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交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39本章字数:3016字

    杰克逊听了这话,身子晃了晃,露出抱歉的笑容:“是我唐突了,还请段先生不要计较。”

    段易摆了摆手,说道:“被跟我来这一套而且,你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什么叫杀人凶手?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杰克逊又喝了一口茶:“哦?那么,应该怎么叫啊?据我所知,我们的人,确实是死在了两名剑术高手的手中啊。那么请问,这二人不是杀人凶手又是什么?”

    段易眯着眼,笑道:“你们颠倒黑白的能力可真不是盖的啊,居然还能把错的说成是对的。据我所知,当天,明明是你们的人先动手的。你们的人技不如人,还想要杀人灭口。最后被我们给灭了,只能算是他自己命不好,自认倒霉,这又怪的了谁呢?”

    杰克逊对于段易的话不置可否,放下手中的杯子说道:“即便如此,那——亨利好歹也是一名十二骑士之一,一名骑士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这件事情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总得要给会里一个交代才是。”

    段易耸了耸肩,说道:“那个就不关我的事了,你回去怎么交差,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而且,你们那个亨利骑士还施展黑暗魔法偷袭人,这件事情传出去,不知道会不会让人笑掉大牙啊!”

    黑暗魔法!

    听到这个词,杰克逊立刻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段先生,我尊敬你,这才一直和你客客气气地说话,但请你也对我们放尊重一点。亨利骑士虽然死了,但也容不得你们这样污蔑他!”

    段易哈哈大笑起来:“污蔑?我们的两个人都受了很重的伤,你居然跟我说这是污蔑?”

    “没有十足的证据,就是污蔑!”

    杰克逊是一个黑人,现在生气起来,脸上的皮肤显得更黑了。

    “证据?你要证据。”段易怒极反笑道,“那好,只要你有胆子,就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证据!”

    说着,就率先朝门外走去,把杰克逊一个人晾在客厅里。

    看见这幅情形,杰克逊也不好多说什么,站在原地思索片刻,也跟了上去。

    段易当然不能带杰克逊到玄组那样的地方,他是把杰克逊约到一家距离玄组办事处不远的饭店里面。

    在这家高档的饭店的某个包间之中,杰克逊见到了玄组里面的全部成员,以及夜雨、夜霜二人。

    “段易,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干什么?”

    在包间之中,看到段易走了进来,张亮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

    段易指了指跟着自己身后进来的杰克逊,说道:“这不是来了一名外国友人嘛,他是来找杀死亨利的杀人凶手的。”

    段易着重强调了“杀人凶手”四个字,包厢里的人们顿时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那个叫做亨利的骑士,是我们杀的。”

    夜雨和夜霜二人身上的伤势现在已经全部好了,他们二人坐在一起,一听到说杰克逊是来找“杀人凶手”的,脸上就立刻流露出不友好的神色。

    “这两位,就是你要找的人。”

    段易指着夜雨和夜霜二人,对杰克逊说道。

    而话音刚落,包括段易在内的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拦在了夜雨夜霜二人的身前,不让杰克逊接近。

    “段先生,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看到眼前这一幕,杰克逊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他们的用意,当下,摆了摆手说道,“你刚才所说,那亨利动用了黑暗魔法对付这二位,然后二位才奋起反击,将杰克逊杀死的,是不是?”

    未等段易回答,那边夜雨就说到:“是的,本来我们只是想将他拿下,带回来审讯一番。但他居然狗急跳墙,施展了那个什么黑魔法,将我和我夫人打成重伤。我们为了保命,这才将他杀死。”

    夜雨的声音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

    “二位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敌意。”杰克逊流露出善意的笑容,“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们灵修会内部,对于黑暗魔法这些东西,是有严格规矩的。作为上帝的子民,根本不允许接触黑暗魔法这一类的东西。如果你们所说的是事实的话,那事情就严重了,我们必须要查清楚,亨利是从哪里学会的黑魔法,然后好去铲除隐藏在这个世界上的黑暗势力。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想找到证据,以证明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原来是这样!

    这样一来,那在座的各位至少不必担心什么了。

    夜雨和夜霜对视一眼,然后说道:“可是现在那亨利也已经死了,就连尸体也不翼而飞,我们上哪里给你找证据呢?”

    杰克逊笑了笑,说道:“这没什么的,你们只要收到过黑暗魔法的攻击,在你们的灵魂深处,就会留下烙印。而这种烙印,只有光明魔法才能够将之驱除。其实,如果用你们华夏的一些道家秘术,应该也能起到相同的效果。但你们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那黑暗魔法的烙印应该还留存在你们的灵魂深处。我只要施展魔法去探查一下,就能知道你们有没有遭受到黑魔法的攻击了。而且,那种烙印之中,还能看到一些当时的场景。虽然是以你们的视角来做出的主观诠释,但基本上还是可以还原现场的。因此,你们有没有说谎,是瞒不过我的。”

    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手段?

    这一点,段易等人倒是没有想到。

    现在听杰克逊说起,段易也不得不佩服:西方的魔法术中,确实也有不少独特之处。要是有空的话,也该好好地研究研究西方的魔法术。

    其实,段易所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西方魔法里面的傀眼术的一种,属于一种侦测神术。

    遭受了黑暗魔法攻击的人的灵魂深处,就会留下与之相关的烙印,其实就相当于是你记忆之中某些事情对你而言比较印象深刻而已。

    那些让你印象深刻的记忆,能够让你哪怕是过了很多年都能回忆起来。

    这些也一样,只要是灵魂深处的烙印还在,那段记忆总是会在你内心之中挥之不去的。

    而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也能够让人看到留存在这烙印之中的这一段记忆。

    “不过,这毕竟属于窥探你们的隐私,我要是想看的话,也得经过你们同意才行——当然,我施展魔法也只能看到当时在场的情况而已,并不能窥探到你们的其他隐私,这一点你们就放心好了。”杰克逊又说道,“但是——如今只有这一种办法才可以证明你们的清白。让不让我看,还请二位自行定夺。”

    那夜雨倒也是一个爽快人,既然杰克逊的话都已经说道这一个份上了,他也就不好再计较什么,而是和夜霜商量了一番,就对杰克逊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也就答应你吧。”

    “那真是太谢谢二位了。”

    说着,杰克逊就来到夜雨和夜霜二人的身边,分别伸出手,在他们二人的眉心一点,然后淡淡地说道:“下面请你们二位放松心情,不要有抵触情绪,我要开始施法了。”

    而夜雨和夜霜二人,也都闭上了眼。

    他们都是有修为在身的人,很容易就能做到凝神静气。

    而杰克逊也闭上了眼,他们三人就这么静静地,一动不动,构成了一幅独特的画面。

    段易等人,就一直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杰克逊这才睁开了眼。

    此时此刻,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震惊和讶异:“天呐,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想不到堂堂十二骑士之一的亨利,居然是一个黑魔法师!”

    “这很严重吗?”

    欧阳雪还有些不明白,追问道。

    杰克逊看着欧阳雪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也觉得十分可爱,笑道:“这在你们看来或许没什么,但对我们而言,却是很严重的事情实不相瞒,我本来是奉命前来缉拿凶手的,但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我此行的目的也就变了。起码从我的角度看来,二位的所作所为只是正当防卫而已,并没有任何的过失。但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因此,我现在需要回去,将这里的事情如实禀报会长,然后让会长再做定夺。”

    “如果你们的那个会长执意要带我们走呢?”

    夜雨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冷冷地表情,倒不是他对杰克逊抱有敌意,而是他本身就是这样。

    还好杰克逊并不计较这些。

    杰克逊听了夜雨的话,笑了笑说道:“夜雨先生你放心好了,我们的会长,是绝对的公正、公平的,不会有任何的偏袒、私心。只要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肯定会既往不咎,并且还会亲自送上给二位的祝福,以表示感谢。”

    这点倒是毋庸置疑的,好歹是一会之长,要是连这点诚信都没有的话,又怎么能坐得稳那个位置呢?

    “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不耽搁您了,希望您尽快带来好消息。”

    段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