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城山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40本章字数:3015字

    毕竟,这么多天以来的忙活一直是一筹莫展。

    突然之间有了一线线索,怎么能让他不高兴呢?

    听了段易的话,那边沈秀妍也是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也确实是一个办法,不过,我也不知道那个大师现在在哪里,这个要问一问我妈妈才知道了。不过,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就不要再打电话给我妈妈了,等到明天的时候,我再帮你问问吧。”

    “嗯,这样也行。”

    段易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急虑,但好歹是有了一点眉目,总比一直一筹莫展的要好多了。

    既然有了这样的打算,那今天晚上,段易也就能睡一个好觉了。

    第二天。

    一大早,沈秀妍一早就给自己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喂妈——你知道智远大师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电话那头的沈母听见女儿一大早打电话就要找一个和尚,不免有些奇怪:“小妍啊,你一大早打电话就问妈妈智远大师干什么?有什么事吗?”

    沈秀妍当然不能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她,就打马虎眼道:“我有一个朋友,想求一些平安符,我就想到了智远大师,您就告诉我吧。”

    “好吧。”电话那头的沈母架不住自己女儿的软磨硬泡,很快的就说了出来,“智远大师现在还在城山寺呢,不过过一段时间可能要出去云游,你那个朋友要是去找他的话,就在这几天去吧。”

    “嗯,好,妈我先挂啦,待会儿去上班了!”

    沈秀妍说道。

    电话那边,沈母嗔道:“哎,都说女儿是码的小棉袄,这有了男朋友啊,就整天不回家了,啧啧。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出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这要是以后嫁出去了,还指不定哪样呢?”

    “好啦!”沈秀妍把嘴一嘟,“这不是段易这阵子比较闲嘛,等他出去有事了,我就回来陪你们哈~么么哒~~”

    说着,沈秀妍对着电话给了妈妈一个飞口勿,然后便挂了电话。

    段易坐在沙发上问道:“怎么打这么长时间?”

    沈秀妍把电话超沙发上一甩,在段易身边坐下:“没什么,就聊了一些家常的事情,我妈说,智远大师现在还在城山寺,让你们要是想去的话,就这两天快点去。因为,过一段时间,智远大师要出去云游,可能就办不了这件事情了。”

    段易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这样啊,那我尽量今天带李俊过去吧。今天没空送你了,你自己开车去吧。”说着把钥匙丢给沈秀妍,然后起身就出门了。

    沈秀妍在身后舞着拳头道:“你这人,有了基友就忘了女朋友吗,真是见色忘义!”

    段易在前面走着,突然听到这句话,猛然一愣,差点没撞到门框上:这个沈秀妍,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段易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走了出去。

    他来到隔壁,敲了敲李俊的房门。

    很快的,李俊就打开了门。他的腰间还系着一条围裙:“段哥,什么事吗?”

    段易冲着李俊笑了笑:“你小子在家忙活什么呢,还系着条围裙。”

    李俊笑了笑,顺手把围裙揭开,扔到一边,说道:“嗨,这不是才搬过来吗,家里还挺乱的,正顺东西呢,段哥找我什么事吗?”

    段易拉着李俊就朝门外走:“今天不顺东西了,跟我去个地方。”

    李俊却一脸茫然的说道:“去什么地方?这家里不顺的话,住着不舒服。”

    段易却说道:“没事,回头我让张亮他们来帮你顺,快得很。不过,这个地方,你是一定要跟我去的。”

    李俊被段易搞的一脸茫然,但是没有办法,只能跟着段易而去。

    李俊和段易走到楼下车库,段易开着车,对李俊说道:“上车!”

    李俊也不多说什么,就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段哥,咱们这是去哪啊。”

    段易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们出了庆安市区,一路往乡下开。

    这里驶入了庆安市东北方向一个比较偏僻的所在,四面都是山。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着,速度很快。

    一边往前开着,李俊一边透过旁边的窗户朝车窗外面看去:“段哥,这条路上,咱们是要去城山寺吗?”

    段易笑了笑:“你小子可以啊,才来庆安市没几天,就知道城山寺了。这座城山古寺,外地人一般可不知道啊!”

    李俊笑了笑,说道:“这几天段哥你们在忙我的事情,我也没闲着,把庆安市周边跑了一下,熟悉了一下环境。做咱们这一行的,对环境这些,不是有些要求的嘛。”

    段易冲着李俊伸了伸大拇指:“不错,还知道熟悉庆安市的环境。你这话说的很对,做咱们这一行的,有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事。但是,一有事来,都是突发状况。很多时候,你根本来不及回到办事处统一调配,而是需要直接赶往现场。所以,对一些环境方面,就需要稍稍熟悉一些了。最起码,不能等出了事之后,明明是往南,你却往北。那样的话,就太耽误时间了。”

    李俊深以为然。

    他们一路向着城山寺而去,渐渐地,已经离市区越来越远了。

    但是,路上的车子却不曾减少。

    因为城山寺所在的,是一片旅游风景区内。

    这个旅游风景区很大,就是周边一大片山林。这里有不少名胜古迹,因此来此游玩的人不少。本地的,外地的,甚至还有很多外国人。

    不过,城山寺却和那些经过现代开发、喧嚣吵杂的名胜古迹不一样,它就是隐迹于大山深处的一座古寺。

    通往城山寺的,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径,即便是看着旅游导视牌而不熟悉路况的话,也很难找到。

    因此,去城山寺的游人并不是很多。

    段易和李俊,在一座山脚下停下了车子。

    他们下了车,李俊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这山里的空气,就是比外面的清新多了。”

    段易指了指旁边一条山路,说道:“城山寺那边,车上不去,咱们还是从这里走过去吧。”

    “嗯,好的。”

    说着,他们便踏上了那条小小的山路。

    在这条山路的入口,还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往前,城山寺。

    这是一条十分狭窄的青石板路。

    路两边,都是茂盛的树木、草丛。

    那些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古树,枝叶繁茂就像是一座巨大的伞盖,遮住了太阳。

    此时虽然已经入秋,但天气还是十分炎热。不过,在这样的地方行走,却依旧觉得阴凉清爽。

    看来,这真是一个避暑纳凉的好地方啊。

    可惜的是,这里地处山野。虽然清凉,但伴随而来的,也是更多的蚊虫。

    这一路上,光是李俊就不停地在拍打果露在外的手臂。因为总有蚊子叮在他的胳膊上吸血,让李俊感到十分难受。

    而走在李俊前面的段易,却从来没有拍打过一次蚊子。看着段易悠然自得的样子,李俊疑惑道:“段哥,怎么没有蚊子咬你?”

    段易一愣,猛然一回头,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蚊子咬我?”

    李俊笑了笑,说道:“我在你后面看得真切,确实没有蚊子咬你,我还纳闷呢,是不是我的肉味道比你的好?”

    段易也是开玩笑道:“嗯,这确实有可能。用现在的话说,你们是小鲜肉嘛,我们都是老腊肉了,不吃香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眼神也真够可以的,挺尖的啊!我距离你,最起码有十米了啊,你连蚊子都能看得清?不错嘛!”

    说实话,眼睛尖不算什么,段易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挑战极限的人,他们的眼睛也很尖。但是,这一路上李俊居然能够清楚地知道没有一只蚊子叮咬过自己,这就很难得了。

    段易相信,李俊一定不会无聊地一直盯着自己看,看看有没有蚊子叮咬自己。

    肯定是在不经意之间瞥见的。

    而这一瞬间,就能将事情都记住,这李俊的眼睛确实不简单。

    看来,这小子的能力还有待开发!

    “确实没有蚊子叮咬我。”段易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取出一枚玉佩,“那是因为——我带了这枚玉佩。这枚玉佩有神奇的力量,蚊虫都远远地避开了。”

    此时的秦皇玉佩,静静地躺在段易的手心里,安静的就像是一枚很寻常的玉佩一样。

    然而,李俊看在眼中,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察觉到了李俊的异常,段易问道:“李俊,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李俊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就是我总觉得段哥你的这枚玉佩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哪里不寻常?”

    “段哥你也知道我的眼睛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我总觉得,这一枚玉佩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应该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不过,被真压了,或者是被封印了。还有可能,是现在还没有觉醒,正在等待着最后的觉醒。”