组最近调查地怎么样了。

    等这里的事情忙完,段易倒是想回去问问。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十二幅画,没有人知道。

    就连罗老太太,也不知道。

    只是,民间一直有传言——集齐这十二幅画,再加上某样东西,可以得知一个秘密。

    而这个秘密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或许,其中的真相,早就淹没在历史之中了吧。

    至于罗强当时获得的那一幅画如今到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确实有这么一帮人在寻找着这些古画,想要获得其中的秘密。

    而这个世界,也远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这样平静。

    在知道了这些之后,段易对罗老太太表示出了万分的感谢。

    “我不知道你们寻找这幅古画想要干什么,但有一点必须要提醒你的,那就是——这些古画确实有一种神秘的魔力,能够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身边每多一张这样的古画,那种魔力也就随之增强一份。所以,你们如果真的想要调查下去的话,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这件事情,毕竟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是罗老太太对段易的最后劝告。

    段易听了之后,倒是对罗老太太说道:“老太太,您放心好了,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会注意的。”

    罗老太太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小伙子,你多保重吧。”

    告别了罗老太太,段易等人也返回了部队。

    在这里,他们乘坐飞机回到了庆安市。

    重新互道庆安市,段易甚至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大山里面经历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大都市甚至让段易有了一种安全感。

    至少,在城市里面不会出现那么多的蛊虫,和那么巨大的怪物吧。

    段易笑了笑。

    在玄组的办事处里面,他们向中央做了本次任务的汇报,并且,将关于古画的事情告诉了中央。虽然这次行动没有找到古画,但得到了这些信息的他们,也不算是空手而归。

    中央那边,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表示出了谨慎的情绪。

    毕竟,如果真如罗老太太所说,那这十二幅古画还是需要竭尽全力去寻找才是。

    只是,这样的事情,毕竟着急不得。因为这些古画,谁也不知道藏在哪里。

    而华夏这么大,如果要找的话,也真是如大海捞针一般的困难。

    不仅如此,甚至其中有些古画还在不在国内,也不知道呢。

    不管其中的内情如何,也不是段易等人现在能够操心的。

    这里的事情总算是结束了,段易走下电梯的时候,甚至能够感觉到全身心都放松了。

    他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走出大厦,却发现在大厦的门口,早已经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等在了那里。

    那个身影看到段易从大厦里走出来,就如同是乳燕归巢一般扑了上来,钻进段易的怀里:“你一去就是这么多天,连个电话都不打一下,我还以为你出意外了呢,让我好挂念啊!”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好长时间没有看到的沈秀妍。

    看到沈秀妍在自己怀中嘤嘤哭了起来,段易的心似乎都被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